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投顾催化“银基”合作新机会

2020-03-21 10:17 | 来源:未知

基金投顾催化“银基”合作新机会

  进入2020年,公募基金迎来发行大年。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18日,2020年内公募基金有限认购规模已达到约4828.59亿元,超过2019年同期的3267.55亿元。
 
  银行作为基金代销的重要渠道之一,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块“大蛋糕”。《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同于以往“抢夺”销售渠道,部分银行开始探索与基金公司的深度合作,如银行会根据自身客户需求、客群特征、产品销售风格同基金公司定制产品,以加深银行与基金公司的关系。
 
 
  同时,随着基金投顾业务试点资格扩容,试点机构可以在公募基金领域接受客户的全权委托,根据与客户协议约定的投资组合策略,这也催生出更多基金与银行的合作机会。如兴业银行私行正在与睿远基金开展合作,客户可以全权委托投资顾问服务方式投资睿远基金专户管理的基金。
 
  银行基金合作新趋势大而全转向少而精
 
  “从近期火爆的基金销售情况看,销量排名靠前的并不是老牌基金机构,而是一些‘新贵’。”某基金公司首席市场官向记者分析道:“相比之下,老牌大公司产品线完备,渠道覆盖面广,业务模式较为分散,以布局为主。而新贵基金公司多采取精品化策略,销售渠道的选择上也会更加集中,力求精耕细作,深度绑定。”
 
  某基金公司银行渠道销售人员亦赞同上述观点,他认为,基金公司在选择代销渠道主要是基于公司未来发展战略、人力分配方面考虑,大型的基金公司基本都是全渠道,比较稳定,因此新增的合作代销机构较少;对于刚成立的基金公司会考虑资源投入的性价比来挑选代销渠道。
 
  “从这些‘新贵’基金机构与银行合作的模式可以看出‘银基’合作的趋势,即与银行进行深度绑定,银行会根据客户需求、客群特征、自身产品销售的风格,与基金公司定制产品。”上述某基金公司首席市场官如是说。
 
  某城商行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银行和基金公司的合作模式确实出现了一些变化,逐步由大而全转向少而精的合作模式,银行也考虑让自己的资源做些重点排布,尤其对规模不大的银行更是如此,借助与重点基金公司来合作也可以让银行自身的资源最大化。某基金公司人士补充道,最近几年,银行逐步引入一些评估系统,对基金公司和产品进行评估,筛选出他们需要深度合作的基金公司来重点合作。
 
  银行和基金合作深入的同时,在收取费用方面也有所调整。上述基金公司首席市场官告诉记者:“去年11月,暂停多年的浮动费率模式重启,有一些基金公司对此做了尝试,使基金管理费与产品业绩挂钩,一定程度上为投资人的业绩贡献高则收费多,业绩贡献低则收费低。不过,这对于银行来说需要一个转变的过程。银行依靠代销获得中间业务收入,但采用浮动费率模式后,银行不能确定收到尾随佣金的规模,总行层面也就不能确定给销售多少提成。”
 
  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负责人告诉记者:“银行代销基金不是抢渠道而是选择投资能力强的投资经理管理的基金,以确保产品收益率比别的产品更好,这样客户满意度高。随着每年股市行业板块热点变化,我行会选择不同专业能力的基金公司的产品代销。”
 
  法询金融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指出:“在资管新规后,信托、理财产品还面临转型整改的要求,因此产品形态不稳定进而也会影响客户体验,相比较而言,基金产品是最为规范的资管产品,在向客户推介产品时有比较好的延续性。当然基金产品存在非常明显的‘天时’特点,‘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这两类基金公司的重点主打产品始终与股市行情息息相关。”
 
  加拿大国际董事研究院副院长、高级理财规划师张轶向记者分析,当前银行对基金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一方面基金产品种类丰富,银行可供选择范围多;另一方面,客户经理可通过选择不同的基金、控制购买的频率来调整客户收益。
 
  需要注意的是,银行代销基金产品存在诸多不规范问题,引起了监管部门重视,部分银行因此被罚,处罚事由主要有部分未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员工从事基金销售业务;销售基金产品时未向个别普通投资者充分揭示产品风险及适当性匹配性意见;向投资者主动推介风险等级高于其风险承受能力的产品等。
 
  基金投顾试点放开甄选全市场最优秀基金经理
 
  在银行与基金公司深度合作的同时,作为财富管理的重要部门之一,部分银行的私人银行部也在尝试通过全权委托管理形式展开合作。
 
  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私行跟睿远基金从今年三月份起,客户以全权委托投资顾问服务方式投资睿远基金专户管理的基金,封闭期一年,一年后每月可再申购,正在发行50亿元,分两个月分期募集。此外,我行和睿远基金每月都组织分支行理财经理开展‘走进睿远基金’的培训交流活动。”
 
  另据记者获悉,睿远公募基金产品去年年化收益率30%左右,其中和兴业银行私行发行的专户产品年化收益率超过20%。
 
  全权委托即以受托人的身份,基于自身的专业分析,对客户账户内的资产进行投资操作,是财富管理的最高要求。据了解,与传统的代销业务不同的是,全权委托业务的起投金额较高,通常1000万元起;资金委托的期限较长,为2~3年;有约定的投资范围和资产,有一定的组合比例并且约定资产回报率下限。
 
  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国内一些商业银行私人银行部开始提供全权委托资产管理服务。如2013年,中国工商银行私人银行部就专门设立了一个专户投资部门,开展专户全权委托业务,即接受单一客户委托,在注重客户个性化需求的基础上,为客户单独设计投资策略,实现单独建账、单独管理。
 
  不过记者注意到,这一业务后来并没有在太多银行全面铺开。“我们判断,境内的全权委托业务仍初于初级阶段,但未来前景广阔,同时商业银行私人银行也将面临十分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国银行私人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国外经验来看,私人银行往往兼具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特征,从产品分销、投资顾问到资产管理链条打通用了较长的发展周期。境内私人银行业务本身处于起步阶段,因此全权委托这种高度专业化、定制化的业务目前还需要通过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开展开放式业务平台的模式来推进。”
 
  随着基金投顾试点的逐步推广,业内人士认为,未来银行代销基金的业务模式或将转变。今年2月底,工行、招行、平安银行成为首批获准纳入基金投顾业务试点的银行。
 
  中行私人银行相关负责人认为,证监会下文“将在公募基金公司层面开展‘全权委托’业务试点,投资顾问和资产管理链条将得到疏通,这对依靠客户关系经营和产品分销体系的商业银行私人银行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毕竟庞大的全权委托市场将需要越来越多的竞争伙伴来发展和建立,竞争与合作长期来看对行业有深远正向意义。”
 
  记者了解到,未获得投资顾问资格的银行一般通过全权委托的创新方式达到给客户做基金投顾服务。
 
  全权委托业务对私行的筛选能力和客户投资风格均是较大的考验。前述受访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负责人坦言:“全委业务最关键的是如何甄选出全市场最优秀的某些基金经理作为基金投资管理人,这样才能获得客户的信任,毕竟委托期限比较长,不像公募基金短期就能够赎回。”
 
  对于全权委托业务,已经有银行有了新的布局。以中行为例,据悉,该行在2016年起推出全权委托业务。近年来,该行立足开放式产品平台,与头部券商、信托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及集团子公司合作,不断丰富和完善产品谱系。2018年、2019年,该行在原有平衡性产品策略基础上,先后增加“尊享”纯固收系列、“慧享”灵活配置系列。中行私人银行相关负责人透露道,未来,该行私人银行将通过全权委托业务与家族信托等综合性高端金融服务相融合,综合提升专业性、创新力和品牌服务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