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多!千元人工智能炒股工具热卖

2019-04-14 10:28| 来源:未知

骗局多!千元人工智能炒股工具热卖

      以往每一轮牛市都会冒出一些号称是散户救星的“神人”。时代在进步,这一轮冒出来的“神人”是机器人。

  近期,关于人工智能(AI)选股的神话不断在各种媒介上流传。有的宣称已经选出了东方通信这样的十倍大牛股,有的则号称每天都可以抓到涨停的股票,还有的表示可以准确诊断股票情况,判断K线阴阳。号称要帮投资者摆脱被割韭菜的命运,成为新版“散户救星”。

 

  目前市面上很多标榜AI选股软件的价格基本上都在300-1000元不等。然而,在这种“普渡众生”的标签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利益链条。

  有业内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报料称,所谓机器人选股,其实大多数仍是一种骗术。这些机器人炮制者有不少来自非法证券培训机构。过去几年,监管层面给予了这些机构严重打击,有些知名机构的负责人甚至已身陷囹圄。在这种背景之下,一些机构不得不转向线上。在阿尔法狗虐遍围棋界之后,人工智能火了起来,这些机构也盯住了这块肥肉,并写了一些简单的软件,并将其包装成人工智能,号称机器人智能选股。

  其实,在很多专业人士看来,这些软件跟早年的市场的炒股软件并没太多区别,他们可能连人工智能的基本概念都没有搞清楚,其效果也可想而知。所谓能捕十倍股,能抓每日涨停,还有判断大盘涨跌都是骗人的广告,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何必要靠卖软件为生。

  为此,记者亦采访了一些在人工智能炒股领域深耕多年的专家。他们表示,人工智能首要的因素是人,其次才是算法和机器。如果开发者没有丰富的投资和赚钱经验,可能根本无法对机器进行有效的训练。而目前市场上大部分所谓的人工智能要么还处于初级的量化阶段,要么还是原来炒股软件的翻版,离真正的人工智能还有比较远的距离。

  散户救星变成了“机器人”

  近期,不断有一些机构运用媒介的力量在推广所谓的人工智能炒股。他们声称运用华尔街最新顶级投资算法,生成具备深度学习和自我优化的量化智能投资系统。经测试,这种系统产生的股票池可以大幅跑赢众多公私募以及大盘。

  有一些开发商还表示,他们的软件每天都可以抓到涨停板,也可诊断投资者手中的股票,判断涨跌。但有投资者告诉记者,在刚开始的接触这些系统的时候,的确偶尔会有一些不错的表现,但随着时间和行情的推进,软件的成功率会越来越低,很多时候还是看天吃饭,如果大盘好,选出来的股票也会相对比较好,反之则同样的差,跟数年之前市场上流行的那些炒股软件并无二致。

  那么,这些软件究竟是些什么人打造出来的呢?

  其实,这事可能还要从数年之前说起。在证券市场蓬勃发展的年代,曾经产生了一群这样的人:

  他们以炒股培训为生,自称是“散户救星”。他们一手收着培训费,一手卖着炒股软件、炒股教材,赚钱赚到手抽筋。当年有一位所谓的大师吴某,在深圳莲花山散步的过程当中,看着太阳冉冉升起,于是心念一动,发明了名噪一时的“太阳理论”,可见这个行业之荒唐。

  这显然也是一种非法的营生,在监管部门的打击之下,这个行业慢慢走向衰落。然而,这个行业的门徒分布甚广,随着技术的发展,慢慢地开始有人由网下转向网上,由人工授课变身为机器人选股。

  一位资深市场人士李先生早年也做过一段时间培训,对这个行当有比较深刻的认识。

  他向记者透露,从做培训向“人工智能”转向虽然是这个行当的最佳选择,但其实这个行业具备人工智能知识储备的人非常少。他们研发出来的人工智能基本上跟传统软件差不多,只由原来的PC端转向了移动端而已。而所谓的捕捉十倍、每日抓涨停、股票诊断都是噱头,这一波行情还只有一只10倍股,那就是东方通信,怎么说都可以。而每日抓涨停这种“秀”并不是太难的事,在行情相对较好的情况下,给软件推送一只股票,然后后台通过各种资讯到处吹,再配合一部分资金拉升,基本上可以做到让意向客户“目送涨停”,诊断股票则跟电视股评差不了太多。

  “要是真的效果很好,人家就留着自己用了,而不会花大力气推广,只用几百块就可以卖给你。”的确,目前市面上很多标榜AI选股软件的价格基本上都在300-1000元不等。

  若开发者没挣过钱便不要指望机器

  很多人都听说过,机器人理财、AI炒股是AI技术与金融结合的方向,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工智能炒股就一定可以成功,2017年的时候,华尔街就出过一个炒股的“阿尔法狗”,其结果是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净值杀跌0.32%,而同期美股各大指数都有3%左右的涨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近期,在接受券商中国独家专访时,天马资产董事长康晓阳表示,若想要机器替你赚钱,首先你自己要有过丰富的赚钱经历,“很简单的道理,开发一个动外科手术的机器人,如果没有外科医生的参与,这样的项目你敢投吗?”

  康晓阳是一位比较资深的投资人,可以算得上深圳私募圈泰斗级的人物,也极有可能是国内私募圈第一位搞人工智能投资的人。早在10年之前,记者就跟踪过他的投资策略、思想和理念。大约是5年以前,他已经开始琢磨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