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寒冷的冬天 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2020-01-24 12:07 | 来源:未知

最寒冷的冬天 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在那几天里,布卢斯·里特记得的只有中国军队带给他们的极度惊恐,以及人在遭遇意外时的内心世界。在极端危急的时刻,有些人展现出无法想象的勇敢和尊严,也有些人展现出让人鄙弃的懦弱和虚伪,几个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军官,竟在开战时吓得瘫作一团。
  里特是第2师第3团第1营A连的通信员,1950年秋天刚过完23岁生日。他的工作艰难而危险,敌人的狙击手最喜欢猎杀美军的通信兵;他所在的部队短短几天内就有3名通信员因此丧命。里特认为,无线电设备长长的天线就是对手寻找他们的灯塔,是敌人集中火力攻击的焦点。他会说一点朝鲜语,本可勉强做个翻译。但是,每当某个长官发现他的这个特长时,他们不是阵亡就是升官了,里特也只能继续当自己的通信兵。
  里特的位置在整个师的最北端。中国人在午夜发起攻击,喊杀声震耳欲聋,他们在坚持了25分钟左右后只得撤退。撤退过程异常艰难——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还要带着大量伤员。里特还记得,他们跑到另一座山上,想在那里构筑防御阵地,但中国人太多了,他们只能继续撤退。又过了大概45分钟,整支部队已经伤亡惨重,所剩无几。
  士兵们四散奔逃。里特混进了一支临时拼凑的小部队,大概有20或25人左右,都来自不同的连队,里特谁也不认识。实际上,在那天夜里,整个第8集团军几乎都是这种混乱不堪的情况。随着中国人不断逼近,里特发现,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4个美国兵和两个韩国兵,还有一个用毯子包着的伤员。在如此严寒的天气中,根本无法抬好担架,伤员时不时地被摔到地上。
  一次事关生死的抉择
  里特对那天夜里的恐怖经历记忆犹新,最刻骨铭心的是,他亲眼目睹了某些人的胆怯和自私。里特至今还记得那个伤员的名字——维拉德·史密斯,他来自田纳西州的安德森。撤退的速度因史密斯而大大放慢。他们中间只有一个年轻的中尉临时担任指挥官,众人整夜里只睡了一个小时,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早已筋疲力尽。更糟糕的是,他们能清晰地听见中国人的喊杀声、枪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在拂晓时分,众人来到一条河边。中尉突然发话了:“我们只能把他留在这里了,明天可以派一架直升机来找他。”其他4个抬伤员的美国兵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对方是在说谎——根本就没有直升机,他的真实意思无非是尽快撤退,把拖后腿的史密斯留在原地等死。然而,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置战友于不顾,这对军人来说是可耻的。里特当场质问:“你的意思是,把他留在这里等死吗?”中尉没敢回答。
  在里特的记忆中,那是一次事关生死的抉择。经过协商,4个人一致同意继续带着史密斯,两个韩国人也跟随他们保护伤员。多年之后,里特依旧感到不可思议: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可能会因此而丧命,居然那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因此,这个决定似乎带有一点宿命的味道。就这样,中尉抛下里特和其他3个士兵保护史密斯,一个人在寒风中消失了。
  抛弃同伴者未得善终
  里特渐渐体会到,战争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它能让人回归本性,把最真实的一面暴露在阳光之下。有些人平时看似强势而坚定,让你对他们敬畏有加,但是当身处战火之中时,一切都变得截然相反,另外一些平常孱弱而温和的人,则在转眼之间成为无畏的勇士。正所谓“在地狱门外,没人知道谁是真正的英雄”。
  因为带着史密斯,他们的撤退非常缓慢。每个人都疲惫不堪、饥饿难耐。途中,里特悄悄潜入一个小村庄,希望能找到一点吃的,恰好碰到一个朝鲜女孩走出茅屋。他向女孩要一点米饭,女孩却给他不少热乎乎的玉米。或许正是这顿饭救了他们。
  在之后的路上,他们不断遭到小股中国巡逻队的袭击。在一座山脚下,一群敌军突然向他们开火。担架手乔治·怀特脚部中弹。怀特的受伤让他们的撤退更慢了。于是,韩国士兵帮着抬担架,里特拿着惟一的一挺“伯朗宁”轻机枪断后,这种武器的火力很猛,也很实用。他觉得,当时的情况太荒唐了,一个通信员要拿着从来没用过的武器抵挡敌军的大部队。
  他不知道,还有哪支部队的行军速度会比他们更慢。最后,他们穿过一条山谷,碰到一名美国医护兵,这才把史密斯和怀特解救出来。此后,里特和怀特一直保持书信来往,怀特每次都在信的最后写上“感谢你一路上的照顾”。里特也联系过史密斯,但始终没有回音。那个抛下他们不管的中尉并没有得到好下场。两天后,他被中国人俘获,后来死在战俘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