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股份IPO:汪俊林家族获益颇丰

2020-06-29 19:53 | 来源:未知

郎酒股份IPO:汪俊林家族获益颇丰


  6月5日,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股份”)又一次递交了A股IPO上市申请材料,冲击第20家白酒上市公司。2007年郎酒股份便曾冲击IPO,但由于种种原因13年未果。

  此次,郎酒股份此次拟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募集资金约74.54亿元,募集资金用于“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郎酒数字化运营建设项目”、“郎酒企业技术中心建设项目”、“优质浓香型、兼香白酒产能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资料显示,郎酒股份主营业务为“郎”牌白酒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公司主要产品包括酱香、浓香、浓酱兼香型白酒。郎酒集团持有公司33,935.00万股股份,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61.70%,为公司控股股东。

  《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分析其招股书,发现郎酒股份存在股权结构、分红及关联性交易等方面或存在问题,可能成为其冲击IPO道路上的绊脚石。

  股权集中 择期分红

  郎酒股份大股东为郎酒集团,《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股权穿透,发现郎酒股份控股股东郎酒集团为受汪俊林控制的企业,汪俊林与汪俊刚为兄弟关系,汪俊林与张燕为配偶关系。郎酒集团、汪俊林、汪俊刚分别直接持有公司61.70%、15.00%、5.00%的股权。张燕持有宝光集团1%的股权,间接持股公司。汪式家族直接或间接控股达82.70%。

  招股书披露,汪俊林、汪博炜父子在董事会中占有两个席位,同时汪博炜还是郎酒股份的副董事长,但同为副董事的刘毅的薪酬不足汪博炜的八分之一。2019年汪俊林、汪博炜在郎酒股份处领取的年薪分别为440.23万元与721.86万元,二人当期年薪合计1162.0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募集的74.54亿元资金中有10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占比总募集资金比例为13.42%。看来,郎酒股份在流动资金有需求的同时,还是能保证部分高管们的高薪。除汪俊林、汪博炜父子高薪外,报告期内,郎酒股份还进行了一次价值5亿元特殊的分红。

  2019年12月12日,经郎酒股份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对公司截至2016年底滚存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的预案》,将郎酒股份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滚存未分配利润中的5亿元向郎酒股份当时的股东进行现金分配。

  此次分红的特殊之处便是红利的截至日期,此次分红只分配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红利,那么为何是2016年12月31日?

  《中国质量万里行》发现,2016年12月前,汪氏家族几乎100%控股郎酒股份,也就是说当时的股东便是汪氏家族,而2016年12月30日,2017年1月9日郎酒集团便出售了郎酒股份的股份。

  2016年12月26日,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全部权益评估价值为1,031,806.72万元,折合人民币20.64元/股。

  而2016年12月30日,郎酒集团以21元每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郎酒股份5,000,000股转让给周良骥、1,500,000股转让给江祖明。

  2017年1月9日,郎酒集团以21元每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郎酒股份14,285,714股转让给博裕三期、56,190,476股转让给CGL、9,523,810股转让给APL。

  可以看到,这两次股份转让时隔几天便溢价0.36元/股,最终汪氏家族两次股转获益总计18.17亿元。

  但特殊的是,2019年的分红日期恰恰截至到2016年12月31日,也就是说以上两次股转的新股东,虽然已经入股3年多了,却没得到一毛钱的分红,原本就溢价购入股份,又没有分红,表面上好像被“欺压”了!但这些股东中不乏投资机构,而投资机构不可能甘心投资没有收益,所以若郎酒股份成功上市后,这些投资机构会不会有动作,股转协议中是否有特殊约定?毕竟郎酒股份曾因对赌协议而卷入商标案中。

  总之,无论薪酬、股转还是分红,汪氏家族都先是盆满钵满。

  关联性交易频繁

  《中国质量万里行》发现,郎酒股份除存在上述情况外,报告期内,还频繁出现关联性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万华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华新城”)、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华投资”)的实控人皆为汪俊刚。

  报告期内,汪俊林兄弟汪俊刚控制的万华新城、万华投资在销售成品酒方面,与郎酒股份合计发生关联性交易分别为2019年为4204.2万元,2018年634.94万元。

  而除销售成品酒方面兄弟二人相互关联外,在采购方面,万华新城赚的也是赚的盆满钵满,2019年万华新城为郎酒股份提供“餐饮住宿及会议费”以及其他费用合计865.43万元,2018年为584.03元。而会议费通常容易出现问题,有业内人士透露,会议费“可操作空间”很大,会成为部分公司的灰色地带,“水很深”。

  综上,虽然汪俊刚没能在郎酒股份获得高薪,但是从关联性交易方面来看,也获益颇丰。

  《中国质量万里行》就上述问题向郎酒股份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此次,汪氏家族掌控的郎酒股份能否IPO闯关成功,让多方满载而归?《中国质量万里行》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