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彬红牛、安奈吉红牛“谁主中国”?

2019-05-25 10:27| 来源:未知

华彬红牛、安奈吉红牛“谁主中国”?

红牛的商标图案是两头红牛互相以角对抗,而这一幕在中国市场成为了现实。距离红牛安奈吉低调招商的传言过去整整一年之后,泰国天丝方面终于打出了“第二张牌”——近日,网上流传出大量红牛安奈吉出货的照片,这也昭示着“泰国红牛”的到来,泰国天丝方面要重新建立商品的生产和渠道,另起炉灶独立经营中国市场。

华彬集团对于泰国天丝的这一动作也做足了准备,在扶位战马、向安奈吉发起诉讼的同时,华彬集团开始在经销渠道向经销商压货以遏制安奈吉铺货,一切都昭示着红牛经营权之争即将演变为市场层面的商战,功能饮料行业也将处于动荡的风云当中。

安奈吉魅影

一箱箱金黄色的铁罐包装,印有“红牛安奈吉”的商标,与中国消费者所熟知的红牛几乎无异——这就是近日网上流传出的“红牛安奈吉”照片。熟知泰国天丝与华彬集团纷争的消费者一目了然,“泰国天丝的红牛”来了。

在红牛经营权之争近两年的时间内,泰国天丝与华彬集团分别启用了“备胎”计划,华彬集团的战马已经初具规模,而泰国天丝的红牛安奈吉迟迟未出手。

早在2018年就有传言称,泰国天丝已经谋划红牛安奈吉登陆中国市场,但这一消息从未得到官方渠道的证实,而即便安奈吉的谍照已经流传到网上,也仍未在网上看到任何关于红牛安奈吉的招商和产品信息。

2018年4月,华彬集团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中国功能饮料创新发展大会暨战马发布会”,同时召开了久违的红牛经销商大会,而在此次经销商大会上,华彬集团就提到了安奈吉的问题,同时,在会上华彬集团方面向经销商们确定红牛中国的合法性,以保证经销团队的稳定。

根据多地红牛经销商的说法,目前并未看到安奈吉在市场推广,身边的“圈子”也并未有人加入到安奈吉。“一直都传言安奈吉要来了,身边的经销商们都很惶恐,甚至有的人也想‘两头占’,想拿一部分资金去试水安奈吉,但截至目前我们也没有安奈吉的渠道。”华南的一名经销商告诉记者。

对于此种说法,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安奈吉仍旧在试水,并没有全面铺向市场。“目前安奈吉的经销商还属于内部流通的状态,外部人的人根本接触不到。”

围绕着安奈吉的“内部”人员,与华彬集团前总经理王睿疑似有着密切的关系。根据中国商标网信息,“红牛;RED BULL”的商标所有者为泰国天丝,而泰国天丝在2017年7月就将该商标授权于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曜能量”),而在曝光的安奈吉产品上,也标明商标授权于曜能量。值得注意的是,曜能量在2016年发生股权变更,目前由境外资本和法人控制,有消息人士称,曜能量现任法人GAN YONG AIK(中文名:颜勇毅)为泰国天丝方面的代理人,但该消息并未得到泰国天丝方面的证实。

根据安奈吉注册的微信公众号“红牛RED BULL”信息,该公众号运营公司为北京普盛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北京普盛食品”)。微信认证的商标授权信息显示,泰国天丝授权曜能量,曜能量授权北京普盛食品第5035426号商标,即“红牛RED BULL”商标。根据启信宝信息,北京普盛食品持有深圳普盛食品销售有限公司30%的股份,而深圳普盛食品正是由王睿担任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则为王东辉。

深圳普盛食品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2月,除了上述商标关联以外,有相关人士证实,目前正在华南市场试水的红牛安奈吉正是由该公司运营。也就是说,目前,红牛安奈吉的销售正是由王睿和王东辉所带领的团队正在经营,因而除了这个团队以外的人,无法接触到安奈吉的经销渠道。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王睿和王东辉都曾任职于华彬集团,王睿曾担任中国红牛的总经理,王东辉为其副手。2014年,在华彬任职十余年的王睿离职,随后王东辉也离开了华彬集团。对于王睿的离去各方说法不同,其中有认为王睿与严彬发生了隔阂因而离去。但毋庸置疑的是,在王睿担任总经理期间,红牛确有长足的发展,并确立了市场霸主的地位。

王睿离开华彬之后曾运营过金嗓子饮料等产品,但根据媒体报道,金嗓子饮料存在大量拖欠款,就此来看金嗓子饮料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

华彬集团对于泰国天丝的动作并不是熟视无睹。2019年2月15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审理红牛维他命(华彬集团方面)与泰国天丝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红牛维他命(华彬集团方面)在诉讼中称,泰国天丝将红牛商标许可给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使用,生产的红牛安奈吉饮料不仅使用红牛商标,且产品成分及外包装装潢与红牛维他命的红牛饮料高度相似,该行为侵犯红牛维他命享有的在中国市场独家生产、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构成严重违约。但几天后华彬集团方面又提出撤诉申请,对此,华彬集团方面表示由于法律因素,目前还不方便发表任何意见。

“两牛”相争

如果将红牛安奈吉对标华彬的红牛,或许是不公平的。但如果将战马与红牛安奈吉相对比,双方的成败似乎会影响到中国红牛命运的走向。

“在2018年,战马的市场情况还是较为一般,但是到了今年可以说是不拖累整个业务板块了。”一名红牛的经销商告诉记者,虽然大家名义上是中国红牛的经销商,但实际上经营的均是华彬集团的产品。根据该经销商的说法,虽然战马无法支撑其红牛的体量,但在今年已经基本上进入到了正轨。

自去年华彬集团高调发布了战马功能饮料以来,华彬集团方面的资源开始逐步向这个“自家的小孩”倾斜。2018年,战马在电竞、体育运动、综艺&影视剧、音乐四个传播领域进行发力,对2017年没有进场但2018年要求进场的渠道如现代渠道、交通渠道、红牛核心网点等开展铺货;罐装战马铺货网点数应以红牛核心网点及线路网点为基础;此外,还与腾讯签订长达一年的英雄联盟赛事赞助战略协议等。“目前来看,战马只有8个亿的销售规模,肯定不能成为抗击红牛安奈吉的主力,现在华彬集团只能在红牛安奈吉上市之前,向终端经销商和分销商大量压货,只要终端压满了华彬红牛,就会影响到红牛安奈吉的铺货和周转。”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告诉记者,“但华彬集团很难在合法性问题上做什么文章了,因为红牛的商标确实属于泰国天丝方面。”

上述说法也得到了经销商的证实。但经销商告诉记者,目前并不怕华彬红牛的压货,因为红牛的市场规模还是客观存在的,不存在动销低下的问题,而华彬集团的维他可可等产品确实有动销率低下的问题,这些非红牛产品存在着长期积压的情况。“去年战马也有这类问题,但产品更新升级后有所改善。”该经销商表示。

不久前,华彬集团宣布2018年红牛扭转下滑实现了正向增长,已经突破了200亿元的市场规模。与此同时,东鹏特饮也宣布2018年完成了50亿元的业绩,并喊出“谁是功能饮料老大还不一定”的口号。但上述经销商告诉记者,对于红牛来说,东鹏特饮还有乐虎等品牌并不是最大的威胁,最大的问题是红牛在打假方面出现了停滞。“行业内都知道红牛的商标存在问题,华彬集团不会在商标维权上有很大的投入。自去年以来,各类‘假红牛’又开始出现在了加油站、夫妻店等渠道,英国红牛、奥地利红牛比比皆是,这对经销商的影响是极大的。很多假红牛的经销商总拿红牛商标授权事件‘忽悠’终端市场,这使得我们很难开展工作。因而中国红牛如果不释放明确的信号,最后得意的不仅仅是其他品牌,还有这些山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