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清整打响攻坚战

2019-08-06 15:46 | 来源:未知

交易所清整打响攻坚战

  据了解,2019年7月18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第四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会议通报了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进展情况、总体形势和面临的主要问题,并就下一阶段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攻坚战的任务落实和工作措施进行研商部署。

  “金融资产类、邮币卡类、大宗商品类等类别交易场所仍有一些遗留问题和风险亟待解决,地方交易场所长效监管机制还不够健全完善,风险爆发和违规活动死灰复燃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因此,联席会议要求,要落实监管责任,加强日常监管,用好科技监管手段,掌握交易场所的动态情况,提高风险监测和问题处置能力。

  记者注意到,自监管层开启攻坚战以来,多次强调了健全完善长效监管机制,开始各项监管责任,并为了防止风险爆发和违规复燃,切实减少交易场所数量,剑指“未完成任务的不得新设”。

  攻坚时期:强调长效监管机制

  继“回头看”工作以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已进入攻坚战时期;而完善长效监管机制、加强日常监管等要求,是打赢这场攻坚战的重要要求。

  此前,有业内人士此前对记者表示,“清理整顿风暴的时间再长都是一时的,长效机制才是关键。有了机制做保障,外加监管不缺位,行业才可能持续健康发展。”

  监管层掷地有声地提出,“要建立健全交易场所长效监管机制,严防违法违规活动死灰复燃。”同时,要完善制度机制,尚未制订交易场所指导意见的部门和出台交易场所监管办法的地区要抓紧完成相关工作,已制订出台制度规则的部门或地区要根据实际情况和工作需要及时修改完善。

  同时还要求,要落实监管责任,加强日常监管,用好科技监管手段,掌握交易场所的动态情况,提高风险监测和问题处置能力,促进存续的交易场所合法合规经营。要培育行业健康生态,及时查处违法违规行为,支持合法合规的交易场所发展壮大。

  记者注意到,去年9月13日召开的“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专题会议”,首提“全面决胜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攻坚战”,并要求“稳妥有序推进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化解工作,全面完成清理整顿任务,健全完善长效监管机制”。

  而在2018年8月底,证监会答复政协“关于制定出台全国统一的地方交易场所管理办法的建议”时也曾提及,健全完善各类交易场所相关领域和地方监管规则,积极研究论证在国家层面出台交易场所监管规则的方式方法,进一步增加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的制度供给,促进地方交易场所逐步走上规范发展道路。

  实际上,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各地陆续出台交易场所长效的监督管理细则。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包括浙江省、海南省、山东省、云南省、江苏省、北京市、上海市、重庆市等超过20个省市出台了有关交易场所的管理办法或监督细则。

  与此同时,今年年初下发的通知文件初现“日常监管”的态势。本报曾独家报道,2019年1月29日出台了《关于三年攻坚战期间地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有关问题的通知》(清整办函[2019]35号,以下简称“35号文”)。

  在日常监管方面,根据35号文,监管部门对金交所的数据报送项目做了调整,并明确各省级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在每一季度结束后7个工作日内,通过当地证监局向清整办报送。

  金交所监管方面需要报送多个表格内容,涉及金交所的基本情况、分支机构、业务(产品)类型、合作互联网平台(或其他第三方)、融资方信息等。具体来说,包括股东、实缴资本、分支机构情况、季度成交额、季度营业收入、机构客户资金余额、自然人客户资金余额、交易品种变更、投诉及处理情况、公安机关立案情况等信息。由此可见,监管层对金交所清理整顿和风险处置工作的重视和细化程度。

  减少数量:未完成任务不得新设

  “要切实减少交易场所数量,合法合规但业务范围重叠的交易场所要按类别有序整合,未按要求完成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任务的地区,原则上不得批设新的交易场所。”

  事实上,此前的35号文针对“关于交易场所整合及新设问题”,就已提出类似的要求,包括“要确保在2020年底前全部整合到位”“整合工作未完成的,原则是不得新设交易场所”等。

  自2011年底《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下发以来,国内各类交易场所历经了三轮清理整顿。第一轮清理整顿重点为文交所和黄金交易为主的贵金属交易所。第二轮始于2014年6月底的现场检查,重点针对贵金属、原油OTC模式。2017年初开始的第三轮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清查支付通道,关闭微盘、微交易,邮币卡发售全面停盘,首提金交所业务风险,“关停并转”和同类“一省一家”,并要求未完成任务不得新设。

  但是,从此前两轮清理整顿来看,交易场所数量过多过滥、不减反增,且常常“春风吹又生”。

  记者注意到,2009年天津文交所成立于2011年底,国内文交所数量超过40家;在整顿黄金交易所后,2011年至2013年成立至少20家白银交易平台。

  根据2017年1月9日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的通报,地方交易场所摸底调查结果表明,国内共有1131家交易场所,与前一轮清理整顿后保留的交易场所相比,总量增加了331家。

  以金交所为例,天眼查显示,至少超过20家金交所平台在2015年成立;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通过地方审批备案的金融资产交易场所70多家;而根据天眼查查询结果,带有“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字样的公司多达9700多家,2018年以来仍有富银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西安国寿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多家金交所平台注册成立。

  另外,在具体执行层面,各类交易场所的“关停并转”和“一省一家”也遭遇到极大的挑战。比如,“回头看”工作屡屡延期、各省市“白名单”难产、停业的现货类和邮币卡类交易场所“等等看”,因而交易乱象屡禁不止,违规活动伺机复燃。

  对此,第四次联席会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坚持问题导向,统筹谋划、分类指导、精准施策,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和突出问题上出实招硬招,稳妥解决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和风险。

  具体来说,要坚决防范和化解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风险。要平稳处置邮币卡类交易场所风险,压实交易场所责任,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要妥善解决大宗商品类交易场所问题,依法稳妥处理信访投诉,进一步健全完善退出机制,风险处置完毕的“僵尸交易场所”要限期撤销或转型。要坚持稳中求进,讲究方式方法,把握好节奏和力度,切实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

  “关停并转”:行业整合洗牌期

  颇值一提的是,随着清理整顿攻坚战不断深入,部分地区“关停一批,整改一批,转型发展一批”,各类交易场所也进入整合洗牌期。

  2019年5月6日,浙江舟山大宗商品交易所发出《公司解散公告》,一时引发业内关注,但对于“为什么解散”“是否合并到中国(浙江)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等问题暂未见官方回应。

  2019年4月30日,湖北省印发了《关于开展全省交易场所清理规范工作的实施方案》,明确支持15家正常经营交易场所做大做强,点名涉及清理规范的11家交易场所。其中包括撤销关闭2家,限期整改5家,转型发展4家。同时,根据湖北省的相关要求,在期限内未整改到位,或整改后1年未能成功转型实际开展业务的,将予以撤销关闭。

  在此之前,北京市也陆续披露了退出监管范围的北京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北京华彬艺术品产权交易中心等7家交易场所。

  相较于关停违规交易所,同类交易场所的整合显得更艰难。在整合方面,江苏邮币卡交易中心是业内一个案例。据了解,该交易中心是由江苏省文化产权交易所和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整合的平台,于2018年9月27日获得筹建批复。今年3月26日,其公告称,将根据审批和备案情况,进一步完善筹备工作,做好开业准备,但是目前暂无新动态。

  另外,“关停并转”背景下金交所行业洗牌也在持续。作为“回头看”和攻坚战的重点对象,监管曾多次提及“防范和化解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风险”,多次划定金交所业务范围,并要求用1~2年时间逐步化解存量风险。

  在存量化解方面,记者近期从大连金融交易所方面了解到,其已于今年3月引入新股东雪松控股集团,并通过股东增资“牵头化解大金所当前已暴露的所有风险”。

  天安(贵州省)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某高管人士此前也向记者透露称,公司已引入国企背景的控股股东,注册资本由原来的1亿元增至3.33亿元,在化解存量风险的同时提升抗风险处置能力。

  然而,部分金交所的乱象仍然没有得到杜绝。比如,西南地区某省级金交所向会员推介“非公开定向债务投资工具”等融资类产品;华东某省级金交所面向会员转让省内国企的应收账款收益权产品;部分金交所的APP平台注册仅需钩选“合格投资者承诺书”即可……

  第四次联席会议最后强调,打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攻坚战。各地区各部门要高度重视,加强领导,联席会议将对各地区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攻坚战工作进行监督、指导和评价,定期通报工作进展情况。要盯住目标,狠抓落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和联席会议相关政策要求,制订完善工作方案,做到“一所一策”,明确具体工作责任人和时间进度要求,抓紧开展工作。要勇于担当,主动作为,切实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按照时间进度和政策要求,紧紧围绕稳妥处置遗留问题和风险、撤并整合交易场所、建立长效监管机制这三项任务,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坚决打好打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