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突破99关口 创逾二年新高

2019-08-31 18:56 | 来源:未知

美元突破99关口 创逾二年新高

中金网汇市周评:美元突破99关口 创逾二年新高

由于广泛的月末美元需求及欧元区疲弱的经济数据,本周美元指数大幅攀升,创2017年5月以来新高至99.02。在美元走强的大背景下,欧元兑美元一度跌近百点,跌穿1.10,刷新2017年5月15日以来低点至1.0963。英镑/美元本周也是持续承压,最终收于1.2153附近,避险货币日元则表现不俗,美元兑瑞郎上涨0.38%,美元兑日元涨0.85%,最终收于106.29附近。商品货币方面,美元兑加元上涨0.18%至1.3311;澳元兑美元上涨0.07%至0.6733;纽元兑美元上涨0.27%至0.6328。

当周要闻回顾

阿根廷资产价格周四下跌,国家风险升至2005年以来高位,之前阿根廷政府宣布“重组”大约1,000亿美元债务的计划,投资者因此纷纷评估他们可能受到的冲击。

亲商的阿根廷总统马克理(Mauricio Macri)在8月11日初选中惨败给反对派候选人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激起这轮市场震荡。

阿根廷财长拉昆萨(Hernan Lacunza)周三表示,将与阿根廷主权债持有人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磋商延长债务到期日,以确保阿根廷的偿债能力。在此之前,外界已经普遍预计当局会进行债务重组。

据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阿根廷债券较可比美国公债利差周四增加184个基点至2,256。

披索兑美元跌0.31%报58.28披索,自马克理初选失利几乎消除了他10月再次当选的可能性以来,披索跌幅已超过22%。

指标30年期美债收益率周三(8月28日)跌至纪录低点,而美国收益率曲线进一步反转,因固定收益交易商愈发相信通胀将保持温和,经济成长将放缓。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1.907%,打破了8月初创下的历史低点1.916%。30年期国债收益率随后自低点回升至1.943%,仍低于3个月和1个月期国债等期限短得多的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与此同时,收益率曲线反转在周三继续恶化。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周二连续第二天下跌后,进一步跌破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其分别为1.469%和1.504%。收益率随着价格上涨而下降。

债券交易员认为,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是一个明显的衰 退信号。在8月份之前,这部分收益率曲线的最后一次反转始于2005年12月,比金融危机和随后的衰退早了两年。

3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之间的息差降至-54.5个基点,为金融危机前以来的最低水平。

Seaport Global Holdings美债交易主管Tom di Galoma表示,“亚洲投资者对任何一种收益率都有很高的出价。我的感觉是,世界上没有足够的固定收入来满足需求。这是一种单向交易。”“但我的感觉是,利率告诉你,未来会有一些非常坏的消息,”他补充说。“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这是我得到的信号。”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意大利总统府新闻办公室发言人29日向媒 体通报,总统马塔雷拉已授权前总理孔特组建新政府。退出执政联合体的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以及其他反对党团,开始动员全体党员,号召民众举行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要求解散议会提前大选,让民众决定国家前途和未来。

报道称,意大利五星运动党与老牌社会民主党达成让反移民的极右翼政党远离权力核心、联合组成新政府协议后,前总理孔特29日获得总统组阁授权。

孔特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准备内阁名单,并提交总统批准。新政府最紧迫的任务是制定和审议通过2020财年国家预算案。他指出,新执政联盟将打造更加公平、更具有竞争力的市场环境,带领意大利成为更加团结、包容的国家。

周五该央行决定将基准利率维持在1.50%不变,此前一天,政府提出大幅增加预算,以加大财政刺激力度,平息人们对这一亚洲第四大经济体经济放缓的担忧。在7月份的上一次政策决定中,韩国央行在三年来首次降息。

接受彭博社调查的25位经济学家中,有22位预测韩国央行将维持利率不变。但多数分析师预计,今年晚些时候韩国央行将会下调利率。

在全球贸易紧张局势背景下,韩国出口一直疲软,而由于私人消费和商业投资疲软,通胀一直受到抑制,这给韩国央行带来了进一步支持经济的压力。

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表示,今日的利率决定并不是一致通过的,有两名委员呼吁降息。这表明韩国央行越来越担心,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提振经济增长。

德拉基在7月份的会议上暗示投资者,欧央行可能将出台某种形式的刺激措施。他当时表示欧盟经济越来越糟,并命令欧洲央行工作人员研究包括恢复量化宽松在内的所有政策选项。然而,现在欧央行内部却出现了越来越多鹰派的声音,反对推出更多刺激措施。

欧央行成员及荷兰央行行长诺特(Klaas Knot)周四在接受采访时称,经济前景还没有弱到需要重启债券购买计划。诺特还表示,如果通缩风险重新提上日程,资产购买计划则是合适的工具,但目前还没有必要采取这样的措施。如果不重启资产购买计划,那也意味着欧央行要为未来的意外事件做好准备。

他的观点刚好与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不谋而合,他也曾表示,实行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与最新经济数据不符。这两人都是鹰派,他们此番言论让德拉基及欧央行执行委员会在为9月12日的会议准备提案时,多了一些顾忌。

目前,欧央行的根本的分歧在于该下个月是该只降息呢?还是应该推出更“重磅”的措施?这在一定程度上与经济的发展形势有关,当前制造业衰退、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以及英国无协议脱欧的不确定性都影响着欧元区经济的发展。当然,也还要看央行到底还有多少政策空间。

美国商务部周四(8月29日)公布的第二季度GDP数据显示,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从初值2.1%下调至2.0%,一季度经济增长率为3.1%,今年上半年增长了2.6%。向下修正符合经济学家的预期。

从收入方面来衡量,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GDI与GDP的平均值)二季度增长率为2.1%,较一季度增长3.2%有所放缓。

消费者支出的增长(占美国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以上)在第二季度以4.7%的速度飙升。这是自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快速度,并且比上个月估计的4.3%略有上调。

国内生产总值报告显示,第二季度贸易逆差扩大至9,825亿美元,而不是上个月报告的9,787亿美元。贸易从上个季度的GDP增长率上调了0.72个百分点,而不是之前报道的0.65个百分点。

库存增长在第二季度从先前估计的717亿美元的速度下调至690亿美元。库存从上季度的GDP增长率上升了0.91个百分点,而不是7月报告的0.86个百分点。库存积累放缓反映出强劲的消费支出和不确定的经济前景。

增长分类账的收入方面受到连续两个季度下跌后利润反弹的支撑。除去库存估值和资本消耗调整的税后利 润,与标普500指数的利润相对应,在第一季度下降1.5%后增长了4.8%。

目前处于夏季休会期的英国议会将于9月3日重新召开。根据英国首相约翰逊的请求,议会将于重开一周后再度休会,这意味着留给议会在10月31日前就“脱欧”问题进行表决的时间被大大缩短。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约翰逊在致国会议员们的信函中表示,“英国将通过一项重大的‘脱欧’立法计划”,不想等到英国“脱欧”后“才开始实施我们的计划、推动英国向前发展”。他说,英国必须关注重要的公共优先事项,包括帮助国民保健制度、打击暴力犯罪、投资基础设施和科学,以及降低生活成本。

约翰逊暂停议会的做法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很多反对者认为此举是为了阻止议员们反对“无协议脱欧”的努力。反对党工党副党魁汤姆·沃森表示,此举“完全是对我们民主制度的可耻侮辱”。工党财政事务发言人约翰·麦克唐奈把这一做法比作“政变”。英国议会下院议长约翰·伯科指认这一举动“违反宪法”,他说,不论怎么掩饰,暂停议会做法的目的就是阻止议员对“脱欧”辩论和履行职能。

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表示,首相的做法是在摧毁民主以强制达成“无协议脱欧”,工党会在“某一时刻”发动不信任投票。此前,为了防止新任首相通过采取暂停议会的方法强行推动“无协议脱欧”,英国议会下院7月18日曾通过一份修正案,明确反对绕过议会、强行“无协议脱欧”的行为。

然而,约翰逊坚称,议员们仍有“充足的时间”来讨论英国“脱欧”的问题。鉴于欧盟理事会将在10月17日和18日举行会议,约翰逊认为英国议会可以在此期间讨论“脱欧”事务,然后在10月21日和22日进行投票,时间上完全来得及。

据法新社报道,约翰逊有意挤压反对“无协议脱欧”阵营的时间,把国会议员试图拦阻“无协议脱欧”法案的时间限缩至大约两周,目的是让他们无力阻止英国10月31日如期“脱欧”。

欧盟委员会28日呼吁英国尽快提出关于英国“脱欧”协议的任何修改建议。欧盟委员会发言人米娜·安德烈耶娃说:“我们认为英国应该在10月31日‘脱欧’,而且应该在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脱欧’。因此我们希望尽早看到可行的修改提议。”依据欧委会声明,欧委会主席容克表示,愿意聆听英方就取消“备份安排”所提的任何具体设想,只要设想与现有“脱欧”协议的法律条款部分兼容。据路透社评论称,欧盟近期就“备份安排”的措辞有所软化。

目前,有相当一部分人担忧反对党议员们将在九月中旬前对约翰逊发起不信任投票,如果成功将引发提前大选,让本来就已经因为“脱欧”闹得不可开交的英国政坛更加混乱,也让英国顺利“脱欧”的前景蒙上厚重的阴影。

长期以来,强势美元一直令特朗普感到不满,他多次抱怨美元兑欧洲等主要贸易伙伴的货币过于强劲,使美国出口处于劣势。为了抑制美元继续攀升,他多次呼吁美联储大幅降息,甚至还提出采取汇率干预来压低美元,这也引起了市场对美国干预汇市的议论。

强行阻止美元继续升值将是一个重大举措,过去30多年来都未曾实施过。上一次美国协同其它国家联合打压美元是在1985年广场协议(Plaza Accord)之后,当时五个最大的工业化国家均同意采取行动压低美元汇率。而美国最近一次干预外汇市场则是在2011年,当时,在日本发生大地震后日元大幅升值后,美国与其他国家一起采取干预措施,压低日元汇率。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美国单方面干预汇市的可能性很低,但并非完全不可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