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的得票率较四年前显著下降

2020-02-13 10:59 | 来源:未知

桑德斯的得票率较四年前显著下降

桑德斯(Sanders)获得的票数最多,但优势较四年前明显下降。布蒂吉格(Buttigieg)受到青睐,克莱布彻(Klobuchar)展现“黑马”本色,新生力量崛起值得关注。当前民主党缺少一位年富力强、能代表中坚力量的社会精英,如果布蒂吉格和克莱布彻能在后续有更好的表现,也可能给特朗普带来挑战。
 
短期来看,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对资本市场冲击有限,但后续也不应低估选举的不确定性。特朗普的优势在于美国经济好,美股表现好,但这些都是建立在财政顺周期刺激、货币极度宽松的基础上。一旦经济或股市表现不佳,特朗普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特朗普执政—美股创新高”的良性循环就可能被打破。这也是今年资本市场最需关注的风险点之一。
 
正文
 
2月11日,民主党第一场初选——新罕布什尔州初选——落下帷幕(此前进行的爱荷华州为党团选举模式)。截至北京时间12日15时,桑德斯获得的票数最多,占比25.7%,布蒂吉格、克莱布彻紧随其后,票数占比分别为24.4%、19.8%(表1)。
 
对于民主党第一场初选的结果,我们点评如下:
 
第一,选情分化,没有明显的赢家。这次桑德斯虽获得第一,但选票占比只有25.7%,与第二、三名的差距也非常小。在1980年以来的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这是第一名得票率最低的一次,也是第一名与第二名得票率差距最小的一次(图1-2)。这部分与此次候选人的人数偏多有关,但同时也反映出民意分化的程度更高。
 
第二,桑德斯的得票率较四年前显著下降。2016年桑德斯也参加了民主党的初选。在那一年的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他获得了60%的选票,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希拉里(38%)。显然,这次他的优势已不明显。
 
我们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桑德斯已是78岁高龄,对选民、尤其是年轻选民的吸引力下降。二是他的极左路线与当前美国经济稳健的表现有些“格格不入”。
 
2016年美国经济受油价大跌冲击,能源和制造业表现疲弱,劳动者工资增长乏力。在那种情况下,极左路线更容易获得认同。而当前美国处于充分就业状态,选民或许更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的经济环境(关于各位候选人的竞选主张,请参考报告《美国2020:向左,还是向右?》)。
 
第三,布蒂吉格受到青睐,克莱布彻展现“黑马”本色,新生力量崛起值得关注。今年美国大选的一个特点是候选人年龄偏大,特朗普、拜登、桑德斯、沃伦均在70岁以上。相比之下,38岁的布蒂吉格和60岁克莱布彻具有年龄优势,这有助于赢得年轻选民的支持。
 
布蒂吉格来自印第安纳州,曾担任南本市市长。他拥有哈佛和牛津大学学位,毕业后曾就职于麦肯锡公司。2009年成为一名海军情报官,2014年被派往阿富汗。布蒂吉格政治倾向偏左,但又没有桑德斯和沃伦那么极端。
 
克莱布彻来自明尼苏达州,是一名温和派的候选人。她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芝加哥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在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2006年首次当选参议员,成为明尼苏达州首位美国女参议员,并于2012年和2018年获得连任。
 
从最近一场辩论来看,布蒂吉格沉重冷静,思路清晰,显得没有那么咄咄逼人。克莱布彻则展现了良好的合作精神、较强的亲和力、以及优异的女性领导力。事实上,当前民主党缺少一位年富力强、能代表中坚力量的社会精英,如果后续布蒂吉格和克莱布彻能有更好的表现,也可能给特朗普带来挑战。
 
第四,短期来看,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对资本市场冲击有限,但后续也不应低估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事实上,特朗普的优势主要在于美国经济好,美股表现好,但这些都是建立在财政顺周期刺激、货币政策极度宽松的基础上。过去四年中,特朗普的政策并没有解决美国社会的深层次矛盾,尤其是贫富分化问题。此外,特朗普在一些领域的做法也极具争议,比如环保、移民、外交、军事等方面。
 
一旦经济或股市表现不及预期,特朗普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特朗普执政—美股创新高”的良性循环就可能被打破。这也是今年资本市场最需关注的风险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