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用好“更大改革自主权”

2019-08-20 11:38 | 来源:未知

怎样用好“更大改革自主权”

  1、更好承担为全面深化改革、全方位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径的国家任务
 
  光明智库:8月6日下午,国务院公布关于同意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的批复。自2013年9月上海自贸试验区挂牌运行以来,我国自贸试验区建设形成了“1+3+7+1”的开放发展格局。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
 
  在今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表示,将“新设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进程”。如何看待我国自贸试验区的这种格局?如何理解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这一重大举措?
 
  张菲:我国自贸试验区已经形成“雁阵”格局,这一格局是在总结我国改革开放历史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不同区域发展的特色差异和战略定位,在地理空间上全面拓展的结果。这种渐进的试验模式,有利于自贸试验区压力测试和风险测试不断加大,辐射带动作用继续增强。
 
  黄茂兴: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不断抬头,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扩大自贸试验区的试验范围,有助于我国企业在全球投资贸易中有效抵御外部贸易摩擦带来的新挑战、新风险,积累更多有效做法和有益经验。事实上,自贸试验区就是深化改革的“试验田”,能够拓展改革的广度和深度,服务于全面深化改革和全方位扩大开放的战略需要。
 
  自2013年9月挂牌运行以来,上海自贸试验区在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为其他地区积累了一系列可复制推广的经验。增设临港新片区,在我看来,就是要在前期实践的基础上进行更大力度和更高水平的对标探索,参与国际最高水平竞争,为中国的整体扩大开放积累更多经验。
 
  尹晨:自贸试验区的“雁阵”布局,可形成更丰富多样的制度创新成果,为全面深化改革和全方位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径、积累新经验。自贸试验区之间不但互相学习借鉴,还要追赶与竞争,这有利于形成并维持强劲持久的改革开放动力。同时,更多自贸试验区的不断加入和协同合作,有利于形成规模优势和协同效应。
 
  增设临港新片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全局作出的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重大战略部署,是新时代彰显我国坚持全方位开放坚定决心、主动引领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的重要举措。正如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寅所说,增设新片区,不是简单的原有自贸试验区扩区,也不是简单的现有政策平移,而是“全方位、深层次、根本性的制度创新变革”。
 
  2、建设代表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光明智库:备受关注的临港新片区承担着什么责任和使命,在制度设计方面有哪些创新?在您看来,在自贸试验区“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的过程中,还有哪些短板亟待补上?
 
  尹晨:新片区将加快形成一批“首创性”制度创新成果;新片区将着力发展离岸经济、创新经济、总部经济和数字经济,推动贸易、资金、运输、信息、人员等自由流动,探索符合国际惯例的税收制度和监管制度;新片区将对标国际公认竞争力最强的自由贸易区,进行更大力度的压力测试,实行最具竞争力的开放政策,打造国内最优、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建设能够代表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在我看来,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主要有以下三个新特点:新在面积扩大,连片整体的新区域为引进内外资项目落地、打造现代产业集群提供了重要的物理空间;新在承担新任务,新片区的制度创新对标国际最高水平自由贸易园区,在便利化的基础上,以投资自由、贸易自由、资金自由、运输自由、人员从业自由等为重点,大胆探索;新在拓展新功能,建设具有较强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黄茂兴:临港新片区的制度设计需要进行全方位、深层次、根本性的创新探索。一是坚持对标国际高标准的投资贸易要求,进一步提升投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二是赋予特殊经济功能区新使命,打造更具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三是深化跨境金融管理制度和税收政策安排,允许探索新片区内资本自由流入流出和自由兑换,支持金融机构在可控条件下开展相关跨境金融服务。四是坚持风险防控底线。从重点领域监管、信用分级管理和边界安全等不同维度,构建起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
 
  张菲: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要加快健全并推广自贸试验区“容错机制”,使容错免责具体化、条件化、可操作;同时加强法制保障,让体制性改革创新有法可依;加强各职能部门、各部委间数据标准的统一和彼此信息的互联互通。
 
  迟福林:建议推动部分自贸试验区率先对标全球高标准自由贸易园区。比如,上海、广东等制度创新任务完成度较高的自贸试验区,要率先对标全球高标准的自贸协定,做好我国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压力测试。建议赋予其“零关税、低税率、区内流转免征增值税”等某些国际自由贸易园区通行的相关政策,并加快在数字贸易、服务贸易等新兴贸易领域的规则探索,为形成全球数字贸易与服务贸易新规则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