院长新望:新时代 新需求 新动力

2019-01-15 10:53| 来源:未知

院长新望:新时代 新需求 新动力

新望在【界面•财联社财经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总结2018年,去产能、去杠杆、挤泡沫、严监管,部分实体企业和金融企业遇到了一些问题。2019年怎样发展?我觉得不光要看短期,看政策,更要看中长期,看未来,看发展阶段的变化。

关于发展阶段的变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在2013年共同发布了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报告认为2015年中国由高速增长阶段进入中速增长。依据很多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发展阶段的定量研究,发达国家完成工业化、城市化需要70年,新兴国家通过挤压式、追赶式、补课式增长,可以缩短到30-50年。中国经过38年的增长,到2015年,高速增长阶段结束了。下一个增速增长的阶段将由原来的速度型、规模型、粗放型转向效益型、集约型,当然,实现这个转变,最关键的是市场要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性作用。

新兴国家在发展之初总能在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当中找到自己的比较优势,譬如相对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等,随后再利用后发优势,即后发展的国家可以模仿前面的国家。中国曾经就是典型,我们曾经有一个口号“以市场换技术”,利用市场大的优势换技术。这个路子到了一定阶段是行不通的,必须要自主创新。

研究发展经济学的专家,包括研究经济起飞的罗斯托,还有研究经济回落的范•因,都认为经济增长是存在长周期的,一个大的世界经济增长周期是20-30年,范•因认为在2007年上一个周期结束,今年2019年,距离下一个繁荣周期还有近十年的时间。他的依据是什么?就是创新,新产业群的出现,一组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这个主导产业群出现以后将推动经济高速增长20年左右,他认为,目前所推崇的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等还不足以支撑新的繁荣周期。

国内处于发展阶段转换,世界经济大周期又处于谷底阶段,内外两层因素叠加,未来十多年仍是一个中速或者绝对增长速度缓慢下降的低谷阶段。

但中国有两个特殊性,第一,中国虽然完成了新兴国家的高速增长追赶期,但是我们还有欠帐。工业化初步完成了新兴国家的追赶,城市化还在追赶,城市化依然是发展的重大动力。新一届政府抓住城镇化,补上城市化,未来还有20-30年的高速增长期。

第二,发展经济学家认为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左右时,内需市场就开始启动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需市场,现在人均接近一万美元左右,巨大的内需市场即将启动。我们讲了很多年“启而不动”,因为还没到启动内需市场的时间。十九大基于发展阶段的变化,给新时代做了新的社会主要矛盾概括。学过哲学课都知道,社会主要矛盾定义事物的主要性质。如果说社会主要矛盾变了,那么社会某一些方面性质上会有深刻的变化。这是40年来非常重要的变化,这个判断应该是新阶段、新时代的一个最大依据。我国的主要矛盾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时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生产之间的矛盾,变成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原来低层次的矛盾已经解决了,现在我们要面临的是解决高层次的矛盾,这也与前面讲的发展阶段转换也是非常贴合的。

所以,19大报告、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高速度发展阶转变到高质量的发展阶段,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9年工作布置了七条任务,第一条就是高质量发展制造业。我们要讲制造强国,必须从高质量发展,从质量强国开始做起。如果不能把原来高速增长转为高质量增长,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增长动力和增长模式,将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未来中国制造面临很大的转型,原来‘中国制造’可以用四个字概括,什么意思?就是价廉物美。中国制造原来是合格制造,未来必须是优质制造。制造有几个阶段,符合性、适用性、满意性、卓越性,这是基于用户自身体验超过对产品的预期。我们有很多人做消费者线下体验店,什么是体验店,如果消费者去体验的时候没有消费者剩余,那不叫体验店,体验店有可能是失败的。世界上一些先发国家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阶段走的是与中国是一样的路,德国制造曾经有不合格的产品标签,英国强迫德国的产品必须标上德国制造,后来德国标准化,德国制造也变成工匠精神,变成品质标准。

各个国家不同的人均收入阶段,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都有总趋势上到消费升级。我不太同意目前衣架出现消费降级,应该叫消费分级,消费分级当中有升级,如果从榨菜和方便面来看,低收入人群对大品牌的方便面和榨菜的消费在增长。总的来说,人均收入一旦增长,消费结构必然升级。判断消费结构是否升级有两个指标,以往是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支出在家庭收入当中所占的比重,低于30%或20%就市富裕和极富裕。现在衡量消费升级的变化,还有一个指标,是耐用品、非耐用品以及服务消费在总支出中的占比,非耐用品先降后稳,耐用品先升后稳,服务是稳步上升,最后稳定下来后大概是这样的格局:非耐用品、耐用品和服务,各占20%、10%和70%。

所以,进入高质量的发展阶段过剩和短缺是共存的。短缺可以从从海淘看到,有文章曾表示,中国人到日本买马桶盖,将其抢购一空。我们每年有八千万人海淘,海消费总额将近一万亿。短缺普遍存在,大都市的人都知道有很多领域在排队,比如教育、上学、养老院。这就说明我们的服务,制造都要升级。按照新需求、新消费,所有的产品都可以重新思考,重新定义,重新设计,尤其是设计。中国制造不只是制造问题,中国制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但是中国的设计很弱,我们有中国制造2025,现在科学家做中国设计2025。有人举例子说,C919大飞机70%、80%的部件可以在网上买。苹果也是设计,滴滴也是设计,微信也是设计,人性化的设计,商业模式的设计等等。

消费量不一样,场景不一样,我们将所有的产品重做一遍,市场还有升级空间。比如说毛巾,中国人一年用1.2条,美国8.4条,日本7.2条,包括干的、湿的毛巾,擦脸的毛巾以及定制化的毛巾。再比如袜子,我们的袜子和日本、美国,在消费数量上有很大差距,我们没有分类,一旦功能分类后,消费数量就可能上升。

所以未来升级,是面向新需求进行升级。升级大概的趋势有这样几种:第一是从传统消费进入到新兴消费。什么是新兴消费,与互联网有关的是新兴消费。其他趋势还有从物质消费到精神消费,从线下消费到线上消费,从非信用消费到信用消费,中国信用消费走在世界前列的,从大众消费到小众、定制化消费。有两个商品消费升级做得非常好,一个是智能手机,比如苹果手机、华为手机,每次发布会都是一次消费升级的好课堂。另一个是豪车,宝马、奔驰每一款新车出来都是对新趋势、对科技、对互联网趋势、对个性化的把握、对人性的把握是非常入微,是消费升级的教科书。

不管从发展的短期,还是长的发展阶段来看,我们都能看到机会,找到未来发展的动力。只要我们有好的创业心态,有好的思路,只要我们的企业转型了,跟上消费升级的需要就能够找到自己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