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玮:价值投资的未来升级方向

2019-04-22 10:36| 来源:未知

韩玮:价值投资的未来升级方向

  自1934年本杰明·格雷厄姆发表《证券分析》一书以来,以巴菲特为代表的一批价值投资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对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变革,人工智能、基因编辑等科技技术的飞速发展也必将带来超乎绝大多数人思维极限之外的变化,甚至威胁到人类的生存。价值投资还适用于科技股吗?新技术的应用会给价值投资带来哪些影响?未来价值投资的变与不变到底是什么?

  价值投资在理论上是适用面非常广泛的投资策略。早期的价值投资者认为“价值是你未来将会得到什么,价格是你现在需要付出什么?”由于市场认知的偏差再叠加上投资群体情绪的波动,价格往往会偏离价值。现代金融学的现金流折现模型则大幅提升了价值分析的理论基础。事实上,不论是创业投资、风险投资等一级市场股票投资,不论传统行业、科技创新行业上市公司的二级市场股票投资,不论债券、房产、电子货币,价值投资的基本逻辑全都适用。

  然而,在实践过程中由于受到能力圈的限制,价值投资的应用面又极其狭窄,往往局限在少数行业的少数股票之中。在价值投资者的头脑中,能力圈内属于自己能够把握规律且取得大概率胜算的领域,能力圈外则属于自己无法理解完全是碰运气的领域。能力圈内理论上期望收益为正值,能力圈外则期望收益为零或负数、属于赌博。因此,价值投资者从来不排斥投资于创新型科技股,只不过是很少有人能够具有孙正义那样的能力圈。最可怕的是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里,糊里糊涂的走到了圈外,错把赌博当作投资,投入不菲身家资产,运气不好则会遭受无法承受的损失。即便运气好获得了一次重大成功,依然很难走出久赌必输的陷阱。

  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基因编辑产生出的“未来人”等都会大幅提升价值投资的能力圈范围,毫无疑问未来必然会出现能够超越巴菲特的人工智能软件或基因编辑人。但是由于证券市场会受到自然灾害、瘟疫、恐怖事件、情绪逆转、自适应演化等一系列复杂的固有不确定因素影响,虽然人类会对市场新规律的把握越来越多,但是在没有专利的证券市场中,知识变为常识的贬值速度快的惊人,期望造出持续盈利的金融永动机也是不现实的。

  毫无疑问,随着科技的发展行业的变迁还会加速、市场信息的收集和处理的能力也会越来越强,价值投资者能力圈的升级必须要跟上时代的步伐。相信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只要基于现金流折现模型的基本逻辑不变,金融市场中投资群体贪婪与恐惧的人性也不会变,价值投资的根基就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