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数无视降息上冲

2019-09-20 14:57 | 来源:未知

美元指数无视降息上冲 

近日,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后,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张刚(化名)再度买涨美元指数。

“因为8月美联储扣动降息扳机后,美元指数不跌反涨,甚至在9月初创下年内新高99.36,我们认为历史还会重演。”他解释说。

美元指数无视降息上冲 新兴市场贬值压力再起

张刚的这份底气,主要来自美联储内部围绕未来降息的巨大分歧。

美联储最新的利率点阵图显示,尽管美联储7位委员认为年内有必要再降息一次,但另外10位委员则倾向年内不再降息。更重要的是,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2020年预期利率不会有变化,但2021年与2022年预期各加息一次。

“这意味着美联储尽管采取了两次降息措施,但并未改变美联储当前设定的加息周期步伐。换言之,当前美联储降息依然仅仅是加息周期中的一次调整,并不意味着货币宽松周期就此开启。”他分析说。这也是不少对冲基金无视美联储降息转而看涨美元指数的最大原因之一。

记者注意到,截至北京时间9月19日21时,美元指数在美联储降息后,从98.6小幅回落至98.25附近,几乎回吐了前一个交易日涨幅。

“9月19日美元汇率之所以小幅回落,主要是受到量化投资模型因降息而自动削减美元头寸所致,但这却给我们创造不错的抄底机会。”张刚透露。随着美元指数小幅回落,他发现不少对冲基金同行都在抄底增持美元多头头寸。

值得注意的是,美元“无视”美联储降息效应反而趋于上涨,正令不少新兴市场货币遭遇日益严峻的贬值压力。

数据显示,在9月初美元指数创下年内新高期间,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几乎抹平今年以来全部涨幅。其中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与匈牙利福林等新兴市场货币跌幅分别达到33%、7%与6.8%。

惠誉评级相关负责人James McCormack对此表示,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与美元趋于走强,很多外债占比偏高的新兴市场国家因偿还美元债务压力骤增,未来一两年信用评级下调压力高于上调,由此带来当地货币贬值压力骤增。

不过,人民币汇率则显得“独善其身”。

截至北京时间9月19日21时,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7.0954附近,境外离岸人民币汇率则触及7.0927,未“感受”到美元趋于上涨所衍生的下跌压力。

“究其原因,一是美联储降息令中美利差再度走高,二是美元趋于走强令新兴市场货币遭遇贬值压力,驱动更多全球资金涌入相对安全的人民币资产避险,令人民币均衡汇率反而趋于平稳波动。”麦格理银行新兴市场外汇分析师Viktor Shvets指出。

在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看来,在美联储9月降息靴子落地后,金融市场的注意力正再度转向全球贸易局势变化,这也是影响未来人民币汇率波动方向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降息反成买涨美元信号

“现在华尔街金融机构都感觉到,美联储最近两次降息都显得不情不愿。”张刚向记者透露,这也是每逢美联储降息后,买涨美元指数热情骤然高涨的原因之一。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分析说,这背后,是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持续看好,令金融机构意识到“美债收益率倒挂—消费数据走弱—经济金融危机”的风险传导链尚未启动,美国经济依然有望延续“减速不失速”走势,纷纷调整因美联储降息而看跌美元的交易策略。

加之近期沙特油田遇袭导致油价回升与美国CPI趋于上涨,更令市场预感到美联储倾向放缓降息步伐,具体表现在9月以来押注美联储10月降息的几率从98%降至70%,也会带动量化投资基金削减对美元空头的押注,令美元汇率重拾涨势。

黄俊则向记者指出,美联储最新利率点阵图表明美联储并没有大幅转向降息宽松周期,即当前降息措施未必具备延续性,这无疑浇灭了众多金融机构押注美联储大幅快速降息的预期,迫使他们意识到过度押注美元贬值存在巨大风险,不得不对美元空头进行平仓。

张刚透露,当前不少对冲基金之所以无视美联储降息举措而逆势买涨美元的另一个底气,是他们注意到全球贸易局势变化对美元指数涨跌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美联储降息举措。

“事实上,在全球贸易局势骤然紧张期间,避险资金涌入令美元指数两次出现大幅上涨,令货币宽松-美元走弱的传统交易逻辑被彻底打破。”他指出。8月中旬以来,多数华尔街金融机构将美元交易模型里的贸易因子权重大幅调高,甚至远远超过美联储降息因子,这也导致9月美联储降息举措对美元下跌的影响力被大幅削弱。

在他看来,在9月美联储降息引发美元指数小幅回调期间,对冲基金之所以积极趁机抄底美元指数,很大原因是为未来全球贸易局势再度“反复波折”未雨绸缪。

“事实上,很多对冲基金不仅在逆势买涨美元,还趁着10年期美债收益率回升至1.8%附近期间大举加仓美债,因为他们正在押注只要全球贸易局势再度紧张或英国脱欧等风险事件发酵,全球避险资本又会涌入美债美元,令他们坐收价格上涨收益。”张刚指出。

人民币汇率企稳获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元指数无视美联储降息而趋于上涨,人民币汇率因此受到的下跌压力则明显减弱。

截至9月19日20时,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均未跌破7.10整数关口,呈现小幅下跌波动状况。

“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不再将美元上涨作为投机沽空人民币套利的重要筹码。”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人民币汇率“破7”以来,离岸市场人民币6个月远期汇率较即期汇率的价差均值仅有237个基点,远低于去年四季度人民币逼近“7”期间的415个基点,表明市场对人民币看跌的预期较去年底大幅降温,二是全球多国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导致“资产荒”现象再起,而中国央行不跟风降息则令人民币资产收益优势再度扩大,吸引大量全球资本涌入人民币资产“避险”,令人民币汇率企稳获得极强的支撑。

数据显示,截至9月18日,9月以来通过沪港通与深港通投向A股的北向资金净流入高达432亿人民币,达到过去两个月月均净流入额的3.4倍。

张刚所在的基金内部交易团队认为人民币汇率正“受益”美元走强趋势——具体而言,若美元走强导致其他新兴市场货币面临严峻贬值压力,大量投向新兴市场的资金就会涌向人民币资产避险,这种状况已在9月初美元指数创年内新高期间出现过一次,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与经济局势多变,多数对冲基金认为这种状况还会反复出现,甚至成为一种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