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多年以前,我就想到了理财!

2018-11-14 10:44 | 来源:未知

九百多年以前,我就想到了理财!

    说到“钱”,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但把“钱”放到更久远的古代来看,它也代表着文明的诞生与繁衍。由贝壳到金银铸币,再到现金纸币的流通,标志着时代的发展。

  有钱的地方,

  从来不缺理财~

  不单只有我们现代人才懂得理财,

  早在很久以前,

  古人就已经开始理财啦!

  理财一词,最早出现于周易《易经·系词》:

  “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

  它的意思是说,对于财物的管理和使用,要有一个正当的说法,禁止民众不合理的开支和铺张浪费,是理财最合宜的方法。

  抛开古今时差,单论理财能力,古人们理财的门道可谓是一套一套儿的。千百年积累下来的生财之道,或许对于我们现代社会理财投资也颇有借鉴意义。

  接下来,

  就和小巴一起跟随古人的步伐,

  看看他们的“理财之道”吧~

  吕不韦:慧眼识人,敢于冒险

  战国末年的大商人、大政治家吕不韦,善于经商,在理财方面绝对是个“爱玩火”的boy。

  吕不韦崇尚的理财之道,更多的是在投资方面。他喜欢去发掘一些有潜力、价值被低估的人或物,来赚取差额获得利润。当然,这种高收益的回报,风险也是巨大的,前提是要识货才行。

  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当中,将这种方式称为“用奇胜”,吕不韦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当时,吕不韦在邯郸见过在赵国做人质的秦国公子——异人(也就是秦庄王,秦始皇的父亲)之后,立马发觉了他巨大的潜力,认为他“奇货可居”。吕不韦将异人作为投资对象,辅佐他一直坐上皇位。异人后来拜吕不韦为仲父,吕不韦从此权倾天下,富可敌国。

  吕不韦者,阳翟大贾人也。往来贩贱卖贵,家累千金。——《史记》司马迁

  从我们现在来看,吕不韦主要的方法是风险投资,向一些刚起步,但是极具潜力的人进行精力、资金投入,以获得巨大的回报。

  不过,这种高收益往往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如果没有合理的退出机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家破人亡。吕不韦后来在收到秦始皇的一封信后,饮鸩自杀,或许也证明了这一点。

  白圭: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白圭,是战国时期中原人,《汉书》中说他是经营贸易发展生产的理论鼻祖,被誉为“商祖”。

  他的理财之道在于,眼光长远,善于观察形势,抓住最佳投资时机获得收益,绝对是个机智boy。

  战国时期的商人大都喜欢经营珠宝生意,但是白圭却没有选择这一当时最赚钱的行业,而是另辟蹊径,开辟了农副产品贸易这一新行业。白圭才智出众,独具慧眼,具体的做法是:

  在收获季节或丰年,农民大量出售谷物时,适时购进谷物,再将丝绸、漆器等生活必需品卖给当时比较宽裕的农民;而在年景不好或是青黄不接时,适时出售粮食,同时购进滞销的手工业原料和产品。

  人弃我取,人取我与。——《史记·货殖列传》司马迁

  看到白圭的操作,小巴想起了巴菲特说的那句话:别人恐慌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慌。然而我们战国的白圭,比巴菲特领悟此道理足足早了2000多年,而且还付诸了实践。

  白圭再次提示了我们,选择适合自己的、并且具有长远性质的投资,才可能在投资大流中屹立不倒!

  苏轼:想吃东坡肉,只能省出来

  苏东坡想必大家都是认识的,这位被誉为“唐宋八大家”的诗人,其实并没有非常富有。

  他的理财观念,是追求的是一种低风险、量入为出的资金安排。这是中国从古至今最主流的一种理财观念,就像大家总是对“把钱存入银行,省着花”,有一种天然的安全感。

  那时,苏轼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后,俸禄大减。于是他痛下决心,决定把每天的开支控制在150文以内。他的具体做法是这样的:

  每月发俸禄后取出4500文钱,分成30堆,用绳子串起来挂在房梁上。每天早上用一枝长长的画叉挑取一串,取完后就把画叉藏起来。平常在屋里放一只大桶,存放每天剩下的钱,以备来客时招待使用。

  但是这样的节约每日用度还不够。苏轼自己开了一片荒地,号召家人每日下田种地开荒,开源节流。不过他辛苦种田,不仅没有商人们赚钱快,还把自己弄得很辛苦。

  不令寸地闲,更乞茶子蓺。——《问大冶长老乞桃花茶栽东坡》苏轼

  虽说外人看来,这样的苏轼放浪形骸,酒诗人生,但传说他晚年间过的一直很清贫,真是苦了我苏。

  所以,开源节流固然好,但是单单只有开源和节流还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苏轼在当时就懂得合理配置资产,意识到钱生钱的重要性,就能把生活的品质提高上去了!

  范蠡:全面发展,合理分配

  范蠡(li),这个名字有没有感觉很熟悉?如果没听过,这个样子看上去是不是似曾相识?世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太史公富豪榜”榜首——《史记·货殖列传》司马迁

  后代许多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他被称之财神。不光如此,范蠡还辅佐了“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三千铁甲终吞吴”,就是他一手导演的。

  他是如何理财的呢?秘诀在于“跨界经营”。

  范蠡功成身退之后,主要把时间花在耕作上。但和苏轼不一样,他也兼营捕渔、晒盐等副业,之后越做越大,还涉及皮革业和制陶业。

  放在今天,就是“多元化投资”啊。等同于把资产合理分配,也把风险合理分配了,例如天气恶劣不能耕作、捕鱼和晒盐的时候,还是能够在其他方面有收入来源。

  看完小巴说的上面这些古人理财,内心是不是很震撼?原来古人还会这种操作?

  要是李白看到这些,也会感叹一句:如果能重来,我要学理财……

  用今天的话说,古人最核心的理财观念,就是对于财物的管理和使用要正当,避免不合理的开支和浪费。

  史书上的古代人都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他们的理念却并不“老土”。老祖宗们留给后人的,是货真价实的“财富”,也是千古不变的成功理财投资之道。

  相比于古人,我们现在的理财或者投资更加多样化,各种各样的新兴渠道让我们眼花缭乱。但是我们需要知道,理财并非一蹴而就的,理财更是一种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是一场没有尽头的修炼过程。

  没有绝对通用的所谓秘籍,我们需要找到合适自己的路径,不断学习、不断修正、不断提升。

  为机智的祖先们打call!

  有趣的来了,

  想象一下如果你活在他们的时代,

  以自己现在的状态,

  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