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绿色金融创新发展研究合集

2020-03-21 18:36 | 来源:未知

银行业绿色金融创新发展研究合集

银行业金融机构一直是我国绿色信贷的主力军,也是我国以金融推动绿色发展的最重要机构,随着中国绿色信贷规模迈入10万亿大关,我国银行业绿色金融发展也开始进入新阶段:一方面,绿色金融业务创新不断,气候投融资、蓝色债券等创新业务开始涌现;另一方面,环境与社会风险管理问题开始受到重视,ESG管理成为绿色金融推动银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普适性原则,银行业绿色金融发展正向更深层次迈进。在这里,我们将为您介绍关于银行业绿色金融创新发展的最新实践,同时前瞻未来银行业绿色金融的创新发展趋势。

银行业绿色金融创新发展研究合集

银行与中国“碳达峰”:信贷碳减排综合效益指标的构建20200318

近年来,我国二氧化碳减排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效,并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开始展现出引领作用。然而,要实现2030年碳达峰的目标,并遵循国际透明度报告要求,我国依然面临着较大的压力与挑战:除了需要继续大力减排,还需要构建可透明监测路径的量化指标。

商业银行一直是我国绿色信贷的主力军,也是我国以金融推动绿色发展的最重要机构。然而遗憾的是,仍然没有一个可以直接反映银行业全口径信贷资金碳减排综合效益的指标体系,现有的“绿色信贷”环境效益指标只能反映出预计未来的节能减排量,更为重要的是其未能反映“全口径信贷”的环境效益。

在此背景下,我们构建了一个综合的指标——信贷碳强度,即每新增一单位信贷投放将引致多少单位的完全二氧化碳排放量。信贷碳强度并不区分绿色信贷与“非绿”信贷,主要测算依据是信贷投放行业的碳足迹,反映的是商业银行信贷投放的综合碳排放效率。该指标不仅将有助于监管机构了解我国商业银行对二氧化碳减排的贡献程度,并据此指标制定精准的政策制度以提升我国信贷资金的碳减排效率,而且还将有助于商业银行自身制定更加可量化的绿色低碳发展战略,从而助力我国尽早实现碳达峰。此外,该指标还将为我国减排路径的可计量性提供参考,以应对国际上对碳减排的透明度要求。

本文以我国银行业整体信贷碳强度指标计算为例,介绍了信贷碳强度指标的具体测算方法。测算结果发现,在2011年到2017年这短短6年间我国银行业信贷碳强度大幅下降了57.3%,而在此期间,我国的单位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却只下降了31.1%。银行信贷行为的碳排放转型显著快于我国经济结构的碳排放转型,起到了引领作用。

 

政策性银行:以独特优势创新引领绿色金融发展20200317

在我国绿色转型发展过程中,政策性银行由于其特殊地位而具有特别的优势,其在绿色金融债方面所呈现出的低成本、期限长、市场化、国际化是突出的四大亮点。大量绿色项目收益不高需要低成本资金,这恰恰与政策性银行“保本微利”的经营目标一致,而政策性绿色金融债较低的发行利率正是其低成本特性的实际体现;绿色融资的长期性,恰恰与政策性较长的负债久期和资产久期一致,而绿色债券也正是一种能够提供长期限资金的重要金融工具;市场化和国际化则有助于推动我国绿色金融发展从国内走向全球,近年来三家政策性银行绿色金融债券从境内发行到“债券通”下发行再到境外发行、从本币发行到外币发行、从符合国内标准到符合国际标准发行,无一不体现出市场化和国际化特征。而从其募集资金投向来看,国开行对绿色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农发行对绿色农业项目的支持、进出口银行对中国绿色企业“走出去”的支持也正体现出三大政策性银行各自不同的特性和专业职能。

(作者:钱立华、方琦、鲁政委)什么是蓝色债券?20200217

2020年1月3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银保监发〔2019〕52号)中首次提出积极发展蓝色债券。

纵观全球市场,虽然蓝色债券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却已经激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部分投资人认为蓝色债券市场是继绿色债券之后,可持续金融领域又一极具潜力的市场。

蓝色债券专注于支持海洋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利用领域,是一种新型的可持续蓝色经济发展融资工具,本文将从其产生背景、定义与标准、发展现状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介绍。

 

 

构建气候投融资机制 助推地方碳排放达峰20200117

本文是兴业研究承接的生态环境部气候司研究任务的部分成果,并发表在《环境保护》2019年第24期。

2015年,在《巴黎协定》下,我国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提出了二氧化碳排放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的行动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国通过目标任务分解,将碳减排目标自上而下逐级分解和细化到各省、市,并针对重点区域和行业提出了早于全国率先达峰的目标。为了推动地方(城市)落实达峰目标,我国自2010年以来设立了81个低碳试点城市,在不同地区探索符合当地实际、各具特色低碳发展模式,并已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绩。但是,在地方(城市)达峰过程中,低碳试点和非试点城市都仍然面临着一些深层次问题。其中,气候资金缺口大是阻碍地方尽快达峰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亟需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金融机构深度参与并提供气候投融资支持。

然而,目前我国气候投融资体系尚不完善,难以为城市碳达峰提供坚固支撑,需要构建一个强有力的气候投融资支持地方达峰的机制以激发商业银行发展气候投融资的动力。而一个完善的气候投融资机制的构建则需要金融监管当局、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各方的共同努力,他们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也起着不同的作用。

 

ESG管理成为绿色金融推动银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普适性原则20200110

2020年1月3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银保监发〔2019〕52号)(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了我国银行业和保险业未来五年的高质量发展目标与方向。《指导意见》在完善服务实体经济和人民群众生活需要的金融产品体系中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绿色金融,足以体现绿色金融发展对于我国银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意义。

《指导意见》中关于银行保险业绿色金融发展的具体指导意见主要涉及银行业金融机构的ESG(环境、社会与治理)管理、设立绿色金融专营机构、绿色金融产品发展与创新三个方面,其一大亮点是将银行业金融机构ESG风险管理的重要性提升至新高度,不再仅仅关注银行绿色金融业务发展,而是将ESG风险管理作为银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普适性原则。

 

商业银行推动碳金融市场建设的实践与建议20200108

本文是兴业银行与美国环保协会合作的“气候拓新者项目”部分成果,项目实习生张文秀深入参与。

随着碳交易市场的不断发展,碳市场金融化特征加深,碳金融市场应运而生。依托碳交易市场,国内外商业银行已经在碳金融业务领域方面做了许多尝试,商业银行在国内试点碳市场中推动碳金融产品创新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7年12月,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为我国商业银行参与碳金融市场奠定了广阔的市场基础。但由于国内缺乏成熟的碳交易制度和平台,国内商业银行对碳金融业务的参与仍较为单一,碳金融衍生品实践仍处于起步阶段,相比国际商业银行还有较大差距。

本文聚焦国内外商业银行参与碳金融市场的实践,以荷兰银行和兴业银行为例,探索商业银行参与碳市场的服务机制;发现国内商业银行参与碳金融市场面临的困难和阻碍,并从碳市场建设、商业银行碳金融业务创新、专业人才培养、借鉴国际经验和风险管控等角度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