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进入新资产泡沫周期

2020-07-19 13:13 | 来源:未知

美国正进入新资产泡沫周期

  卫安危机的爆发,令今年全球经济遭受重创,为了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纷纷推出了超级纾困政策,由于危机的货币化,所以在欧洲遭遇百年来最严重危机、英国遭遇300年来最严重危机的一系列背景下,发达经济体目前却维稳了市场。
 
  美国当前站在卫安风暴最前沿,IMF最新预计美国经济第二季度暴跌37%,2020年全年萎缩6.6%。但是美国不仅用3个月时间就彻底扭转了股灾,而且纳斯达克市场连创历史新高,同时美国的房价也出现了较大幅度上涨,这令美国看起来似乎很美妙,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日前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时期。在正常的经济衰退中,失业率会上升,逾期贷款会上升,坏账会上升,房价会下降,如今全都没有发生,相反储蓄上升了,收入上升了,房价上升了”。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因为这是货币泡沫导致的中短期稳定,并不具有长期稳健性,从市场的实际表现来看,美国正在全力鼓吹新泡沫,这令全球金融市场长期风险敞口又在不断扩张。
 
  一、美国的超级纾困规模
 
  截止7月16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为7.1万亿美元;截止7月19日,美国国债总规模约为26.54万亿美元。而2月末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还维持在4万亿美元左右,去年底美债规模才突破23万亿美元。
 
  鉴于美国财政悬崖的来临,上一轮纾困额度即将用尽,美国不得不继续纾困,美经济顾问库德洛周六表示:7月底是对下一份刺激计划的初步时间目标。
 
  预计新一轮纾困规模在万亿美元左右,这将令美联储资产年底超8万亿美元水平,而美债规模将进一步大幅扩张。美联储短期的货币超发与美债的高增长,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由于资金链没有出现断裂,所以美国市场表现为阶段性的稳定,似乎美国金融市场的问题已得以解决,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相反美国正走向新资产泡沫周期。
 
  二、美债泡沫化
 
  美债当前在高速增长,美国6月财政预算赤字录得8640亿美元,创纪录新高,而截至5月的本财年前八个月预算赤字为1.88万亿美元。不论从美国当前的双赤字增速来看,还是美债规模而言,都是几何增长,美债呈明显的泡沫化趋势。
 
  美联储当前已持有4.2万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约占美国未偿债务总额的22%。自3月利率降至零利率以来,美联储已经购买了约1.7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目前每月仍以约8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国债。
 
  更为关键的是,今年迄今,美国企债市场新发行的投资级债券总额已达到创纪录的1.28万亿美元,因美联储介入企债市场,美国创造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公司债泡沫,令美国企债规模几何增长,垃圾债规模也迅猛增长,美国金融市场的风险也在不断抬高。
 
  三、美股泡沫化
 
  在美联储疯狂转动印钞机的支持下,美国的散户们拎着纾困货币纷纷涌入股市淘金,博傻状态使美股不断超越风险红线,由于美国投资者目前依然把高估值股票视为防御性安全交易,这令标普500的市盈率目前来到了28倍,而纳斯达克市盈率则来到48倍,美股的泡沫化程度令人触目惊心。
 
  超级纾困、货币效应、大选效应、华尔街剪羊毛、救市等多重因素的叠加,令美股与经济基本面严重脱离,而美联储零利率与美债收益率的严重偏低,令美国资产定价进一步扭曲,这一现象不仅表现在美股上,同时也表现在美国房价上。
 
  四、美国房价上涨
 
  标普CoreLogic Case-Shiller 20房价指数代表了美国20座主要城市的房价走势,6月底出炉的4月房价指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为2018年12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美国房地产咨询公司Zillow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第一周美国住宅地产的价格中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4.3%,过去12个月的涨幅仅略低于近10年的均值。
 
  根据美国住宅贷款抵押机构房地美7月16日公布的数据,美国30年期抵押贷款利率跌破3%,为近50年以来首次;15年期抵押贷款利率也跌破了2.5%。显然屡创新低的抵押贷款利率又在不断刺激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投机性。
 
  综合来看,危机的货币化正使美国严重的金融化问题雪上加霜,美国金融市场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货币绞肉机,这不仅令美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进一步严重失衡,同时也在不断提高美国金融市场的杠杆率与投机性,导致美债、美股与房地产等资产日渐泡沫化,所以美国金融市场并没有真的稳定,只是在货币泡沫刺激下表现出了阶段性亢奋,从长期来看,美国金融市场的风险在进一步提高,这在美债低收益率与金价的坚挺上都得以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