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农商银行H股市净率不足0.5倍

2019-08-19 11:40| 来源:未知

重庆农商银行H股市净率不足0.5倍

重庆农商银行近日通过了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即将成为又一家A+H两地上市的银行股,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同比增速达10.52%和8.87%,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2.48%和1.37%,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增速更是高达34.8%,单从此项数据来看,重庆农商银行的业绩表现也算不错。但是尴尬的是,重庆农商银行却无法得到港股投资者的认同。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在2018年2月创下了的8.839元的股价高点之后,重庆农商银行的H股股价便一路震荡下行,截至8月14日收盘时,重庆农商银行港股股价仅为3.89港元,折合人民币仅在3.5元左右。
 
而根据IPO相关规定,股票发行定价不能低于上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也即重庆农商银行A股发行价格不会低于7.07元,相当于H股股价的2倍,溢价幅度远超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等AH股股价差异。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是否会影响到投资者认购重庆农商银行A股,尚需市场检验。
 
就重庆农商银行H股的估值来看,截至目前该公司TTM法市盈率仅为3.8倍,市净率尚不足0.5倍,即便是相比其他银行的H股估值,也是明显偏低的。银行行业具有很大特殊性,如果资产质量较差、贷款风险暴露不充分,就可能在短时间内给银行造成巨大损失,典型者如此前爆雷的邹平农商银行、安徽宣城皖南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
 
从招股书披露的资产质量来看,市场给与重庆农商银行很低的估值,或许有其原因。
 
根据招股书第513页披露,重庆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借款人中,涉及金额最高的是“云南天高镍业有限公司”,涉及贷款金额达7.85亿元,分类为可疑。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云南天高镍业有限公司”截至目前已经41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自2018年以来6次被法院强制执行;其控股股东金广实业也多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自2018年以来6次被法院强制执行。而重庆农商银行针对该客户的贷款认定为可疑,令人怀疑是否过于宽松?针对该客户的贷款预期风险是否充分认定?针对上述问题,重庆农商银行并未回复记者的采访。
 
再来看不良贷款借款人第二位的“重庆百吉四兴压铸有限公司”,涉及贷款金额2.3亿元,评级为次级,这也是不良贷款分类中的最轻级别。根据公开信息显示,重庆农商银行北碚分行曾于2018年4月对“重庆百吉四兴压铸有限公司”起诉,同时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曾于2018年4月公告过,“重庆百吉四兴压铸有限公司”在2018年3月申请公司破产重整。
 
上述信息,均已符合“可疑”类评级中涉及的“借款人或其法定代表人涉及重大案件,对借款人的正常经营活动造成重大影响”,以及“已诉诸法律追收贷款”的不良认定标准。
 
除了已被认定为不良贷款的客户之外,重庆农商银行部分“正常”贷款客户,是值得打一个问号。
 
根据招股书第497页披露,“隆鑫控股有限公司”是重庆农商银行贷款金额最大客户,贷款金额高达50.78亿元,占重庆农商银行净资本的比重高达6.11%,数据显示重庆农商银行并未将此笔贷款认定为不良。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隆鑫控股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隆鑫通用的控股股东,隆鑫通用在今年5月25日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及公司董事收到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警示函的公告》,指出丰华股份购买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发行的信托产品,认购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发行的非公开债务融资凭证,认购金额为4.8亿元;新兆投资为隆鑫控股控制的公司,资金最终提供给隆鑫控股及关联方使用,截至2018年年报披露日尚未偿还。不仅如此,根据《天眼查》显示,“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于今年3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涉及金额超过5千万元。可见,重庆农商银行针对该客户的贷款风险并不低,却并未被认定为不良。
 
除了贷款资产之外,重庆农商银行的其他资产也未必能够令人放心。根据招股书第530页披露,重庆农商银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前十大债券排名第一位的是“17湘潭九华PPN001”,涉及金额高达5亿元,票面利率为6.3%、主体评级为AA。
 
“17湘潭九华PPN001”的发行主体为“湘潭九华经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今年6月20日九华建设的多个“非标”融资产品出现付息逾期,应付未付的信托利息大约在1亿元左右,涉及多家信托机构;随后在7月9日,九华建设公告称,根据目前市场情况,公司决定上调“16九华02”存续期后2年的票面利率220bp至7.50%,这都指向该债券发行主体的兑付能力在快速下滑。
 
此外,重庆农商银行的控股子银行也是风险的集中地。例如该公司控股93%的“福建沙县渝农商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的另一股东为“福建金沙工贸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多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多次被法院强制执行;再如重庆农商银行控股93%的“云南西山渝农商村镇银行有限责任你公司”的股东还包括“云南华银园艺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多次被法院强制执行。
 
事实上,今年以来部分银行爆雷,多与股东层面的延申风险存在很大关系,重庆农商银行与多家资质条件不好的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子银行,这是否将成为重庆农商银行未来的重大隐患,也是值得投资者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