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司面临巨额赔偿还是侥幸逃过一劫?

2020-03-26 14:29 | 来源:未知

保险公司面临巨额赔偿还是侥幸逃过一劫? 

 

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委会发表联合声明,原定于今年七月举办的东京奥运会确定延期。对于东京奥运会来说,自此成为现代历史上首届延期的奥运会。而对奥运会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延期绝不仅仅意味着暂停,带来的损失或将难以估量。

在众多波及的行业中,保险公司首当其冲,且由于可能赔付的金额巨大,成为此次延期事件中的“暴风眼”之一。

国际奥委会引入保险机制由来以久,2001年雅克·罗格就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后,就提出控制财政风险。据路透社报道,国际奥委会为每届夏季奥运会投保8亿美元的保费,以覆盖主办城市总额高达10亿美元的总投资,据其按照2%-3%的保费估计,国际奥委会可能为东京奥运会支付了约2400万美元的保费。

此前,由于新冠疫情的发酵,东京奥运会面临取消的传闻甚嚣尘上。有媒体报道称,若东京奥运会取消,仅“取消险”保险公司就得赔付约10亿美元;其中,仅为东京奥运会提供奥运“取消险”的慕尼黑再保险集团赔付额或高达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奥委会并非唯一可能获得赔付的相关方。安达保险相关风控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一场国际级的体育赛事牵涉各方利益,除东京奥运会主办方之外,日本当地相关商业投入方以及各个国家的赞助商、供应商,任何与东奥会有经济利益的相关方如果在2019年已经安排了取消保险,并取得了传染病的相关保障,都有可能获得保险公司的相关赔付。” 日前,瑞士再保险公司高管就于公开场合确认,如奥运会取消,将面临2.5亿美元的风险敞口。

 

在确认延期前,有关保险公司赔付疑云主要在于:新冠疫情作为一种新型传染病,是否在此次奥运会的承保范围内?

界面新闻了解到,标准事件取消保险往往不包括像冠状病毒这样容易传播的疾病,但伦敦安联全球公司高管则表示,大型事件保单持有人将传染病纳入至承保范围内。据悉,安联已与国际奥委会签署协议,将为2021年至2028年奥运会承保。

目前来看,取消的猜想并未成谶,那么延期的决定也会触发保险公司的理赔责任吗?

来自达信保险公司大型活动及特殊保险专家向界面新闻表示,赛事取消保险承保的是由于保险合同条款列明的意外事件的发生,使预定的赛事不能如期在指定地点举办或彻底取消时,导致主办方遭受损失,由保险人根据合同条款的约定进行赔偿。

也就是说,赛事延期同样包含在内,如传染病在承保范围内,保险公司同样不能逃过一劫,赔付金额也许会低于赛事全部取消的赔付金额,但仍要根据具体条款视定。

但此次新冠疫情的爆发,或将提高全球大型赛事举办方对于赛事取消险的重视程度。

当前由于赛事取消险费率并不低,出于投保成本的考虑,部分赛事往往会选择风险自留。北京奥组委财务部财务风险管理处处长周旺成曾表示,在对奥运会期间的天气、自然灾害、恐怖袭击等可能导致赛事取消的风险做了整体评估后,决定不以保险方式来转移这部分风险,并表示,需要考虑风险的概率与投保成本的核算。

不过虽然北京奥委会选择风险自留,但国际奥委会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购买了41.5亿美元保额的赛事取消保险,涵盖北京奥运会、2010温哥华冬季奥运会以及2012伦敦夏季奥运会。

上述信达保险专家认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至少能让更多企业认识到赛事取消险的重要性,有助于提高企业的风险管理。

那么,此次延期对于保险公司影响几何?

虽然公开的媒体报道多以损失惨重来形容保险公司的遭遇,但安达保险特殊行业风险部亚洲区文体娱乐行业负责人、核保经理刘静认为,整个国际国内保险行业尚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保险人也会利用国际风险市场中的其他风险工具进行风险分散和转嫁,例如风险债券等。

翻阅慕尼黑再保险年报,也证明了风险为其历年常态。2019年超过1000万欧元的重大损失总计达到31.24亿欧元,亿元级别的赔付也在2019年出现过,比如超强台风“海贝斯”,慕尼黑再保险曾损失约7.8亿欧元。

不过刘静认为,通过这次危机,不论是保险人还是再保险公司都会及时调整产品及市场方案,长远来讲,反而会带动保险产品的开发和新的市场需求。她表示:“保险人的专业就是经营风险,就取消险会否对保险公司产生重大影响不能一概而论。就我们所知,此次危机发生以后,各大保险公司的相关保险政策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重大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