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惠金融到现金贷,互联网金融“进化”史

2020-01-24 12:33 | 来源:未知

从普惠金融到现金贷,互联网金融“进化”史

过去的一年,在集中整治的铁拳下,人们不仅对“大平台”出事见怪不怪,还能在官宣之前头头是道地剖析原因,说得有理有据。这说明,一些违规行为已经相当普遍,似乎成了互金平台身上背负的某种原罪,一抓一个准。

当行业里某种违规行为相当普遍时,就不能简单地用“坏分子在捣乱”一语蔽之,背后一定有更深层的原因。纵观互金平台发展史,从媒体宠儿、创业先锋到恶名傍身、乱象丛生,不过短短数年。在这期间,互金行业究竟经历了什么?

互联网金融肇始于互联网公司,继承了互联网思维下保姆式服务的模式:对C端用户,讲究用户体验至上,要提供一站式、一揽子服务;对B端机构,要导流,要科技赋能,要提供一站式零售转型解决方案。

平台责任越来越重,大包大揽下,一些本不合理的做法就成了行业惯例。比如说,用户享受着平台提供的管家式服务,万事不操心,那管家是不是要掌握用户家里钥匙、日常开支以及兴趣爱好、生日纪念日等重要信息呢?不仅如此,尽职尽责的管家们还会要求用户签署全面授权协议,以备不时之需,这种要求是不是也算合理?

事后,我们发现个别管家拿着用户授权谋私利,才开始质疑授权本身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其实仔细去想,这正是用户享受一站式服务的代价啊。

管家为何要谋私利呢?如果是一个两个,多半是所托非人;如果相当普遍,那大概是管家费给的太低。

行业竞争太激烈了,谁也不敢多收费。良心管家们想收个保本微利费,无奈不少人乐意亏本抢生意,还要比谁对自己最恨、敢亏得更多。这种情况下,好的、坏的,有理想的、没理想的,谁也挣不到钱。

以第三方支付为例,2018年中国非银行支付交易规模208万亿元人民币,规模冠绝全球,却都在微利温饱线上挣扎;再看看活跃在欧美市场的PayPal,2018年交易规模区区4万亿(人民币),却赚了141亿。

钱少事多责任重,怎么办呢?总是要活下去的,风险资本也不能一直做输血的活雷锋。主业不赚钱,不少机构就打起了现金贷的主意。

问题来了,全行业不赚钱,为何能有现金贷这个例外?正因为全行业不赚钱,自然需要一条赚钱的门路养活全行业。

2017年起,头部P2P靠现金贷扭亏为盈;支付机构也通过贷超导流及大数据服务从现金贷行业分杯羹;更有大量的后起之秀,以现金贷为主业,暴富兼爆发式增长,让早几年创业却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互金老鸟们感慨选错了赛道。

现金贷本是拯救互金平台于温饱的副业,在赚钱效应下,副业慢慢成主业。支付机构的补贴大战消停了,支付牌照降温了,互联网资管消失了,P2P则成了烫手山芋,现金贷一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至此,没人再争相亏本讨好用户,也没人再计较用户体验好不好,一切向暴利的现金贷看齐,有序就慢慢走向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