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狗被指拖欠上亿费用

2019-05-29 19:15 | 来源:未知

酷狗被指拖欠上亿费用

酷狗被指拖欠上亿费用 一首原创歌曲开价仅3000元


近日,不少音乐制作公司走上向酷狗维权的道路。
去年酷狗直播启动旗下主播“圆梦计划”,酷狗音乐旗下公司与近百家音乐制作公司签约,由音乐制作人制作歌曲小样上传至酷狗音乐旗下5sing音乐商城。酷狗主播选择歌曲小样并购买后再录制成歌上线。
但音乐制作公司反映,日前酷狗单方面终止活动,歌曲上传后迟迟不审核,无法上线发行,前期垫付的钱也无法回款。有音乐制作人指出,活动涉及几千首歌,酷狗的单方面违约给他们造成上亿损失。
对此,记者联系酷狗方面,对方称已就该事件在商城发布过公开声明,不再接受采访。酷狗直播CEO谢欢一个月前发布公开信表示,因活动过程中存在音乐商家标高作品价格、冒充词曲作者签名等行为,所以提前结束活动。对于遵守平台规则、顺利完成众筹、制作的优质歌曲,将在完成制作后,正常入库结算发行。
但一个多月过去,酷狗直播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按照歌曲成本进行结算,音乐制作公司表示无法接受,认为这是酷狗忽略商家利润,低价收购版权。
音乐制作公司垫钱录歌
根据活动规则,酷狗直播旗下的主播首先需要通过粉丝众筹到6万-20万元,才可以获得制作原创歌曲的资格。主播从签约音乐制作公司挂在5sing商城的曲库中,选择单首价格在3万、4万、5万元不等的歌曲,在音乐制作公司完成制作,再由酷狗音乐旗下广州齐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齐鼓文化”)发行。
酷狗直播由酷狗音乐全资控股,酷狗音乐也是5sing音乐商城和齐鼓文化的股东。
去年,音乐制作人郑冰冰所在的上海妙一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妙一刻公司”)与齐鼓文化签约,参与了此次活动。他向记者提供了妙一刻公司在5sing音乐商城后台的全部订单记录——共122个订单,即122首歌。其中70首显示“作品审核通过”,其他则是“待平台审核”状态。
郑冰冰解释,歌曲完成后期制作,需要上传成品等待审核,通过之后才能上架酷狗平台。届时齐鼓文化将拥有歌曲除署名权外的所有著作权。
合同约定,齐鼓文化要在妙一刻交付歌曲、开具增值税发票后先期支付费用总额的70%,并在完成版权登记后支付30%的尾款。
郑冰冰告诉记者,公司目前只收到酷狗支付的70首通过审核歌曲70%的费用,一共100多万,还有235万尚未回款。他介绍,一首歌的成本涉及作词、作曲、制作费用、人员工资以及税费,至少要一万五千元。“我们一般在歌曲制作前就要先收一半订金,但这次不同,全部由公司垫钱,是因为当时相信酷狗这么大的平台。”
郑冰冰发现问题,是从酷狗迟迟不审核上传的作品开始。之前,音乐制作公司将制作完成的作品上传至5sing音乐商城后台,最快当天,慢则不出一个月,就可以通过审核。但从3月底4月初开始,他们通过审核上架平台的歌曲一直停留在70首,再未增多。
未结款或上亿
郑冰冰说,3月22日,5sing商城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关闭了活动的下单通道。4月4日,5sing商城后台发布通知称,商城进入维护升级状态,将在4月17日开放。但商城至今仍在维护升级中,尚未开放。
音乐制作人小梦4月15日收到商城后台通知,其中列明了两种支付方案,一种是以每首歌3000元的价格向平台转让词曲版权,另一种是1万转让词曲版权及录音版权。通知要求她在4月17日下午5点前完成选择,否则视为放弃,且不提供其他方案。她没有接受上述方案,“这是压价,歌曲的制作成本加上个人所得税、商用版权费,一首歌的成本近2万元。酷狗支付的价格都不足以抵扣成本。”
但妙一刻公司却没有收到任何官方消息。他们此前与酷狗方面唯一的联系方式是音乐商城对接人的qq,尽管多次发消息询问,对方5月以来从未回复。
直到5月23日下午,5sing音乐商城向所有商家发送邮件表示,已经审核和待审核的音乐作品中存在较多品质差异,需要合作伙伴填写歌曲制作费用明细。最终歌曲费用的结算,将以结算单为准。此外,还附加了一份歌曲制作参考标准,是按照创作者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划分等级、制定价格。
小梦无法接受这一方案,按照通知,她只能参考比较低的等级,一首歌的所有费用加在一起也不过两万,基本和成本价持平,没有利润。
据郑冰冰不完全统计,37家音乐制作公司销售了3000多首歌,仅其中十几家未结算的款项就达到3000万。“粗略估计的话,活动未结款应该上亿了,都是制作公司垫的钱。”
酷狗涉单方违约
近日,记者就上述纠纷联系酷狗,但对方表示已经就该事件在商城发布过公开声明,不再接受采访。
公开声明由酷狗直播CEO谢欢在4月23日发布,即给出上述解决方案之前。声明中表示,活动进行过程中发现一些音乐商家有标高作品价格嫌疑,并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为诱导主播,导致不公平竞争,让歌曲价值缩水,作品质量下降;更有商家冒充词曲作者签名,导致平台无法证实词曲版权的合法性。因此,为最大限度降低用户损失,平台提前结束活动盘点数据,查明真相。对于遵守平台规则、顺利完成众筹、制作的优质歌曲,将在完成制作后,正常入库结算发行。
天津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毅娴认为,酷狗旗下公司与音乐制作公司签订的合同中没有对歌曲质量不达标和著作权纠纷进行限定,现在单方面终止活动、不支付款项的行为已经构成单方面违约。
2015年,酷狗与酷我两大竞争对手合并成立中国音乐集团,在腾讯、阿里两个巨头的围剿下抱团取暖。一年后,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去年12月,TME在纽交所上市。
3月20日,TME发布上市以来首份年报,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为 55.36 亿,人均每月订阅费用为 8.5 元左右;直播收入高达 134.49 亿,同比增长 72%,占总营收的 71%。最终盈利 18.33 亿,同比增长 38%。可以看出,直播的变现能力远超出音乐服务收费,而酷狗直播是其主要的营收平台。
至于“圆梦计划”活动中从粉丝处筹得的歌曲制作费,张毅娴说,法律没有为众筹下定义,但可以看做是酷狗直播与粉丝之间形成的赠予合同,对钱的用途进行了明确的约定。如果歌曲无法正常上线发行,即酷狗直播无法继续履行合同,有义务把钱退回粉丝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