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的“陕西遗憾”不要重演?

2018-09-13 11:05| 来源:未知

西部大开发的“陕西遗憾”不要重演?

 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五周年座谈会上,总书讲话后,重庆市长、四川省长也在座谈会上发了言。但未见“一带一路”热点地区陕西的声音,这让人想起了西部大开发时情景。

时任总书记在陕西发布了西部大开发动员令,陕西是西部大开发的第一阶梯,西安是西部大开发的桥头堡。但后来重庆、四川成都却成了西部大开发的热点。

习近平总书记到我省考察调研讲话时,让陕西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

这四句话是总书记“五个扎实”讲话的“纲”,纲举目才能张。

我认为,对于总书记讲话的“纲”还需要好好学习,好好理解,好好落实,不要让西部大开发的情景在陕西重演,不要辜负总书记对陕西发展的期望和要求。

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改革开放前三十余年,主要由小平的沿海开放引领,让中国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改革开放后三十余年,中国进入新时代,要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还得靠开放引领,就是总书记的“一带一路”。

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新中国最初的三十年,西部发展比东部快,陕西一直是投资建设重点,奠定了良好的科技教育和工业基础;第二个三十年,沿海开放使东部发展比西部更快,东西部差距拉大了;第三个三十年,东部发展进入速度换挡期,中速发展成为东部的“常态”。

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建设,就是要弥补东部开放不足,打造西部大开发的升级版,让陕西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发展。

追赶超越就需要高速发展,中高速是全国的平均速度,是不可能追赶超越的。只有西部高速了,全国才可能有中高速,中国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才有可能。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

不平衡首先表现在东部发达了西部还相对落后上,不充分则表现在东部小康了西部还没有完全实现上。

新时代就是要消除这个主要矛盾,靠“一带一路”加快西部大开发,实现追赶超越大发展,和全国同步进入小康和现代化。

可以说,不论对全国还是对陕西,“一带一路”都是历史机遇。

习近平总书记让我们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陕西一定要以深度融入“一带一路”为统领 ,努力实现追赶超越大发展,实现总书记对陕西发展的期望和要求。

打造“一带一路”核心区

总书记让我们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就是说我们原来没有找准。

陕西原来把自己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但是国家不认可。因为新起点具有排他性。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总书记给时任省政府领导讲,陕西处在“一带一路”核心区。亚欧大陆桥一头连着连云港和上海,连着海上丝绸之路,一头连着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连着陆上丝绸之路,西安处在祖国版图中心。

省第十三次党代会决定把陕西打造成“一带一路”核心区,高于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和福建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的定位,找准了陕西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

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要把西安建设成国际“现代化”大都市。西安却定位为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实际把自己降格成了一个旅游城市。

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是对西安是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和世界著名古都的描述,但不是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

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要把西安建成国家中心城市,把西安纳入中心城市的第一方阵,但国家中心城市也不是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

西安是亚欧大陆桥上最重要的中心城市,关中是沿桥经济带最发达的地段,以关中为依托的西安能够成为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在亚欧合作交流上西安的区位优势是任何城市不可替代的。

所以国家把欧亚经济论坛的永久会址放在西安,批准在西安举办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

只有西安最有资格代表中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交流和合作,最有条件成为亚欧合作的国际化大都市。

西安市委第十三届四次全会决定把西安打造成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既继承了汉唐长安的定位,又对接了“一带一路”,找准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

陕西和西安要叫响“一带一路”核心区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的战略定位,将其作为新时代发展的总目标,以增强招商引资、招才引智的吸引力。

只有这样,才能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实现追赶超越大发展。

“大关中”引领新常态

改革开放前三十余年,可以说是超常态发展,是由深圳为窗口的珠三角引领的;改革开放后三十余年,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新时代。

新常态是相对于超常态说的,是从经济发展状态说的;新时代是从总的发展阶段说的。时限都是到本世纪中叶。

新时代的总目标、总任务是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总书记让陕西引领新常态,也就是引领新时代,引领中国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把这个光荣、伟大、艰巨的任务交给陕西了。

超常态是由深圳中心城市和珠三角城市群引领的,新常态或新时代也得由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引领,就是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

只有大西安才能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只有大关中城市群才能支撑起“一带一路核心区。

也就是说,只有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才能引领新常态或新时代,引领中国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因此,陕西应当加快西咸行政一体化,组建大西安,把三门峡、延安、汉中、安康也纳入进来,构建大关中城市群,使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能够和郑州为中心的中原城市群、重庆成都为中心的成渝城市群、武汉为中心的长江中游城市群相抗衡。

总书记让陕西引领新常态或新时代不是随便说的,改革开放后三十余年要靠“一带一路”引领,而“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在陕西,核心区的“核”在西安,西安是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

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要把关中平原城市群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级城市群,国家对中原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没有这么高的定位;要打造内陆改革开放的新高地和向西开放的战略支撑,国家对成渝城市群也没有这么高的要求。

省委书记胡和平提出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就是落实总书记对陕西的期望和要求,落实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的重大举措。

如果说沿海开放看深圳、看珠三角、看广东,引领中国由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带一路”则要看西安、看关中、看陕西,引领中国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再创昔日辉煌。

以“冷娃”精神追赶超越

为了落实总书记对陕西的期望和要求,实现追赶超越大发展,必须具备追赶超越的精神才行。

要追赶超越,就不能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四平八稳、循序渐进,而必须打破常规、雷厉风行、强力推动、跨越发展。

其实陕西几千年来形成的、大家达成共识的“陕西冷娃”就是一种追赶超越的精神。

但所谓“冷”就不是随大流、人云亦云,就不是常人的思维,无非就是一个“敢”字,敢做、敢为、敢担当、敢为天下先。

别人不敢干我敢干;干还要干得有声有色,敢为;干了以后后果不可预测,我不怕,我担当;关键是敢为天下先。

敢为天下先就是创新,别人做过的你做得再好也不叫创新,只有敢为天下先才叫创新。

陕西要抓住“一带一路”历史机遇,落实“一带一路”战略定位,引领新常态或新时代,追赶超越,就需要发扬敢做、敢为、敢担当、敢为天下先的“冷娃”精神。

一要果断实施西咸行政一体化,组建大西安。

原来的西安是“小西安”,西咸新区交西安市代管是“中西安”,只有西咸行政一体化了才是“大西安”。

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要求“推动西安—咸阳一体化发展,按程序合理调整行政区划”,“国务院各有关部门”要在“优化行政区划设置等方面给予积极支持”,打开了行政区划调整的政策口子。我们应当抓住这个政策机遇,实现西咸行政一体化,真正组建大西安。

二要努力整合大关中,构建大关中城市群。

三门峡极愿意融入大关中城市群,已主动和西安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高铁突破了秦岭屏障和黄土高原。我们应当在实施《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时,把三门峡、延安、汉中、安康也邀请进来。

三要大力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

以西安为中心形成了国道、铁路、高速、高铁四重“米”字形交通骨架,西安国际港务区是亚欧大陆桥上最大的陆港,西安北站是世界最大的高铁车站,西安航空港最有条件发展成中国的亚特兰大和孟菲斯。

以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科技教育、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国防科技实力雄厚,西安正在打造“硬科技”之都。依托托这些优势,大力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

通过这三大战略举措,支撑“一带一路”核心区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建设,陕西就能追赶超越大发展,实现总书记对陕西的期望和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