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起诉光大资本索赔近35亿元

2019-06-02 14:08 | 来源:未知

招行起诉光大资本索赔近35亿元 

 

三年前的一起失败的海外投资,如今引发了连环诉讼。先是光大资本将暴风集团告上法庭,现又作为被告,受到招商银行起诉。

5月31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因《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光大证券称,目前,本案尚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资本的影响暂无法准确估计。

招行提起诉讼要求索赔

光大证券海外业务“踩雷”有了新的进展。5月31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光大资本于近日收到上海金融法院应诉通知书((2019)沪74 民初601号)。浸鑫基金中一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原告,因前述公告中提及的《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目前,本案尚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资本的影响暂无法准确估计。

此外,光大证券还表示,目前,因相关事项,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经自查发现名下相关银行账户、股权及基金份额已被申请财产保全,涉及相关银行账户资金约为57.76万元;相关投资成本约为43.88亿元。记者了解到,光大资本为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

其实说起这场诉讼,还是缘起2016年的一次失败的并购。2016年,光大资本下属子公司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设立了浸鑫基金,并拟通过设立特殊目的载体的方式直接或间接收购境外MPS公司65%的股权。

据了解,浸鑫基金是一个典型的结构化基金,包含优先级、中间级和劣后级。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6000万元,暴风集团劣后出资2亿元,招商银行和上海华瑞银行作为优先级资金分别出资28亿元和4亿元。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但后来,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从而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浸鑫基金中,两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主要内容为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而这也就引发了文章开头提到的招商银行起诉光大资本的事件。

计提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超15亿

不过,对于该《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光大证券却表示:存有争议。“公司认为差额补足义务的性质判断存在不确定性,最终须承担的具体责任仍须经法律程序或其他必要程序后再行明确”,光大证券说道。

但是对于上述说法,有律师向记者表示,如果光大资本确实与优先级合伙人签订了《差额补足协议》,这份协议也是遵照双方真实意思表达的话,该协议就具备法律效力,招商银行确实可以就此向光大资本提出赔偿要求,但是至于赔偿的金额还需要法院根据事实依据进行判断。

至于为何光大资本仅出资了6000万就要赔付多达几十亿呢?对此,前述律师告诉记者,就是因为光大资本属于劣后级,对劣后级而言是杠杆,结构化安排事实上起到劣后级对优先级提供担保的效果。

虽然,目前就《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没有定论,但是光大证券还是进行了计提。光大证券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96.57%,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就是上述“踩雷”事件。3月19日晚间,根据光大证券披露,对浸鑫基金所投项目(MPS)的相关事项进行了评估,综合考虑各项因素,基于谨慎性原则,2018年度拟计提预计负债14亿元,对相应的股权投资和应收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21亿元,已超过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另外,根据暴风集团5月8日公告,光大浸辉已对暴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为6330.66万元),共7.51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