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家庭债务风险拉响警报

2019-12-02 12:43 | 来源:未知

我国家庭债务风险拉响警报

央行周一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对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发出警告。家庭作为消费链条的终端,是央行这个最后贷款人的主要借款人之一,家庭债务风险将通过拖累企业盈利能力的方式,传导到金融体系。

央行周一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对中国家庭债务风险发出警告。家庭作为消费链条的终端,是央行这个最后贷款人的主要借款人之一,家庭债务风险将通过拖累企业盈利能力的方式,传导到金融体系。

我国家庭债务增长速度较快

央行11月25日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称,未来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潜在风险隐患短时间内难以消除,金融市场存量风险仍需进一步化解,异常波动风险不容忽视。

报告称,2018年末中国家庭杠杆率亦即债务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60%,家庭债务余额几乎与可支配收入相当。

中国家庭债务的风险在于增长速度较快,自2012年以来,家庭杠杆率增长了一倍多,央行警告称,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这一数值“处于较高水平”。

中国家庭债务增长速度到底有多快?

据英国《金融时报》2018年9月28日报道,德国保险公司安联一份全球财富报告中表示,中国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2017年达到49.1%,在过去5年里增加近20个百分点。

安联表示,这相当于在短短10年里增加30个百分点,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的私人债务负担增长如此之快。

评级机构惠誉在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在经济增长放缓之际,家庭债务进一步攀升可能导致经济表现恶化。”

一些经济学家则表示,不断上涨的还款额从长远看将拖累消费。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分析师崔尔南表示,“中国家庭债务的快速攀升仍引发广泛担忧,因为它会影响消费支出。偿还家庭债务还在继续吞噬中国家庭更多的收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住户部门债务与GDP的比值低于10%时,该国债务的增加将有利于经济增长,比值超过30%时,该国中期经济增长会受到影响,而超过65%会影响到金融稳定。由此可见目前我国居民杠杆率确实值得担忧。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这份报告将加剧人们对中国债务水平上升可能影响其经济增长的担忧。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速降至约3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不过,中国家庭杠杆率很可能高于央行的数据。

根据美国国际金融协会2019年8月份公布数据,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增至92%,高于德国的82%,并逼近美国的97%和日本的100%。但中国的家庭收入低于上述国家许多。

IIF中国经济学家Gene Ma和Phoebe Feng表示:“中国家庭债务比居高不下,意味抵押贷款和消费信贷不再能被用作对抗贸易逆风的经济刺激措施。”

中国家庭债务结构单一,主要是房地产借贷。

中国家庭的多数债务是由按揭贷款构成,其中许多是为了投机性押注房地产市场而进行的贷款。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10月17日表示,在去年的未偿按揭债务中,近66%是由已经拥有至少一套房产的家庭所欠,债务结构性问题突出。

CHFS主任甘犁表示,在2013年到2018年,人们因为买房而负债,住房贷款占家庭债务比重高达55.6%,更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多套房负债的占比逐年递增,以2017年到2018年为例,多套房的住房贷款占比从62.9%上升至65.9%,超过了首套房贷款,贡献了60.0%的住户部门消费贷款增量,值得关注。另外,有47.1%的存量房贷在空置房中,造成大量的信贷资源浪费。

据西泽研究院2019年4月4日题为《中产阶层的财富阴影:中国家庭债务现状浅析》的文章,截至2018年6月,住房按揭贷款在家庭部门总负债中占据60%左右。在中国,住房按揭贷款在银行贷款中的占比为19%,在韩国,这一数字是30%,在日本,这一数字是23%。2018年,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住房按揭贷款的增速有所下降,但在过去3年,住房按揭贷款的年均增速达到27%。

中国一度以房地产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住宅价格持续上涨,2018年深圳的房价和年收入比例高达34倍,大幅高于日本的6.3倍和美国的5.7倍,中国家庭房贷负担十分沉重。

家庭债务的快速增长,正在对消费形成挤出效应。

《日本经济新闻》8月13日报道,目前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已达120%,这是日本泡沫经济时期的水准,已开始出现抑制消费的动向。1980年代,日本家庭债务膨胀至3倍,家庭债务和可支配收入比例从70%初头升至120%。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2018年8月7日发布题为《警惕家庭债务危机及其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报告,通过理论和量化模型分析发现,中国的家庭债务问题已逼近家庭部门的承受极限,并对消费形成挤出效应。

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2%,已经超过美国,更逼近美国金融危机前峰值。

报告表示,如果考虑到隐藏的民间借贷等无法被统计的部分,“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已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家庭流动性已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

家庭债务风险最终会传递到金融系统

家庭是终端消费体,也是央行这个终极贷款人的三大借款人之一,是整个金融体系最基础的环节,如果家庭这个借款人出了问题,整个金融体系最后都会生病。

上海财经大学报告认为,家庭部门一旦流动性收紧,企业经营活力就要受到影响,然后再传递到银行系统中,从而危及整个金融系统的安全。

报告说,家庭债务累积最终会导致企业经营不善,企业经营不善会加剧银行系统的脆弱性。这形成一个负反馈的恶性循环:随着经济下行的持续,受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将进一步升高,这对国内消费及总需求会形成拖累,导致企业销售额下降,利润减少甚至亏损。

由于中国企业的经营资金主要来自银行贷款,在总需求下降、销售业绩下滑以及融资约束加大的情况下,这些企业为缓解流动性紧张,不得不大量增加短期贷款来维持运营,从而进入更大的流动性风险中,企业为了生存,不仅不能去杠杆,反而需要不断加杠杆,直至资金链断裂。

企业一旦资金链断裂,经营无法持续,将无法偿还银行贷款。家庭债务就是以这种这种负反馈效应的方式最终传递到银行系统,导致银行坏帐率上升,加剧金融系统的脆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