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业董监高被疑炒作股价

2019-06-12 14:14| 来源:未知

*ST华业董监高被疑炒作股价

  尽管冒着被通报批评、出具监管函或责令整改的风险,近日A股多家上市公司依然披露了关于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管理层终止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

  这意味着这些增持人对公司股东们的承诺已成废纸,按照当前的法律法规,他们的爽约行为在经济上不会有任何损失。

  有公司的董监高们甚至在上一次增持承诺没有得到丝毫履行的情况下,再次披露增持计划,比如*ST华业(600240.SH)。

  对此,上交所认为*ST华业的董监高严重误导投资者,并质疑其增持真实目的。

  无惧监管半路爽约

  据记者观察,绝大多数上市公司按照承诺金额的下限而非上限完成了增持,不过也有一些增持人仅完成了一部分,还有一些增持人至承诺期来到时一股也没买。

  2018年,尚未满血复活的A股再次开启下跌行情,众多上市公司的股价甚至跌穿每股净资产,为此,一大拨增持计划公布出来,不少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董事长们或单方向宣布,或带着一批董监高们宣布要用真金白银买入自家的股票,以表达对上市公司的信心,向投资者传达乐观情绪。这些增持者公布的增持计划少则1000万元,多则10亿元。据记者观察,绝大多数上市公司按照承诺金额的下限而非上限完成了增持,不过也有一些增持人仅完成了一部分,还有一些增持人至承诺期来到时一股也没买。

  对于爽约者,近日监管层确实开出了一些罚单。

  2019年5月23日,深交所向金贵银业(002716.SZ)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曹永贵出具监管函。2018年2月3日、2月6日,金贵银业披露,曹永贵将自2018年2月5日至2019年2月5日期间,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不超过3亿元,然而至增持期限结束,曹永贵仅增持1601.3万元。为此,深交所要求曹永贵及时整改。

  2019年5月14日,深交所对融钰集团(002622.SZ)的董事长尹宏伟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2018年6月8日,融钰集团董事长尹宏伟宣布,将以其实际控制的公司自2018年6月7日起的6个月内累计增持公司股票,金额不低于5亿元,不超过10亿元,增持数量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5%。实际上,在上述承诺期,尹宏伟增持股本仅占全部股本的0.12%。对于上述表现,深交所对尹宏伟给予通报批评。

  2019年5月16日,深交所对聚力文化(002247.SZ)的股东——宁波启亚天道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启亚”)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2018年6月25日,宁波启亚宣布拟自2018年6月25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金额不低于1亿元。然而,至承诺期结束,这位股东一股也没买。对此,深交所给予通报批评。

  2019年4月25日,深交所对摩恩电气(002451.SZ)已经离职的副总经理叶振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与上述三份罚单不同的是,摩恩电气高管公布增持计划的时间在2017年10月,早于上述三家公司,另外,在承诺期结束时,时任公司副总经理叶振做了增持动作、没有完成增持计划,并且已经离职。

  上述监管压力是否能打消增持人爽约念头? 情况并不乐观。记者统计发现,近日,不断有上市公司披露有关终止增持的信息。

  2019年5月22日,亚联发展(002316.SZ)披露实际控制人刘辉近日宣布终止增持。其承诺期结束日为2019年6月7日,终止动作正是在这一截止日前发生。刘辉此前披露的增持计划是不低于3亿元,在完成了8555万元后,刘辉选择终止。

  2019年5月11日,ST罗顿(600209.SH)披露实际控制人李维及其一致行动人增持计划终止。据2018年宣布的增持计划,李维及其一致行动人最低拿出3500万元用于增持,部分董监高们也分派了增持任务,不低于100万元。有意思的是,董监高们完成了增持,而实际控制人李维及其一致行动人仅完成了30.6万元。

  2019年4月24日,ST厦华(600870.SH)披露实际控制人王春芳、王玲玲不再继续增持。最初两人拟增持金额不低于1.4亿元,然而实际增持仅投入了151万元。

  2019年4月19日,春兴精工(002547.SZ)披露控股股东孙洁晓宣布终止实施增持。与亚联发展类似,孙洁晓的终止动作亦发生于增持期限截止日临近时。不过孙洁晓的增持承诺最低金额仅为1000万元,据已经披露的增持股份与均价,孙洁晓完成增持不足51万元。

  *ST雏鹰(002477.SZ)、融钰集团(002622.SZ)以及阳普医疗(300030.SZ)三家公司的增持人抛出的增持计划均为大手笔,其中融钰集团与阳普医疗宣布增持金额上限高达10亿元,下限亦高达5亿元和1亿元,*ST雏鹰宣布的增持金额下限与融钰集团一致。然而实际执行中,一些戏剧性事件发生了。*ST雏鹰最初拟定计划时,实际控制人侯建芳与众高管可谓众志成城,结果侯建芳增持了3863万元,而其余董、监、高们临阵脱逃,没有拿出一分钱来响应。融钰集团的董事长尹宏伟原计划拿出至少5亿元,增持至少占比5%的股份,据其增持情况,记者估算尹宏伟实际投入的资金约在4000万元左右。阳普医疗的5位高管通过员工持股计划增持了1748万元,而实际控制人邓冠华颇不给力,一股也没买。上述三家公司相关增持人分别于2019年3月、1月、4月宣布增持计划终止。

  承诺10个亿1股也不买

  2019年3月20日,正值增持承诺期截止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树坪告知上市公司,没有实施任何增持。

  在近期宣布终止增持的信息中,记者观察发现也有不少上市公司的增持人至终止日时,没有为承诺兑现一分钱。

  易世达(300125.SZ)实际控制人刘振东在增持承诺期2018年10月30日及之后的6个月内,没有任何买进,他给出自己不作为的原因是承诺期正值公司披露业绩预告、定期报告以及重大交易事项,为敏感期,不宜买股,另外自2019年3月6日以后,上市公司的股价持续超过增持价格上限。而他认为目前资本市场环境、经济环境、融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因此2019年4月24日,刘振东向上市公司发来增持计划终止的消息。

  粤泰股份(600393.SH)的控股股东——广州粤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粤泰控股”)原计划增持金额至少4亿元,最高不超过10亿元,这亦是一笔规模罕见的大手笔增持。不过,2019年3月20日,正值增持承诺期截止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树坪告知上市公司,没有实施任何增持。对于计划与结果之间的强烈反差,杨树坪做了解释,简言之,钱花在补仓上了。据称粤泰控股质押率高达98.9%,在股价连续下跌的情况下,粤泰控股不得不优先拿出资金进行补仓,另外他还为员工持股计划累计补仓超过1亿元。由于质押风险还有待化解,目前资金筹措存在困难,杨树坪宣布增持计划终止。

  在未兑现任何增持承诺的上市公司中,*ST保千里(600074.SH)格外牵动人心。在连续两年资不抵债,且年度报告连续两年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报告后,*ST保千里于2019年5月17日收到上交所通知,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在此之前,2019年1月,公司的董事长、总裁、财务总监、副总裁宣布6个月内增持3000万股,以显示对管理层的信心。不过在极端恶劣的情况下,仅靠信心亦无法力挽狂澜。自2018年起,*ST保千里陷入资金困难,工资已无法正常发放,致使增持人失去大部分收入,另外,总裁、财务总裁、副总裁3人曾为股权激励计划的激励对象,为此3人于2015年向金融机构借款以缴纳买股款项,然而,自2017年7月24日起,这家公司股票连续32个交易日跌停,市场血流成河,以致3人持股无法卖出股票,亦无法偿还金融机构借款,背负了债务。在此情况下,这些人于2019年4月30日宣布增持计划终止。

  一些公司虽然没有宣布增持终止,但据最新消息,他们并没有在承诺期限内完成增持,2019年5月23日,延华智能(002178.SZ)称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在承诺期内仅完成增持计划下限的1%;*ST天圣(002872.SZ)于2019年5月9日披露的增持进展亦颇为尴尬,一批董监高们,因涉嫌犯罪正被司法调查,无法完成增持。

  *ST华业董监高增持被疑炒作股价

  在承诺无法保障完成的情况下,增持动机是否纯粹成为监管层关注的又一个问题。

  纵观上述没有完成增持承诺的公司,虽然他们的增持计划与进展各不相同,但整体而言,这些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均受到严重挑战,它们的市值大多数在数十亿元左右,多家公司正面临资金困难,少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处于债务漩涡,甚至有公司被暂停上市。

  在此背景下,他们的增持是否如最初表明的目的——“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提升投资者信心、维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则大打折扣。

  上述这些公司中,甚至有一边大喊增持,一连有股东默默地减持。如亚联发展,5月22日一位股东披露减持计划;5月8日,春兴精工董事长宣布减持。

  相比于增持信息,最近A股公布一大波减持计划,其数量可谓汹涌。

  此时,监管层亦向多家公司开出罚单,如通报批评、监管函、责令改正的处分等,以督促他们完成承诺,但这些处罚并不涉及经济损失。“根据当前的法律法规,还不可能对这些不完成承诺的行为做出罚款,过去并无案例发生。”多位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在承诺无法保障完成的情况下,增持动机是否纯粹成为监管层关注的又一个问题。2019年5月22日,*ST华业(600240.SH)披露公司部分管理层拟增持1000万元至2000万元,理由是认为公司估值显著低估,为提振投资者信心,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为此上交所向这家公司以问询函的形式追问增持计划的真实目的。因为早在2018年6月,*ST华业的管理层就提出了1000万元至5000万元的增持计划,而在承诺期限结束时,这些管理层1股也没有买进,由此,上交追问前次增持”是否存在故意利用增持计划炒作公司股价、误导投资者?”,上交所怀疑此次增持又是一次故技重演。

  对于上交所的怀疑,*ST华业予以否认,并贴出4位增持人的承诺书以示信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