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口岸经济区还有未来吗?

2019-10-09 09:54 | 来源:未知

越南口岸经济区还有未来吗?

越南口岸经济区还有未来吗?

 

方向在哪里

2015年,越南政府承诺将70%的财政资金予以支持口岸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投资九大口岸经济区:广宁省芒街口岸经济区,谅山省同登口岸经济区,老街省口岸经济区,高平省口岸经济区,河静省吊桥口岸经济区,广平省查罗口岸经济区,广治省劳保特殊商贸经济区,西宁省木排口岸经济区,安江省口岸经济区。

自2018年3月始,越南政府废除免税商品的优惠政策。在全越各大口岸经济区大热的免税商品贸易活动戛然而止,口岸经济区的不动产项目也进入“冰冻”时期。作为口岸经济区的“核心”驱动力,不动产的“梦碎”直接导致口岸经济区发展停滞不前。

口岸经济区还有未来吗?

西宁省新边县沙马(Xa Mát)国际口岸经济区具有进出口农产品和发展仓储的优势。曾被期望成为西宁省发展贸易往来的门户,并成为越南南部国际贸易交易中心。但是,过去几年以来,沙马国际口岸经济区的运作情况很差,口岸边境地区门可罗雀。

根据前锋报记者近日调查,通往边境口岸的主要路线是22B国道,曾经车水马上运载免税商品的道路严重受损,沿着这条公路前往口岸,随处可见道路有许多坑洼。 国道的两侧是很多外贸公司的仓库,但如今很荒凉。有些公司已经停止运营并关闭了很长一段时间,其余的公司仓库部分还在苟延残喘,象征性的开门,却没有营业。

2015年底,记者在沙马国际口岸经济区还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这次再次来访口岸却怀疑走错了地方,进入鸟不拉屎的地方,口岸地区只有几家解渴的冷饮店,周围被橡胶林和野草疯长的土地包围。住在经济区的冷饮店店主称,这个地区越来越荒凉,或许不久之后冷饮店都要关门歇业。

驱车几公里之后,路边“逮到”一个当地人,他说由于柬埔寨那边的赌场关闭,因此进入这个口岸往来柬埔寨和越南之间的游客人数越来越少。他在这儿住了10年,除了车站没看到什么建筑,居民楼也零零散散,没有看到有人投资工业区,厂房和居民区也没有。

同样,西宁省的另外一个口岸经济区,木排国际边境口岸经济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像以前,仍在经营免税超市和免税商品贸易中心,出入境的人数非常多,每天都很拥挤,但是现在一个人影都不见了。亲眼目睹了这个边境口岸经济区变化的一位70岁的老人称,除了一些来这里经商的人之外,其余人主要是前往柬埔寨的赌场。

西宁经济区管理委员会主任阮红山先生说:西宁省的国际口岸经济区多年前已经处于“临床死亡”的状态,原因是在口岸经济区买卖免税商品的优惠政策发生了变化。免税商品贸易的机制和政策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朝着越来越严格的规定和更少更小的优惠幅度演变,直至取消,导致了免税商品贸易活动的缩小。优惠政策的消失,使企业感到自己的业务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利,因此他们停止投资和贸易。

政策是维系口岸经济区发展的灵魂。好的政策是好的灵魂,坏的政策会驱生恶魔。

随着2018年经济特区法草案推迟国会投票,经济特区的优惠政策悬而不决,预计设立为三大经济特区的广宁云屯、庆和北云峰、坚江富国进入2019年以来大量资本外逃,尤其是工业园区、房地产、高科技产业等项目遭到无限期搁置。

曾经被认为是越南中部与老挝经贸往来重要枢纽的河静吊桥口岸经济区,近年来,口岸经济区日益凋敝,一大批绘制宏伟蓝图的项目,纷纷下马,资本退出不断,大量征用的土地非工业非商业以非农,造成极大浪费。

这里曾经被认为是越南中部连接老挝,去往泰国的东西经济走廊。规划了大量面积的土地划为口岸经济区,可如今十年弹指一挥间,曾被瞩目的30多个大型项目,只有15个项目注册登记,并且这15个项目还大部分经营不善。

口岸经济区发展不力,有交通发展不到位的原因,也有主客观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政策因素。吊桥口岸经济区管委会副主任潘升龙称,自从老挝禁止原木直接出口(必须在老挝加工之后才能出口)之后,这里的交易大幅下降。此外,自2016年《进出口税法》生效以来,不再大幅度的免税和减税政策,企业和投资者不再有投资兴趣,很多人甚至放弃了经济区。

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吊桥口岸进出口额下降了21%。吊桥口岸海关领导表示,以前每天有近400家企业办理进出口手续,现在减少到267家企业,出口总额下降了30%,财政收入只有区区800多万元人民币。

当目睹许多口岸经济区的企业破产,投资者不再关注口岸经济区,口岸经济区的商品流通和通关受阻,口岸经济区大门门可罗雀,口岸经济区的发展形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暗淡和凋敝,很大原因是因为没有一以贯之的政策和机制。

口岸经济区设立之初,很多企业和投资者认为口岸经济区内是非关税区,是保税区,是免税商品的交易天堂,企业家们争先恐后来注册投资。但是,随着政策的风向改变,优惠政策大减,投资者们像患上了厌食症的病人一般,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越南口岸经济区还有未来吗?

 

在这过程当中,国家承诺的财政投入不到位,或到位的不够,基础设施建设的保障体系没有建立起来,如征地补偿没解决,道路交通网络没有建成,承诺的投资营商环境没有得到改善,穷山恶水的口岸经济区自然难以为继。由于优惠政策保障不到位,人才引进更困难,人力资源的匮乏,将使得地区发展陷入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