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多项目运营遇困资金承压 五洲国际被指演

2018-06-30 14:46| 来源:未知

长三角多项目运营遇困资金承压 五洲国际被指演双簧“圈钱”

 被称为中国前三大商贸物流产业园发展运营商的五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1369.HK,以下简称“五洲国际”),在出售昆山五丰广场之后,项目至今处于停工期。近日,五洲国际再次被曝出在长三角城市收购烂尾项目后“闪退”的状况。

  据相关媒体报道,五洲国际原附属子公司盱眙五洲国际置业有限公司,计划接盘位于江苏盱眙县的五丰义乌商贸城项目,但由于未能获得该项目二期的200多亩土地,五洲国际与当地政府陷入僵持。而且五丰义乌商贸城开发商的法定代表人和监事注册的新公司又进行昆山五丰广场的开发,被媒体质疑两家公司在唱双簧“圈钱”。

  受此影响,五洲国际股价出现暴跌,跌幅达到84.89%,市值由20多亿港元暴跌至3.39亿港元。在业内号称“并购狂人”的融创中国(01918.HK)董事长孙宏斌的胞弟孙宏兵,因是五洲国际的二股东,持有的18.17%股权在暴跌之日也面临大跳水,市值减少近九成。

  针对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五洲国际品牌管理中心,该中心工作人员彭丹回函表示,五丰义乌商贸城属于当地烂尾项目,政府意向邀请五洲国际进行并购,经过数轮谈判,截至目前未达成任何协定,不存在五洲国际与五丰“默契”配合“演双簧”的行为。

  五洲国际被指“圈钱”

  杨女士是淮安市盱眙县人,2012年6月,其投资20多万元在五丰义乌商贸城购买了一期的一套商铺,约20平方米。至今她已经偿还房贷5年,投资的项目却迟迟未营业。

  “当时售房期间做了大量宣传,称其是县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工程。”杨女士告诉记者,购房合同签订试营业的时间是2013年6月 30日,正式营业是2013年10月1日,可是如今五丰义乌商贸城依旧大门紧锁,门口连值班的人也没有。

  据记者了解,与杨女士有同样遭遇的投资者共有577位,其中872间商铺总计达到2万多平方米,涉及投资款2.05亿元。

  投资梦破灭,众人提出了维权。今年5月4日,当地政府通过网络平台“阳光纪检”对此进行了回应。

  据盱眙县网络发言人回复的内容,针对五丰义乌商贸城项目停滞不前的问题,盱眙县委、县政府力求通过市场手段来解决项目的烂尾局面。经过多轮沟通、谈判,五洲国际有意向收购该项目。经研究决定,相关部门正促成其收购项目。五洲国际提出进一步对盱眙五丰义乌商贸城项目的债权债务进行调研摸底。盱眙县相关部门将做好协调、配合工作,同时积极与其他有意向收购该项目的企业进行洽谈,推进盘活该项目的进程。

  公开资料显示,五丰义乌商贸城项目占地面积为1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近30万平方米,整体规划为商品展示、产品交易、休闲购物、仓储物流、配送运输、商务办公六大功能于一体的大型市场综合体,分为三期开发。一期是综合性商场,二期规划为建材家居、五金机电、汽摩配件、农副产品等专业类市场,三期规划为仓储物流配套、商务办公区以及品牌旗舰店和休闲、娱乐、餐饮等配套设施。

  事实上,本报此前曾报道五洲国际在收购昆山烂尾项目五丰广场的一年里,也因为拿不到土地而宣布项目破产。而江苏五丰物流商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丰商贸”)在盱眙县留下烂尾的五丰义乌商贸城项目之后,公司的监事黄期锋和前法定代表人林允赞另外注册一家公司用于开发五丰广场项目。五丰商贸开发在前,五洲国际在后扫尾,被媒体质疑是“有偿接盘,环环相扣,凭借‘默契’的配合,在多地致使受害者无数”。

  对此,五洲国际方面发表严正声明驳斥了上述质疑。6月21日,记者从该公司官网首页看到《严正声明》,五洲国际下属子公司通过股权投资仅占五丰商贸5.13%的股权,仅属商业投资行为,不存在控股五丰公司及操控五丰项目等情形,集团从未派任何人员参与五丰公司的运营管理。对此上述行为,公司决定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并保留向公安部门报案追究作者刑事责任的权利。

  股价暴跌公司市值缩水

  记者注意到,在上述报道发出四天之后的5月25日,五洲国际的股价出现重大转折点,开市当天,其股价便出现断崖式下跌。公司被迫发布公告,宣布自5月25日上午11时25分起股份及债券停止买卖。

  提到五洲国际,很容易让人想到孙宏兵。2015年,孙宏兵以3.2亿港元狂揽五洲国际9.36438亿股,占公司已发行股本18.77%,成为第二大股东。按照当日0.66港元的收盘价计算,孙宏兵手持的股权市值约6.18亿港元。不过,就在此次股价暴跌当日,其18.17%股权市值仅为6159.63万港元,缩水近九成。

  6月14日,五洲国际发布内幕消息及恢复买卖公告称,上述报道可能是股价不寻常变动的起因之一,尽管公司正面临财务短缺,并出现若干付款违责情况,董事会并无发现公司或其任何附属公司的任何清盘呈请。公司确认股价不寻常变动后出现强制平仓的情况,导致主要股东盛凯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减至21.23%。董事会现时就替代的付款安排与其债权人协调,而独立董事委员会将进行调查,以确定财务状况。公司的股票从次日上午恢复买卖。

  五洲国际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舒策城及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舒策丸分别拥有盛凯控股有限公司60%及40%股权,两人均为盛凯的董事。

  港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自五洲国际挂牌上市至2017年12月31日的四年期间,盛凯仅减持过4次股权,持股从最开始的79.68%降至50.9%。而2018年,作为五洲国际的大股东,舒策城和舒策丸已经连续减持12次,其盛凯持股量已从50.9%降至50.81%。

  在回复函中,有关公司股权变动等问题,五洲国际品牌管理中心方面并未正面回应。

  值得关注的是,日前,中江国际信托责任有限公司发行的“中江信托—金鹤287号无锡五洲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通过邮寄纸质函件的方式,向投资者宣布事实违约,该产品总规模为1.8亿元。截至2018年3月15日,借款人尚有一年期到期信托贷款本金2500万元未支付,已属违约。

  本报记者此前曾报道,该产品的借款人即是无锡五洲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担保人为五洲国际、无锡五洲国际装饰城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舒策城夫妇,抵押物为位于无锡市锡山区和惠山区的商业房产抵押,项目设立时评估值为36059.56万元。公告发出后,五洲国际采取了紧急兑付。

  在房地产调控等影响下,五洲国际一度被质疑资金链紧张。去年,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5.18亿元,资产负债率近85%,流动性负债净额达26.27亿元。

  资料显示,除了无锡,五洲国际多在国内三四线城市投建商业地产,包括云南保山、江苏宜兴、湖北襄阳、重庆忠县和永川等。其商业地产项目采取的“售后包租”或“返租”的模式,饱受外界质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位于昆山市陆家镇的美吉特灯都此前也因“投资后返还租金”的方式吸引众多投资者,但是运营几年后商场逐渐萧条,空置率高。近日,多名投资者反映,继去年年底拖欠租金问题解决之后,再一次出现拖欠。

  对此,昆山美吉特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证实,由于项目二期正在紧张招商,部分业主的租金未能按时发放。6月23日,公司方面就业主的租金等问题,与业主签订了承诺书。

  昆山市住建部门相关负责人和律师行业人士表示,商业地产无论是采取“售后包租”模式,还是通过其他公司将商铺委托经营管理都存在风险,委托的公司一般为空壳公司,没有承担问题的能力,一旦出现难题,或跑路或申请破产,购房者将陷入投资回报落空的局面。

  对于公司出现亏损及股东减持等问题,6月27日,记者再次致电五洲国际品牌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彭丹,其表示需汇报领导后再回复,截至发稿,未收到公司的正面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