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加基金成“永远的痛”

2019-01-26 10:58| 来源:未知

互联网加基金成“永远的痛”

公募基金2018年四季报已悉数披露,基金业绩表现不佳的原因皆有迹可循。其中,部分基金经理还在季报中直接道出了失利的缘由,例如基金经理王筱苓就在她管理的工银瑞信消费服务四季报中提到:“由于本基金是消费服务行业基金,而4季度大消费行业跌幅居前,因此本季度净值表现不佳。”

  

放眼全年,该基金的净值回撤了19.72%,但在工银瑞信权益类基金中并不算回撤幅度大的基金。据记者统计,公司2018年之前成立的42只权益类基金全年平均净值增长率为-21.45%,而同期公募主动型权益类基金的平均净值增长率则为-18.65%。其中工银瑞信高端制造行业的净值增长率仅为-41.81%,不仅在公司权益类基金中排名垫底,在849只万得同类基金中也仅排在第840位。

  

而拉长周期看,Wind数据统计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末,近三年净值增长率在-50%以下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工银瑞信旗下的互联网加、创新动力、稳健成长、高端制造行业和主题策略5只基金“榜上有名”,与华商基金并列成为“上榜”数量最多的公募基金公司。

 

互联网加成“扶不起的阿斗”

  

根据Wind近3年主动型权益类基金净值增长率统计结果,《红周刊》记者发现,工银瑞信“上榜”的基金中,工银瑞信互联网加在2016年初至2018年末的净值回撤幅度高达63.69%,是近3年来内地公募主动型权益类基金中净值回撤幅度最大的一只。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在Wind权益类基金复权净值排行中,截至1月24日收盘,工银瑞信互联网加的净值仅为0.27元,是目前唯一一只复权单位净值低于0.3元的基金。

  

对于该基金业绩“长熊”的原因,诺亚研究工作坊研究员褚志朋表示:“首先,该基金成立于2015年6月5日,市场行情位于股灾1.0前股价高点,成立之后便迎来了市场大跌;其次,基金自成立以来始终以中小板和创业板股票配置为主,而2015年‘股灾’至今,中小创并没有迎来相对强势的行情,因此该基金的净值表现长期在谷底徘徊。”

  

而其净值的持续走低,无疑给长期持有该基金的投资者带来了损失。尤其是参与认购的31.08万户投资者,由于该基金在封闭期过后,基金净值就开始“断崖式”下跌,此后净值又一路走低,这部分投资者很大可能没有赚到钱;如果上述投资者一直持有基金份额,截至2019年1月24日收盘,其亏损已经达到了72.9%。除了投资者外,该基金也给公司带来了“损失”。基金规模从成立之初的197.33亿元缩水至2018年末的26.33亿元,而公司各报告期末的净利润总额也仅有-85.0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业绩欠佳并不是一位基金经理的责任。在成立不足4年的时间里,已经先后有王烁杰、刘天任、单文、黄安乐和张继圣5位基金经理参与管理。但从结果来看,即使基金经理多次更迭,基金的业绩也未能否极泰来。

  

聚焦当下,这只基金目前由黄安乐和张继圣共同担纲,其中张继圣的任职时间还不足两个月。从业绩来看,工银瑞信互联网加2018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36.95%,在849只同类基金中也仅排在810位。

  

究其业绩欠佳的原因,主要由重仓TMT所致,基金经理也在季报中直言不讳这一失误,基金经理在三季报和四季报中都曾表示:“由于本基金配置较重的TMT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较大,因此基金净值受损。”而据记者统计,从二季度末,在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中,TMT的类公司就有6家,其中先导智能、航天信息、恒生电子和万华化学4只TMT股也出现在了该基金三、四季度末的重仓股之中。而在2018年二季度初至2018年末期间,这4只个股均出现了下跌,平均跌幅为17.02%。

  

此外,《红周刊》记者发现,2018年公司旗下净值回撤超过30%的其他7只权益类基金中,高端制造行业、主题策略和精选平衡3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均为黄安乐。对此,德胜基金研究员杨正飞分析:“黄安乐风格比较激进,基金的持股集中度比较高,也就意味着多只基金的持股重合度较高;因此其他基金业绩欠佳的原因与互联网加类似。”

 

权益类基金“病因”起底

  

纵览工银瑞信主动型权益类基金,以截至2018年末近3年净值增长率为参考,公司纳入统计的34只基金的3年平均净值增长率为-22.94%,低于-18.64%的行业平均水平,其中有27只基金的净值在过去3年间出现了回撤。

  

净值长期下挫使得目前工银瑞信存在许多低净值的权益类基金,截至2019年1月24日,公司旗下净值低于1元的权益类基金有19只,其中净值低于0.6元的有5只。对此,贾志认为:“从时间上来看,工银瑞信旗下很多权益类基金都是在2015年股市接近最高点时成立的,然后因为股灾,这些基金的业绩都受到了影响。”

  

观察5只净值低于0.6元的基金,记者发现,除了创新动力成立在2014年以外,互联网加、农业产业、新材料新能源行业和生态环境这4只基金分别成立在2015年的6月5日、5月26日、4月28日和6月2日,均在股灾1.0之前。

  

不过褚志朋则认为,公司发行较多主题基金,或成为公司权益类基金长期业绩欠佳的主因。在他看来,单一主题很难有持续的行情,2015年以来,只有消费股持续的行情较长。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公司旗下有明确主题的权益类基金有25只,涵盖了金融地产、信息产业、高端制造、医疗保健等行业主题,以及新蓝筹、中小盘成长和大盘蓝筹等投资主题。

  

而在2018年整体萧条的市场环境下,公司主题基金的净值悉数出现回撤,其中文体产业回撤幅度最小,为-10.16%,而高端制造行业的回撤幅度最大,为-41.81%,也是公司回撤幅度最大的权益类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