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的汇率“破7”不改长期平稳态势

2019-08-06 15:41 | 来源:未知

人民币的汇率“破7”不改长期平稳态势

  8月5日,离岸、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后跌破整数关口“7”,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9225元,下调229个基点,这也是去年12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首次跌破6.90关口。

  业内人士普遍表示,在外部风险出现较大变化背景下,汇率市场情绪出现一定波动是正常现象,人民币“破7”是市场力量驱动的结果,也体现出当前人民币汇率更具弹性。综合考虑我国经济基本面以及货币当局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的决心和信心,能够支撑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破7”受短期市场力量驱动

  8月5日上午9点16分,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举达到7.0315,在9点40分左右突破7.1。此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开盘后迅速“破7”。5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日盘收报于7.0352,较上一交易日收盘价下跌936点。

  大部分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破7”是市场力量驱动的结果,也体现出当前人民币汇率更加具有弹性。

  对于人民币汇率“破7”的原因,央行有关负责人5日早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继续保持稳定和强势,这是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

  5日晚间,央行行长易纲再次就汇率问题发声。易纲表示,近期,国际经济形势和贸易摩擦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市场预期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受此影响,8月以来许多货币对美元出现了贬值,人民币汇率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个波动是市场驱动和决定的。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表示,上周受美联储降息等消息面影响,国际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美元指数冲高回落。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均跌破“7”关口,是市场情绪变化的反映。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需要说明的是,人民币汇率破7,这个7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大水就会一泻千里;7更像水库的水位,丰水期的时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时候又会降下来,有涨有落,都是正常的。”

  知名外汇专家韩会师也表示,“破7”本身并不可怕,作为一个双边汇率的具体点位,没必要赋予其特别丰富的内涵。他强调,7作为数字本身不重要,其背后的结售汇格局才是根本。

  人民币不会持续大幅贬值

  诸多市场人士表示,人民币汇率波动不会失控,在现有情况下,人民币汇率有能力在合理均衡水平保持基本稳定。

  易纲表示,当前,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经济增速在主要经济体中位居前列,展现出了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国际收支总体平衡,外汇储备充足,外汇市场上套期保值的企业越来越多,中国和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利差处于合适区间,能够支撑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无论是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看,还是从市场供求平衡看,当前的人民币汇率都处于合适水平。虽然近期受到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有所波动,但我对人民币继续作为强势货币充满信心。人民银行完全有经验、有能力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易纲说。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当前人民币出现下跌,更多地体现为市场情绪的快速释放,并不具有可持续性。更重要的是,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仍是监管层的核心政策目标,且当前央行政策工具箱丰富,接下来央行或将通过市场沟通、逆周期因子调节等方式,适度调控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他说,综合考虑当前外部风险演化及国内宏观经济运行态势,以及监管层对外汇市场的调控能力,未来一段时期人民币并不存在持续大幅贬值基础。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也表示,当前人民币汇率具有自我稳定的能力。从成因上看,出于调节经济内外部均衡的功能本位,汇率的适时调整十分正常。从结果上看,由于当前中国经济依然保有韧性,因此汇率的调整空间相对有限,同时,汇率的适度调整也有助于充分缓冲经济压力,加速基本面和汇率自身的企稳。

  汇率变化实际影响有限

  业内人士表示,整体来看,汇率变化对个人和企业的影响均在可控和预期范围之内,也不会改变外资流入我国债市、股市的整体趋势。

  尽管短期内,中国居民出国旅游、留学、购物的确面临成本上涨的局面,不过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对普通老百姓而言,过去20多年,人民币对美元和一篮子货币升的时候多、贬的时候少,中国的老百姓主要金融资产在人民币上,受到最好的保护,其对外的购买力稳步攀升,这些均能从老百姓出国旅游、境外购物、子女海外上学中反映出来。

  “企业也是如此。我们不希望企业过多暴露在汇率风险中,支持企业购买汇率避险产品规避汇率风险。同时也要看到,目前人民币汇率既可能贬值,也可能升值,双向浮动是常态,不仅是企业,即便更为专业的金融机构也难以预测汇率的走势。”央行有关负责人建议,企业要专注于实体业务,不要将精力过多用在判断或投机汇率趋势上,要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理念,叙做外汇衍生品应以锁定外汇成本、降低生产经营的不确定性、实现主营业务盈利为目的,而不应以外汇衍生品交易本身盈利为目的。

  王青也认为,人民币“破7”短期来看会让我国出口商品价格更具竞争力,但考虑到贬值过程难以持续,因此对出口的提振作用整体有限。王青预计,监管层接下来将会适时出手,稳定市场预期,由此“破7”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将处于可控状态,也不会改变外资流入我国债市、股市的整体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