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再度折戟港股

2019-01-12 15:29| 来源:未知

金融科技再度折戟港股


      在深圳阿里园区,有一层属于Welab的中国子公司——我来贷。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按原计划在2019年上半年,其薪资应该会获得一个大幅提升。
 
  不过,近期港交所披露易的官网上显示,半年前Welab在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已处于“失效”状态。据港交所定义,上市申请状态包括“处理中”“没有进展”“已上市”及“被发回”,其中“没有进展”包括三种情况:“失效”“撤回”和“被拒绝”。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既定时间内没有完成上市前的审核步骤,例如数据更新等,则会导致上市申请失效。
 
 
  对于Welab终止IPO的原因,我来贷对记者表示不便回复。但同时公司也表示,2018年公司的业务量不错,数据相对乐观。
 
  不少业界人士亦分析,港交所虽未明示,但仍希望互联网信息中介平台能取得备案之后再上市。此外,2018年境外资本市场相对较冷,港股公司普遍破发或股价腰斩,2019年预计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因此并非上市时机。
 
  港股“折戟”
 
  根据官网显示,Welab集团于2013年成立于中国香港,2014年进入中国内地。目前,Welab旗下主要有三家子公司,在中国内地的移动贷款平台“我来贷”、香港线上贷款平台Welend,以及在印尼的金融科技合资公司AWDA。
 
  成立之初,Welab集团一度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2015年6月,我来贷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俄罗斯投资机构DST 创始人、美国ICONIQ资本,以及红杉资本和TOM集团。2016年1月,我来贷宣布完成10亿元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公司领投,荷兰银行集团ING及粤科金融集团等机构跟投。2017年11月,我来贷宣布获得15亿元战略融资,此次投资方包含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IFC以及其他大型国际银行。
 
  2018年7月, Welab集团决定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在近期,据披露易官网显示,其招股书已处于失效状态。对此,记者电邮港交所,但截至发稿前,港交所暂未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Welab并非近期第一家申请失效的金融科技公司。2018年4月,凡普金科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然而10月底其上市进展状态显示为“失效”,招股书的更新日期停留在10月22日。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认为,“多家互金公司赴港上市后股价腰斩,投资人损失惨重,再加上互金行业国内监管政策不明确,导致港交所对相关企业上市持有谨慎态度。”
 
  有准备赴美上市的互联网金融机构高管对记者分析其自家情况称,公司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点在境外上市,并不指望能从资本市场获得多少资金,对于从二级市场融资一事基本抱有零期待。公司选择海外上市的主要目的是背书作用,此外当地政府会给予上市公司很多政策上的优待。
 
  八成资金来源为P2P
 
  曾备受资本市场青睐,目前又折戟港交所,Welab集团这四年的业务情况如何,未来是否有可能再度上市?
 
  从其招股书显示,Welab集团的主营业务主要包括三类。
 
  Welend持有放债人牌照,为中国香港地区的纯线上消费贷款平台。2017年平均贷款金额为8.7万港元,平均还款期为三至四年,平均实际利率为24.7%。
 
  我来贷为资金合作方提供线上客户获取、反欺诈及信贷风险管理、贷款申请处理及贷款管理服务。截至2018年3月31日,我来贷累计超过2800万用户,撮合贷款133亿元,往期M3逾期率为0.4%~1.5%;2017年,平均贷款额为6752元,平均还款期为10.6个月,平均年化利率为25.5%。
 
  此外,Welab也提供对公司的技术输出服务,即B2B服务,为企业客户提供消费贷款技术解决方案。
 
  根据招股书中披露的营运指标,从2015年~2017年,Welend发放贷款金额为18.64亿港元,我来贷撮合贷款金额为110.02亿港元,B2B服务撮合贷款金额为22.39亿港元。
 
  其中,在Welab集团业务中业务体量较大的我来贷,其资金来源主要为持牌金融机构和P2P,持牌机构包括城商行、消费金融公司及小贷公司等。公司虽未对外披露P2P合作伙伴,但披露了P2P资金占比由2015年的30.9%提升至2018年一季度的85%。
 
  对于为何P2P资金占比升至85%,我来贷并未正面回应,仅对记者表示公司在2018年6月之后,开始逐步扩大持牌机构的资金比例。
 
  目前来看,Welab集团在2015年~2017年三年内仅2017年实现盈利,其他两年均亏损。其中,2015年营收2156万美元,亏损1352万美元;2016年为3033万美元,亏损2477万美元;2017年营收为1.55亿美元,净利润为1769万美元。
 
  有网贷平台高管告诉记者行业震动的影响,公司最终营收基本只能和2017年持平,比预期少了一半,但这已经是行业内为数不多较为乐观的情况,其他有的平台直接腰斩一半,更多是直接倒闭的。
 
  我来贷严重依赖P2P平台的成交量获得资金,其业务是否会受到行业震动的影响?我来贷只告诉记者,2018年公司的业务量还是很不错的,数据应该是比较乐观。
 
  有我来贷的两位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行业震荡潮期间,公司的业务量确实深受影响,但在2018年底的两个月已快速回升,所以公司总体业绩比较乐观。
 
  拓展新业务
 
  Welab集团在2018年下半年已逐渐将业务拓展到新的地区和领域。2018年9月,WeLab宣布与印尼大型综合企业集团PT Astra International Tbk(以下简称Astra)旗下子公司PT Sedaya Multi Investama(以下简称SMI),联合成立合资公司PT Astra Welab Digital Arta(以下简称AWDA),主要是借助大数据技术,为客户提供多元化的金融产品及解决方案,即给客户提供金融信贷服务。此外,AWDA会针对零售客户推出手机贷款产品,并为企业客户提供金融科技解决方案。
 
  我来贷对记者表示,集团关注印尼市场已有两三年的时间,当前印尼的智能手机用户增长迅速,预期至2021年每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5%。
 
  据记者了解,印尼的人口基数为东南亚第一,2018年达2.6亿,以及其超前消费、及时享乐的消费习惯确实有利于信贷业务的开展。但随印尼当地的企业以及世界各地的企业在此抢滩,行业竞争激烈,印尼监管方也开始高度关注信贷领域,这意味着Welab集团在印尼将面临逐步趋严的监管环境。
 
  2018年3月,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OJK)表示会对金融科技公司加强监管,设定贷款利率和贷款规模设定,并联合Google Play检查财务榜上架的P2P应用资质,对于不符合资质的全部下架。7月,OJK召集警察、GooglePlay代表、从业者等相关各方开会并下发通牒:所有在印尼没有注册的P2P产品必须在晚12点下架。违令者将会被强制查封公司和银行账户。8月,OJK撤销了5家Fintech公司的经营许可证。
 
  除往外拓展业务,在2018年5月30日,随香港金管局发布《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明确指出 “银行、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请在香港持有和经营虚拟银行”。当时,2018年8月,Welab集团亦向香港金融管理局递交虚拟银行牌照申请。我来贷向记者透露,目前已收到香港金融管理局的进一步通知,预计最终结果会在2019年第一季度落定。
 
  对于之后,Welab是否有继续上市或寻求新一轮融资的打算,我来贷对记者表示,IPO并非唯一的出路,之后是否继续上市,尚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