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毅:金融危机与区块链密码朋克

2020-02-25 14:19 | 来源:未知

刘志毅:金融危机与区块链密码朋克

刘志毅:金融危机与区块链密码朋克

 

区块链与数字金融理论

2008年年末,金融危机的影响从美国延伸到了全世界,形成了所谓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浪潮。一方面,金融资本主义发展到了一个非常成熟的阶段,资本的金融化以及全球金融的支配地位已经确立,金融的发展决定了全球化的产业分工、资源分配以及价格机制。另外一方面,全球金融资本主义体系是一个崭新的经济生态系统。

这个全新的经济生态系统已经和正在重塑全球产业价值链、价格和资源配置体系、财富和收入分配体系,重塑每个国家的宏观经济战略、货币金融和汇率政策、产业发展策略。今天,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忽视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哪怕是微弱的变化,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忽视国际资金流动和汇率动荡,各国货币政策皆深受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制约,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形成了全球性的恐慌,以至于凯恩斯主义大行其道,形成了逆全球化浪潮以及延续至今的全球化经济衰退。

在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同时,技术革命也在推动经济生态的变化。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推动了新的经济生态的变革。2008年年末,一篇署名为中本聪的研究报告“比特币: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发表,接着在2009年1月3日,比特币区块链发布,第一个比特币区块被挖掘出来,其中包含了50枚比特币。

以这个时间点和关键事件作为标志,我们可以从历史逻辑上解读,信息技术革命终于发展出能够挑战传统金融行业规则的数字金融技术,虽然它仍然非常的不成熟和存在相当多的问题,但是对于全球化的金融资本主义来说,也是非常值得思索的技术路径和解决方案。更深一步说,对于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的世界货币体系,区块链技术提供了一个传统金融领域无法抗拒的数字金融体系。

世界金融危机不仅仅带来了恐慌,也带来了人们对传统金融机构的不信任。经济学家们对各国的货币政策提出了强烈批评,尤其是对美元为代表的强势货币的批判成为了主流。说到底,世界经济的格局与政治格局强烈关联,民族国家的政治格局与法币之间也是息息相关的。目前的世界货币体系是由美元为核心所构建的法币体系,美国经济也就通过美元成为了世界经济的核心。各国政府应对金融危机的基本手段大体也是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扩大货币的流动性,通过通货膨胀来解决眼前的经济压力。这种凯恩斯主义的方法很多次都被验证为饮鸩止渴,无法真正的解决经济危机。

在这个历史节点下,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技术提供了新思路,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基于开源运动的极客思想来挑战现有的传统金融秩序运动的一部分。接下来,我们就从几个方面具体来讨论下全球金融资本主义背景,以及数字货币发展对全球经济生态未来带来的深刻变化。

 

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

21世纪以来,改变世界历史进程和政治格局的最重要的两件事都发生在美国:一个事情是2001年发生的“9.11”事件,一个是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前者改变了世界的政治格局,尤其是改变了美国对中东地区的政策。后者改变了世界的经济形态,尤其是世界的金融秩序和货币秩序。二者的影响延续至今,造成了目前的世界基本格局: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发酵、中美贸易战的开启以及保守主义浪潮影响全球化的发展。要搞清楚区块链技术尤其是数字金融的发展,就要理解这些背景和基本逻辑。我们需要讨论金融危机的影响,理解随之而来的区块链技术创新首先发生金融领域的原因,以及背后的密码朋克运动的影响。

首先我们来看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不同的领域出现的针对金融危机的解决方案。首先我们看到在美国社会发生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美联储救援华尔街,从2008年3月美联储出资300亿美元救助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到时任美国财政部部长的保尔森决定出资7000亿美元开始对大型银行进行全面救助,这一轮救助不仅引发了经济学界对美联储的强烈批评,也引发了整个美国政治格局和倾向的变化。

第二件事情,金融风暴冲击实体经济,2009年4月30日,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之一的克莱斯勒汽车进入破产保护程序,最后由意大利汽车制造商菲亚特接手,资产规模接近400亿美元。几个月后美国另外一家汽车业巨头通用汽车刷新了克莱斯勒的破产记录,自从1927年以来通用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2005年亏损后开始被日本丰田取代。在宣布破产时,通用的股价从最高的接近100美元跌至几十美分,市值相对于最高位置下降了99%。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不仅在美国发生,也在全球化的影响下使得其它经济体受到了冲击。

第三件事情,茶党运动和占领华尔街运动,前者是由美国中产阶级推动的,主要参与者是主张保守经济政策的右翼人士,最初是由部分人士对2009年刺激经济复苏计划(正式的说法为2009年复苏与投资法案)的抗议发展而来的。其人员绝大多数是不满现实的中产阶级白人和少数白人工人阶级,包括老中青三代和妇女,为共和党一部分派系发动的右翼民粹主义的社会运动。其核心诉求针对的是奥巴马提出的加税政策,因此有评论家将茶党运动的缩写(Tea Party movement)引用为Taxed Enough Already(意为“税收已经够多了”)。

占领华尔街运动则是由草根阶层发起的运动,其主要的观点是“最基本的事实就是我们99%的人不能再继续容忍1%人的贪婪与腐败”。“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我们不需要华尔街,我们不需要政治家”。也就是说,抗议者要求消除金钱对政客和国家政策的影响,用公民大会的共识机制来取代政商合一的政府。事实上,这反应的事实就是在过去数十年的全球化和金融危机之后,在美国受到最大伤害的主体是这些底层民众,他们有强烈的愿望改变现有的政治秩序。

正因为美国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连带着欧洲和新兴市场国家也受到很大影响,当然二者的差异是很大的:

在欧洲发生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简称欧债危机的爆发,其中的代表性事件是希腊的破产。2009年12月8日,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评级机构下调希腊主权评级,此前,希腊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12月,希腊债务达到2800亿欧元。当时的希腊政府无路可走,只能寄希望于借旧换新,而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在危机中只会让政府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

截止到2010年4月底,其已经蔓延至欧元区经济实力较强的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和西班牙,这五个国家被称为“PIIGS”。此后,法国和德国两个欧元区的核心国家也受到了危机的影响。2012年初,标准普尔宣布将法国等9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法国主权信用被踢出AAA级。至此,由希腊开始的主权债务危机已演变成一场席卷整个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

在新兴经济体中,以中国为代表的国家提出了超主权货币的概念。在G20峰会召开前夕,2009年3月23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署名文章,提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此文引起了国际性轰动,反响十分热烈。

这是一个关系到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的重要话题,值得全球思考。随后,2009年06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09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正式提出创立超主权货币。新兴国家创立超主权货币可以提高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加强对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国的监督,健全国际储备货币发行调控机制。

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超主权货币实际上是对整个国际货币储备体系的思考,历史上的银本位、金本位、金汇兑本位、布雷顿森林体系都是解决该问题的不同制度安排,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立的宗旨之一。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表明,这一问题不仅远未解决,由于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反而愈演愈烈。

因此要求必须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以解决金融危机暴露出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一系列问题。当然,我们可以看到超主权货币在过去十年间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由于货币代表的是国家信用,超主权货币需要依赖的是强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力,在美国没有积极参与的情况下超主权货币的实现面临着很大的现实困难。

最后,我们来讨论在2009年美国发生的当时看起来不起眼的事情,也就是中本聪为代表的密码朋克提出的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金融解决方案。所谓密码朋克运动,是一种强调隐私和自由组合的运动,这一运动背后的基本思想,可以在埃里克·休斯于1993年撰写的“密码朋克”宣言中找到,而支撑他当时发布的宣言的关键原则,就是隐私的重要性。

正如密码朋克宣言所说,“在电子时代的开发社会里,隐私是必要的。隐私不是秘密。私人事务是一个人不想让整个世界知道的事情,但秘密的事情是一个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事情。隐私是由选择性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力量。”这个运动本身发源于1993年埃里克.休斯发表的密码朋克宣言,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极客和密码学专家不断地探索相关领域的工作,直到中本聪提出了比特币的论文。事实上,这篇论文直接引用了戴伟的B-Money和亚当·贝克Hashcash,同时还解决了早期开发者所面临的许多问题,比如双重支付(使用单个代币多次购买商品)的风险

我们可以看到,密码朋克运动是一个持续性多年的基于隐私保护的技术极客思想下所推动的运动。比特币的产生实际上标志着密码朋克运动开始挑战以中央政府所控制的法币体系的经济秩序。在参与密码朋克运动的人们看来,目前世界的货币秩序本质上是由中央银行控制的货币发行机制,很容易受到财政政策和国家信用等因素的影响。因此,提出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货币发行体系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解决方案。

在这个逻辑下,我们可以看到这与经济学家哈耶克提出的货币非国家化理论相关联,他从彻底的经济自由主义出发,认为竞争是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关键。而政府对于货币发行权的垄断对经济的均衡造成了破坏,他通过研究指出并论证竞争性货币制度的可行性和优越性。哈耶克宣称:货币非国家化是货币发行制度改革的根本方向,由私营银行发行竞争性的货币(即自由货币)来取代国家发行垄断性的货币是理想的货币发行制度。

因此,他的这一主张称之为“货币非国家化”或“自由货币说”。当然,由于历史发展的现实情况,这个方案显然不可能实现,这也导致了区块链技术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到这个阶段也无法真正改变现行的金融体系的基本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