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金融机构迎开放新规

2019-10-19 19:22 | 来源:未知

外资金融机构迎开放新规

财经观察 | 外资金融机构迎开放新规 打造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新格局

为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2018年以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银保监会陆续提出一系列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新举措,并先后对外发布,市场反响积极。本次修改《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部分条款,主要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落实已宣布的重大金融开放举措,为进一步扩大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提供更好的法治保障。

此次《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修改内容有四个方面:一是放宽对拟设外资银行的股东以及拟设分行的外国银行的条件。取消拟设外商独资银行的唯一或者控股股东、拟设中外合资银行的外方唯一或者主要股东、拟设分行的外国银行在提出设立申请前1年年末总资产的条件,取消拟设中外合资银行的中方唯一或者主要股东应当为金融机构的条件。

二是放宽对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同时设立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的限制。外国银行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同时设立外商独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或者同时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以更好满足外国银行拓展在华业务的实际需要。

三是进一步放宽对外资银行业务的限制。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增加“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和“代理收付款项”业务;降低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人民币存款的业务门槛,将外国银行分行可以吸收中国境内公民定期存款的数额下限由每笔不少于100万元人民币改为每笔不少于50万元人民币;取消对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审批,同时明确开办人民币业务应当符合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审慎性要求。

四是调整对外国银行分行营运资金的监管要求。放宽外国银行分行持有一定比例生息资产的要求,对资本充足率持续符合有关规定的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的分行,豁免其营运资金加准备金等项之和中的人民币份额与其人民币风险资产的比例限制,增强外国银行分行资产运用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放宽市场准入

财经观察 | 外资金融机构迎开放新规 打造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新格局

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指出,此次修改后的《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放宽了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对申请设立外资保险公司的外国保险公司,取消“经营保险业务30年以上”和“在中国境内已经设立代表机构2年以上”的条件。修改后的《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允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在中国境内投资设立外资保险公司,允许境外金融机构入股外资保险公司,并授权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制定具体管理办法。

对于此次两部条例部分内容的修改,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修改的目的和效果都是进一步扩大开放。这是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战略一致的,也符合全球化的大趋势。

财经观察 | 外资金融机构迎开放新规 打造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新格局

望正资本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刘陈杰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此次的几项修改都是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的原则来具体实施的一些细则。从放宽的一些细节条款来看,能看出我国政府在扩大开放金融领域的决心是符合世界金融业发展的潮流。在竞争中能够不断的提升这些机构的抗风险能力和竞争力。因此,进一步扩大金融机构外资股比限制能够使这些公司在竞争中得到更大的进步。

武汉大学国际金融法教授李仁真在公开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两个条例的修改有助于打造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新格局。当前,我国银行业保险业已形成国有、民营和外资等参与的股权结构多元化市场主体。这两个条例的修改有利于构建公平一致的市场环境,使内外资机构在同一规则下开展合作和充分竞争;有利于优化股权结构,规范股东行为;有利于形成多层次、合理化的市场体系,开创“多赢”格局。

加快中国金融业与国际接轨

在一系列对外开放政策推出后,金融业开放程度不断增加。对于外资银行和外资保险公司的进入会对我国金融业带来哪些机会和风险,苏剑认为,外资金融业公司的进入对中国市场有利有弊,但总体来说利大于弊。有利的方面包括,一是降低中国金融业的垄断程度,增强金融业的竞争,有助于提高金融业的效率。二是能够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多、更为优质的金融服务,把国外优质的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带到中国来。与此同时,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外资金融业公司的进入能够改善中国金融业的产业结构,提高中国金融业的整体效率。最后,可以引进国外最新的金融科技、金融理念和金融管理,有助于提高中国金融业的整体水平,使中国金融业尽快跟国际接轨。

财经观察 | 外资金融机构迎开放新规 打造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新格局

“不利的方面主要是由于竞争的加剧,内资金融企业的市场份额会被稀释,收益率可能会下降,所以必须应对挑战。但站在整个中国经济以及中国金融消费者的角度来说,收益要大得多。”苏剑进一步说道。

与此同时,刘陈杰表示,金融开放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金融机构如果在一个比较封闭的体系成长,没有经历过金融周期或者是风险周期的话,总体来说其抗风险能力会是比较脆弱的。因此,进一步开放外资的比例能够使一些外资独资或者是合作的机构和国内的金融机构进行直接的竞争。在这个过程中,国内的金融机构也可以向外资机构进行学习,同时外资机构也会更加适应国内市场。

“当然,在开放的同时我国金融业也会面临一些风险。比如说在竞争的过程中我们的法律体系是否能配套建设来防范相关风险。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随着业务的不断开展,在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就是在考验我们的监管水平和法治环境。其次,短期资金流动的风险,例如对于账户方面的管控等。”刘陈杰进一步说道。

此外,苏剑也表示,要加强监管,尤其是加强对资金流入流出国境的监管。资金流入流出可能会对金融体系造成剧烈震荡,不仅需要监管,还需要留有足够的应对措施和资源,比如必须有充足的外汇储备。

有业内专家建议,在金融业推进内外资一致原则的同时,要建立与之相适应的风险防范和监管制度,有效维护金融体系安全稳定。比如,对于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设立和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养老金管理公司、货币经纪公司、外资人身险公司等,要进一步立法完善,依法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