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六家银行高管出手增持

2020-03-26 11:06 | 来源:未知

年内六家银行高管出手增持

3月25日,随着沪深两市大幅收涨,下跌多时的银行股也迎来了久违的上涨,当天以1.38%的涨幅收盘。
 
当日晚间,兴业银行公告,包括行长陶以平在内的部分董监高买入178万股公司股票,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人民币15元至15.79元。
 
就在这次上涨之前,银行股刚刚在19日出现一波大跌。为了提振信心,招商银行的高管还在23日出手增持。此前,触发股价稳定承诺的长沙银行已经披露了股东、高管增持计划。
 
由于面临股价稳定压力,2019年以来,A股上市银行中,至少已有13家银行的股东进行了增持,而且至少7家银行的董监高等管理层也同步出手增持。包括长沙银行在内,浙商银行、渝农商行等6家银行的高管均在近期进行了增持。
 
银行高管增持的直接原因是股价的持续下跌,已经触发了股价稳定承诺。浙商银行、渝农商行等新上市的银行,随着股价下跌,目前已经深度破净,面临着不小的股价稳定压力。
 
虽然都是增持自家股票,但各家银行高管的增持数量却有着明显差距。公开数据显示,一些银行高管单人增持数量便达数百万元,而一些银行十余名高管增持总量也不过百余万元。在这背后,也体现了不同银行高管的收入水平差距,但增持并未止住一些银行股价的下跌。
 
高管出手稳定股价
 
根据港交所披露信息,3月23日,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副行长汪建中、施顺华、王良等高管从二级市场买入该行股票,成交均价为30.03元至30.3元/股,共计买入814.22万元。
 
招行进行了增持的高管中,田惠宇以30.283元/股的均价增持7.01万股招行A股;王良、刘小明则分别增持了3万股、2万股,后两者目前为该行副行长、监事。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上述三人分别持有招行22万股、16万股、10万股。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招行股价一直处于相对高位。但从2020年1月初以来持续下跌,3月19日曾跌至最低的28.71元/股,较年初最高位的40.16元/股累计下跌11.43元,跌幅接近30%。
 
2019年一季度以来,大多数银行股持续走低,面临股价稳定的压力。浙商银行、渝农商行均在上市后不久破发,已经触发股价稳定措施实施条件。包括招行在内,A股上市银行中,共有邮储银行、浙商银行、渝农商行、南京银行、上海银行、长沙银行等13家银行的股东进行了增持。
 
在上述银行中,除了招行,邮储银行、浙商银行、渝农商行、长沙银行、苏农银行股东的增持均发生在今年,苏农银行、渝农商行则从去年一直持续到今年,而且高管也同步进行了增持。
 
新近触发股价稳定承诺,高管集体增持的是长沙银行。该行3月13日披露,其董事长朱玉国,行长赵小中,董事洪星、冯建军、李晞、陈细和、杜红艳,以及副行长伍杰平、王铸铭、胡燕军、张曼,董秘杨敏佳、本行监事长吴四龙等18名管理人员,合计将增持该行157.47万元的股份。
 
这已是该行第二次出手稳定股价。2019年8月5日至30日,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上年底8.78元的每股净资产,该行计划启动股价稳定措施,后来随着股价回升,计划没有实施。今年1、2月间,其股价再次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跌破8.78元/股,该行二次着手稳定股价。
 
而存在类似情形的浙商银行、渝农商行,高管此前已经出手增持。2019年上市的浙商银行、渝农商行均在回归A股不久,股价先后出现了破发,面临着不小的股价稳定压力。
 
根据披露,渝农商行的61名总行部门总经理助理以上管理人员已在2019年12月31日前,以6.52元至6.95元/股的价格,增持了87.38万股,共计动用资金585.75万元。截至今年1月10日,在该行领薪的非独立董事、高管12人以自有资金增持了11.22万股。
 
稍后回归A股的浙商银行,在IPO之后第一个交易日的第五秒就出现破发。该行1月21日公告显示,13名领取薪酬的董监高人员当月以4.64元至4.77元/股的价格,累计增持70.8万股,总金额331.86万元,占其总股本的0.0033%。
 
此外,苏农银行的多名股东、管理层,也在2019年7月5日至2020年1月5日期间,以自有资金累计增持该行309.8万股,成交价为4.95元至5.55元/股,累计增持金额1617.02万元,其中高管合计增持约86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