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金融安全亟需推进国企改革

2019-10-20 09:45 | 来源:未知

捍卫金融安全亟需推进国企改革

国有企业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尤其在我国迈入中等收入国家之列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同时,国有企业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不少国企在报表上光鲜亮丽,实际经营业绩不尽如人意;一些国企经营效果不理想,甚至沦为“僵尸”企业;还有些国企经营业绩主要是通过大量贷款来维持,有些国企甚至沦为贷款的“掮客”,利用国企身份获得优惠贷款以后再转贷赚取差价,成为制度套利者。2017年我国债务总规模达到GDP的250%,其中国有企业的债务问题最为严重。深化国企改革成为三大攻坚战的主要任务之一。

降低国企杠杆率是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主要大事

根据王博等对国际金融危机对公司资本结构的影响研究成果显示,金融危机爆发后,无论是我国国有企业还是非国有企业,其资产负债率都存在一定程度的下降,原因在于金融危机爆发后,由于受到宏观经济不景气的影响,经营风险增大,企业自身的融资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此时企业更多依靠股权融资,因此资本结构相较金融危机前相比有所下降。但与非国有企业相比,国有企业的资本结构下降程度微乎其微,这主要得益于国家作为国有企业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一定程度上为国企兜了底。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使得国有企业更具有融资优势,在金融危机时期依然可以获得较多的债务融资,其资本结构在金融危机时期下降较少,但恰恰是这一点造就了今天国有企业高杠杆的难题。

应当看到,企业债务率过高影响信贷渠道效果。2016年下半年以来,辉山、天信、齐星等企业集中出现债务链条断裂,背后的根源是很多企业资产负债率长期居高不下。2016年A股上市的2403家公司中,有253家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警戒线。国有企业债务增长更快,2017年11月底负债超过100万亿元。货币超发加上信贷渠道不畅,催高了企业债务率,银行缩表后部分企业不可避免地陷入债务危机。

国有企业的杠杆率和负债融资结构,对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和经济效率有着重要影响,与金融系统性风险密切相关。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趋势性下降与周期性波动相互叠加,国内经济转型阵痛与国际经济环境复杂相互交织,一些企业经营困难加剧,债务风险进一步上升,党中央、国务院为此做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杠杆”等决策部署。

深化国企改革提升国有资产效益迫不及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有研究表明,企业的价值不是由其融资方式和融资成本决定,而是由其资产的盈利能力决定。越是资产质量好、生产经营效率高、管理优秀、技术先进和公司治理透明的企业,其融资成就越低;反之,则越高。这无疑都在提示:对于国企而言,深化国企改革,关键是要推进国企机制的改革,激发活力和创新能力,提升资产盈利能力。

萨缪尔森经济学第19版最后引用了凯恩斯的话:“企业在创造并增加世界的财富。当企业顺利运作时,无论人们是否节俭,社会财富都会随之积累起来;而当企业停滞不前时,无论人们如何节俭,社会财富也都会随之枯竭。”对于国企而言,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包括,在全面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国有企业的“造血功能”对其发展尤为重要。

在深化国企改革的阶段,有相当数量的国有企业仍享受相当数额政府补助,企业自身的盈利能力、总体竞争力有待提升。这迫切需要企业经营管理层加强企业的内部经营管理,提升企业的盈利水平,扩大企业的留存收益,以增加内源融资的来源,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及融资风险,优化企业资产结构。

政府隐性担保提升了国有企业信用等级,进而提升了其资金议价能力,却扭曲了资金价格,增加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目前,我国正在积极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此举不仅有利于优化国有企业股权结构及公司治理结构,为国有企业发展提供“新鲜血液”,还有利于纠正国有企业和垄断行业的资金价格。

在全球经济增长低迷的背景下,要充分利用重要的改革窗口期,深化国企改革,打破国有企业的行政性垄断和政府隐性担保,实现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管理,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通过股权运作、价值管理、有序进退,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实现保值增值;完善国有企业公司治理,强化国企财务约束和破产清算机制;强化激励机制,提升价值运营能力,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提升国有企业效率和资本回报率,最终为我国货币政策赢得更多的灵活性。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1958年莫迪利安尼(Modigliani)和米勒(Miller)两位经济学家共同提出“MM定理”,揭开了现代资本结构的序幕,大半个世纪以来,大量研究成果见诸世人。MM理论揭示出企业价值的大小与资本结构无关,不存在能使企业价值达到最大的最优资本结构。1984年,斯图尔特.梅耶斯和尼古拉斯.迈吉卢夫在MM定理、权衡理论、代理理论以及信号传递理论的基础上继续研究企业资本结构问题,提出了优序融资理论。该理论认为,企业应该选择留存收益、债权融资、股权融资的顺序进行融资。2008年爆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至今仍然警示我们,金融通过金融市场、国际银行和国际贸易的相互关联,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蔓延开来,必然会对全球企业的资本结构产生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