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对未来有何担忧?

2018-08-17 15:49| 来源:未知

基金经理对未来有何担忧?

  亚洲新兴市场在风险偏好方面处于十字路口,贸易纠纷、美元的整体走势,美联储紧缩以及预期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是现在以及进入2019年的关键驱动因素未来6-12个月全球信心如何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在放松流动性状况、支持增长并在不会引发资本外流的情况下允许在岸人民币走弱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公司在亚洲外汇和利率的头寸“仍然相对较小,且是战术性持仓。我们对该地区大多数国家的基本面持建设性观点,”并认识到上半年过后相关资产较为便宜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前瞻性指引,加上通胀低于目标水平的状况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将使欧洲和日本的利率在相对较低的水平持续更长时间,并抑制亚洲新兴市场利率的上升

  东方汇理

  东方汇理驻伦敦高级新兴市场债务经理Esther Law,该公司管理资产的规模相当于1.67万亿美元:

  “现在判断整个新兴市场是否迎来拐点还为时过早。总体来说,贸易战、制裁和选举在消息面上仍存在许多风险,这些风险可能会在短期内使新兴市场汇率和政府债券投资者紧张不安”“亚洲外汇和债券的主要威胁因素包括贸易战的进一步发展,核心收益率攀升以及美元走强。我们试图保持较短的整体久期,并专注于新兴市场外汇的相对价值押注”在人民币企稳后,公司最近增加了亚洲新兴市场风险敞口印度尼西亚是公司在亚洲新兴市场外汇和政府债券的首选

  富达国际

  富达国际驻香港的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Eric Wong,该公司管理资产规模4310亿美元:

  随着中国政府为了应对快于预期的经济减速而加快经济刺激步伐,亚洲新兴市场势将得到提振不过,该地区尚未抵达转折点,因为在接下来的3-6个月中仍面临多重风险,包括即将到来的美国中期选举,这可能会加剧贸易战青睐马来西亚政府债券和中国公司本土债券“菲律宾是一个令我们感到担忧的市场。通货膨胀令人惊讶,而增长并不鼓舞人心。上周央行采取了正确的措施,加息50个基点,但鉴于他们所处的周期阶段以及通胀动态,他们仍落后于趋势”

  道富

  道富环球投资管理驻新加坡的亚太区固定收益部门负责人Ng Kheng Siang,该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接近2.73万亿美元:

  大多数亚洲新兴市场的本币政府债券市场有所企稳,不过这种局面可能很快就会被土耳其基本面走弱等事态搅动主要威胁在于“全球风险人气的突然变化,目前贸易关税的发展是关键,以及令市场感到意外的政府和央行的政策突然转变”“考虑到整体风险情绪仍偏负面,因此新兴市场货币仍然面临逆风”

  联博

  联博驻首尔高级投资组合经理Yoo Jae Heung,该公司管理5400亿美元的资产:

  短期困境包括美国利率上升引发的美元走强,美中贸易战升级以及一些新兴经济体的政治不确定性与2013年的减码风暴(taper tantrum)相比,鉴于有利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测,新兴市场的中长期基本面依然乐观 

  英杰华

  英杰华投资驻新加坡亚洲利率和外汇主管Stuart Ritson,该公司管理资产超过4820亿美元:

  “亚洲新兴市场外汇和利率近几个月已经大幅重新定价,几个市场的估值因此具有吸引力。但是,围绕更广泛的新兴市场的担忧可能会在短期内抑制风险偏好”尽管如此,鉴于亚洲经济体相对强劲的基本面,其他地区的任何风险蔓延造成的影响都可能是短暂的 近几周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等一些收益率较高的亚洲市场的跨境资金流出趋于稳定,这表明这方面带来的阻力将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