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网贷转型小贷公司剩最后窗口期

2020-01-12 17:44 | 来源:未知

P2P网贷转型小贷公司剩最后窗口期 

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1月10日,已有 20省市监管部门或地方互联网金融协会对外公布了P2P网贷业务的清退机构名单。

自2016年开启的网贷行业风险处置,至今已历时三年。据网贷之家日前发布的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已下降至 343家,相比2019年11月底减少了37家,相比2017年时2000余家 至少缩减了六成

20省市公布网贷清退名单

10省市全部取缔

近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开披露,已推动全市203家网贷机构完全退出。

据《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1月10日,已有四川、河南、重庆、广州、湖北、山东、湖南、新疆、天津、贵州、宁夏、北京、上海、浙江、深圳、云南、辽宁、甘肃、山西和大连等20省市监管部门或地方互联网金融协会对外公布了P2P网贷业务的清退机构名单。

其中,湖南、山东、四川、重庆、河南、河北、云南、甘肃、山西、大连等10省区市已公告清退辖区内全部P2P网贷业务机构。一位从业人士表示,目前,网贷行业主基调仍是清退,预计接下来还会有地区取缔辖内的P2P网贷业务。

去年11月末,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在银保监会通气会上表示, 网络借贷专项整治还是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以依法合规的分类处置为主要手段

但对于仍在运营的P2P网贷机构,李均锋提到了相关的转型机制。“ 对于一些资本实力强,具备一定金融科技基础及良好内控能力的机构,推动其主动转网络小贷公司,个别符合条件的也可以转型为持牌消费金融机构。”这一意见体现在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互金整治办”)、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网贷整治办”)联合发布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83号文”)中。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向《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表示,按照银保监会的意见,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将继续推行。根据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发布的网贷转型指导意见,小部分网贷将有机会转型为小贷公司、助贷机构以及为消费金融公司导流,但有多少机构能够转型成功仍然存在疑问。

网贷转型需闯过牌照关、时间关

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分业经营、分业监管,只有取得 监管部门审批颁发的资质证照,才可在特定范围内从事特定业务。P2P网贷的清理整顿,各地负责管理的牵头单位是地方银保监局和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小贷公司和消费金融则属于牌照制,需经金融监管机构通过后方可经营。

根据去年末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发布的83号文显示, 拟转型网贷机构的基本条件包括网贷机构存量业务无严重违法违规情况;网贷机构股东实力较强;转型方案具有可行性;金融科技实力强等要求。符合条件的网贷机构才可按照经营范围选择申请转型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或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

在注册资本方面,83号文要求,拟转型网贷机构设立的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 5000万元,且出资形式应为 货币。而全国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 10亿元,首期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 5亿元,且首期实缴货币资本还应同时满足不低于转型时网贷机构借贷余额 1/10的要求。

83号文还设定了 时间期限。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的期限原则上 不超过1年;存量业务规模在50亿元以上且借款期限大部分在1年以上的网贷机构,转型期限原则上 不超过2年,自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出具临时牌照批复文件之日起算,网贷机构应在转型期限内完成存量网贷业务清零并按规定完成相关整改,拟转型为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的网贷机构还应具备符合条件的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互联网平台,临时牌照方可更换为正式牌照。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表示:“就引导P2P转型网络小贷公司而言,P2P与网络小贷公司最大的区别是 资金来源和放贷杠杆率,P2P资金来源于公众资金,放贷规模没有杠杆率要求,而网络小贷公司的资金来源于股东和金融机构贷款等,且存在严格的杠杆率要求。” 对于网贷机构来说,转型也意味再创业,能否适应新的监管模式也是一大挑战

离阶段性整治完成还有半年期限

监管长效机制将建立

今年1月底,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的临时牌照审批工作将结束。从时间上来看,给予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预留的窗口期已经 不足10个工作日

在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也为网贷行业整治划出了时间表。邹澜表示,按照3年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统一安排,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

薛洪言认为,在互金行业风险整治过程中,P2P网贷行业是难点,也是个案,P2P网贷行业前景还不能等同于互金行业前景。P2P网贷的前景取决于后续监管安排,整体上趋严;而除P2P网贷之外的其他子行业,现阶段风险集中整治均已取得明显成效,行业发展基本已上轨道。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记者表示,按照央行时间表,如果P2P网贷业务不再产生增量,随着机构出清的延续,网贷业务存量会逐步消化。但目前影响平台良性退出因素还有资产真实性和逃废债两大方面,对于监管来说,仍需要加强对贷后端的系统管理,尤其在整治恶意逃废债方面,要保护好出借人的利益。

实际上,自去年下半年起, 监管部门已陆续为网贷整治增加了相关配套措施。去年9月2日,互金整治办、网贷整治办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要求P2P网贷机构均应全面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强化了对于失信机构和恶意逃废债的监测。

此外,在近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中显示,出于对风险的考量和防范,在注册资本金、股东资质等方面,监管将出台一系列制度机制, 以提升个体网贷机构的风控能力,同时也更好保护消费者的权益。随着这些制度机制的加快出台和落地,行业合规进程将迈入新阶段。

可以预见的是, 未来一定时期,严监管政策的效果将更加明显。展望未来,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深入攻坚,互联网金融行业风险将持续收敛,适应互联网金融特征的监管长效机制将加快形成。

(来源: 中国银行保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