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进入快车道

2018-12-28 11:12| 来源:未知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进入快车道

        建设、中行成排头兵 旗下理财子公司申请获批

  2018年12月26日,银保监会正式批准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申请。根据中国银行此前公告,拟出资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发起设立中国银行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所属一级全资子公司管理,注册地拟为北京。

  建设银行则拟设立建信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不超过人民币150亿元,作为建行所属一级子公司管理,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

  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设立申请获批后,根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筹建期为批准决定之日起6个月。未能按期完成筹建的,应当在筹建期限届满前1个月向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提交筹建延期报告。筹建延期不得超过一次,延长期限不得超过3个月。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两家银行的申请就正式获批,速度超预期,反映出监管部门希望通过理财子公司加快推动银行理财业务转型发展、回归本源。

  建设银行称,将根据中央精神和监管要求,继续扎实稳妥做好建信理财子公司的各项筹备工作,更好地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畅通经济循环,提高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根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理财子公司可发行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

  建设银行称,这有助于引导理财资金以合法、规范形式进入金融市场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建信理财子公司未来将通过公司化、专业化、市场化、国际化的运营管理,着力提升投研、交易、风控等资产管理综合服务能力,支持优质国有、民营、小微企业发展,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服务实体经济探索更多路径,为维护资本市场稳定展现更多担当。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理财子公司的设立对股市的直接影响不大,但理财子公司的产品可直接投资股票,无疑有助于提振股市信心。考虑到业务开展初期银行自身风险偏好等因素,预计投向权益类市场的资金有限,但长期来看,权益类资产比重将有所上升。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金融分析师杨慧敏表示,2019年理财子公司暂时还不能实现大规模的开业,且理财子公司在权益类投资方面人才缺口较大,所以理财资金并不会大规模入市,对股市影响不会太大。

  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认为,理财子公司将打通非标融资渠道和权益配置通道,解决我国目前融资供求方式不匹配问题,真正实现扶持实体经济发展意图,同时为二级市场引入中长期投资资金,实现提振股市的意图。

  后备军源源不断 多家银行正抓紧申报

  “两家银行的申请被批准是一个标志,未来会有更多银行加入到被批准筹建理财子公司的行列当中。银行理财子公司将成为未来市场新型主体,是资管行业的重要参与者。”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后续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会进入常态化阶段。

  市场人士预计,2019年一季度或将有一批拟设理财子公司的银行集中获批。对此,某股份制银行资管部高管表示:“在正式提交申请之前,有一个与监管部门沟通的过程,在沟通和斟酌好材料是否齐全、方案是否完善等细节后,我们才会确定正式申报,监管部门才确定正式受理时间。”从申请时间看,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比较积极。

  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有26家商业银行拟设立或意向设立理财(资管)子公司,包括5家大型国有银行、9家股份制银行、邮储银行、9家城商行和2家农商行等。多家中小银行表示,拟在合适时机引入战略投资者,另有两家明确表示拟引入战略投资者。

  广州农商行和重庆银行近日在同一天宣布设立理财子公司。广州农商行的公告显示,该行拟发起设立珠江理财,持股不低于51%,引入战略投资者持股合计不超过49%。重庆银行的公告称,拟成立渝银理财,持股比例不低于51%,考虑该行先行出资,后续引入战略投资者。

  多位专家和券商分析人士表示,考虑到较大的理财业务存量及后续资本注入,设立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门槛非常高。部分中小银行主动与其他机构合作出资设立理财子公司,可以说是顺势而为,既保住了理财资管业务,也不需要在初期就投入过多资本。

  “在资管新规实施以后,银行资管业务短期内进入了转型阵痛期。但从长期来看,我国银行资管发展空间广阔。”杨荣表示,未来中小银行可以“抱团取暖”,通过与其他机构合作出资的形式来破除成立理财子公司的障碍。由于在客户群体、资产配置倾向等方面的差异,大银行旗下其他资管子公司也可以与理财子公司之间发挥协同效应。此外,虽然未来通道类业务比重将逐步减少,但银行理财资管业务可能更加倚重外部合作机构的投研实力。

  资管业迎来大发展 业务空间广阔

  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正式落地,这将会对现有银行理财市场及整个资管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

  融360分析师杨慧敏认为,一些资管能力较弱的银行将会退出资管市场。杨慧敏表示,一些理财规模较小的中小银行,可能会由于资质或其他原因放弃设立理财子公司,回归银行的存贷业务。

  此外,杨慧敏指出,理财子公司成立初期,“类委外”模式将成为不少理财子公司快速发展业务的重要方式,所以会促进“银证合作”业务的发展。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也表达了类似观点,薛洪言表示,理财子公司的入局,在加剧市场竞争的同时,也会凸显第三方渠道的流量和入口价值。届时,各理财产品发行机构与具备代销资质的互联网流量巨头的合作,有望进一步深化。

  另一方面,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会一定程度上冲击现有资管市场。杨慧敏指出,理财子公司成立后,银行理财会有更多的政策优势,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公募基金,尤其是货币基金产生一定的冲击。因为银行理财和其他资管产品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但银行理财在投资范围上相比公募基金更加宽泛,可以投资非标债权。未来银行理财和公募基金的竞争势必更加激烈。

  薛洪言认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竞争者是信托、券商子公司、基金子公司等机构。与信托等机构相比,银行理财子公司携渠道、品牌、客户等优势,会首先在同质化程度较高的定期理财产品领域带来洗牌效应,反过来也会倒逼信托等机构加大产品创新,强化产品的差异化和错位竞争。从行业的角度看,有利于加速推动更加多元化理财产品体系的搭建和形成。

  杨慧敏看来,私募基金或迎来一定的机遇。《办法》中规定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可作为理财子公司的投资顾问,大部分理财子公司成立初期,一定程度上面临着权益类资产投资管理能力的欠缺,寻找外部的投资顾问将成为大部分理财子公司的选择,所以未来私募基金这部分业务或有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