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金融科技竞赛打响

2019-08-16 16:01 | 来源:未知

中小银行金融科技竞赛打响


再不加强金融科技建设,中小银行可能会错过一个时代。

这不是危言耸听。在这一轮全球数字化金融淘汰赛中,银行业的分化格局越来越明显:如何快速找到适合自身的数字化转型路径,是摆在众多中小银行高管面前的头等难题。

8月8日,在中国数字银行论坛·2019桂林论坛上,金融壹账通、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深圳)联盟、埃森哲联合发布《中小银行金融科技发展研究报告(2019)》(城商行&农商行),同时正式向银行业推出了国内首个基于大数据平台的数据治理解决方案。

《报告》调研了中小银行的金融科技发展现状并给出了针对性的转型建议,旨在助力4000多家中小银行打造数字化体系建设,构建面向未来的差异化竞争力。

中小银行金融科技转型策略

如果说数字化转型对于整个银行业都是一场“存亡战”,那么对于科技基础薄弱、数据规模与质量堪忧的中小银行而言,这场战役则显得更为生死攸关。

一方面,线上线下涌现各种新的业务模式,逼迫银行从传统线下业务向线上转型,从人工作业处理模式向数字化业务进行转型。与提前积极布局数字化的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相比,在资金、人才和科技基础方面都存在明显短板的中小银行,其谋求数字化转型的处境无疑要被动得多。

另一方面,中小银行面临着越来越激烈的外部竞争环境:一些大银行的触手已然伸到了五六线城市和农村,导致中小银行优质小微客户出现持续流失;互联网金融机构加速布局普惠金融,中小银行的服务对象逐渐被其覆盖;新兴的民营银行也在紧盯小微贷款和消费信贷的业务市场。

中小银行在金融科技时代该何去何从?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深圳)联盟日前推出的《中小银行金融科技发展研究报告》(城商行&农商行),既反映了城商行在探索金融科技道路上的实践成果、亦呈现了农商行金融科技发展水平的分化之势。

4000家中小银行金融科技竞赛打响

 

《报告》从战略、应用、生态、数据、技术和组织等六大方面评分,将调研的城商行以及农商行分为“领先者”和“跟随者”两类。从结果来看,城商行领先者得分为73.6分,而跟随者得分仅有63.8分;农商行领先者平均得分65.7分,跟随者平均得分仅为48.7分。”

4000家中小银行金融科技竞赛打响

 

 

4000家中小银行金融科技竞赛打响

 

同时,《报告》针对城商行和农商行给出了相应的转型建议。城商行金融科技发展有三大实践策略:一是以金融科技为支撑做大零售银行;二是以金融科技驱动区位优势,形成区域性产业和小微金融服务专长;三是共享开放,打造开放银行或结成金融科技合作联盟。

而农商行发展金融科技需要做好以下方面:一是树立金融科技创新战略,建立适应区域性特色的科技创新路径;二是围绕领军人才搭建科技创新团队;三是站在全行高度设计创新配套机制、跨部门协作机制;四是把数据治理纳入中长期战略。

银行数字化转型关键:数据治理

放眼全球,数字银行在全球范围内发展迅速,统计显示,国际上每年银行在税前投入用于数字转型差不多占到税前利润的17%~20%。从国内来看,这几年,数字中国战略对于数字化转型的重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数字银行是数字中国尤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无论是传统银行,还是新兴互联网银行,都在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如互联网巨头BATJ和工农中建纷纷合作,围绕各自业务探索数字化转型;花旗、摩根大通、汇丰等老牌商业银行亦早于2012年~2014年期间启动了第一波数字转型浪潮;2018年7月美国货币监理署正式允许金融科技申请部分银行职能许可。

虽然中国银行业近几年发展迅猛,从2014年到2017年,中国在线银行客户占比翻了三倍多,不过跟发达市场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同时,传统银行业务萎缩、客户分流、不良率上升、经营管理和数据安全问题等,愈发凸显出数字银行的重要性。

如何理解数字银行?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邱寒指出,完整的数字银行经营体系应覆盖三个层面:一是基础数据层、二是业务应用层、三是经营管理层,只有这三层为一体的体系做到智能化、数字化,才能构建一个完整的数字银行经营体系。

做好数字化转型,对银行有哪些益处?或许,海外银行数字化转型的成果能为我们带来启示:如花旗银行在“移动优先”的战略指导下,其3年内数字渠道交易量增长了15%、移动客户总量增长了40%;汇丰银行2014年了开启第一波数字化浪潮,明确数字战略目标为“从根本上将业务模式和企业组织数字化”,2014年~2016年期间其数字渠道销售额增加了75%,降低成本、节约资金高达61亿美元。

麦肯锡一份报告显示,能否有效应对数字化转型,对银行业的净资产收益率影响幅度在40%-49%,数字银行比传统银行在效益上平均提升17%;同时银行传统的成本也迎来急剧下降。

商业银行要做好数字转型,做好数据治理是基础。纵观全球银行业,包括美国银行、花旗银行、高盛、富国银行、摩根大通等机构都设置了首席数据官。反观国内,尽管2018年银保监会下发指引文件中明确“银行业金融机构可根据实际情况设立首席数据官”,但真正的先行者却是寥寥。

金融壹账通董事长兼CEO叶望春表示,银行必须从长远和战略的高度来重视数据治理,保持长期可持续的投入;此外,商业银行也可借助第三方科技的力量突破自身人才、资金、场景的限制,推动中国银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数据采集、整合、应用、管理的质量,直接关乎银行数字化转型成败,”中国银行业协会党委委员、副秘书长张亮也指出,数据治理已成为未来银行重要的资产和核心竞争力,是支持银行精细化运营管理、推动数据驱动业务发展战略转型的基础。

首个全流程数据治理解决方案出炉

2018年五月,银保监会颁布《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指引》,其中强调,“从数据治理架构、数据管理、数据质量控制、数据价值实现、监督管理等方面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数据管理活动”,数据治理提升到了公司治理的高度。

《指引》发布一年多来,大型银行对数据治理工作已经有所布局,虽然一部分中小银行亦已开始发力,但数据治理目前基本还处于萌芽期,其数字化转型举步维艰。

总体来看,相比大银行,中小银行在数据治理工作上面临很多痛点。《中小银行金融科技发展研究报告(2019)》数据显示,目前仅有18%的中小银行初步建立数据管理体系和管控工具;90%左右的中小银行并未建立完善的数据管理体系,没有将数据管理真正与业务经营结合起来。

正如桂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王能接受采访时坦言,中小银行的数据治理面临基础的平台差距较大、数据人才缺乏、组织管理体系缺乏战略性的导向三大困境。

作为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中小银行该怎么布局数据治理?在王能看来,“借船出海”是未来中小银行数据治理的最优选择,相对于自主搭建一个完全的体系,中小银行更应该建立合作的体系。

目前,不少中小银行选择与金融壹账通合作开展数据治理建设。金融壹账通董事长兼CEO叶望春对此表示,只有联合各方力量,才能全面推动银行业数据治理的蓬勃发展。中小银行可以借助第三方科技公司的力量,实现数字化转型道路上的跨越式发展。

相较于投入,数据治理在未来带来的回报是难以估量的。“数据治理刚开始要有投入,但随着应用频次、成本分摊、效益创收等方面的不断改善,其在整个收入中所占的费用比重是下降的。实践证明,银行在尝到数据治理带来‘提质增效’的甜头后,也会持续加大这方面的投入与重视。”邱寒表示。

在数据井喷式增长的当下,如何利用数据创造价值成为行业共同思考的问题。针对中小银行数据价值转化痛点,金融壹账通推出我国首个基于大数据平台的全流程数据治理解决方案——加马数据治理解决方案。

与传统数据治理解决方案比起来,该方案基于前沿大数据平台,能够支持全场景、海量数据的智能治理,利用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人脸识别等AI技术将无序数据关联化、隐性数据显性化、静态数据动态化,且在软硬件扩展、迭代上更为灵活,部署时间比传统产品要缩短1~2个月。

随着越来越多中小银行选择与金融科技公司联袂合作,加强数据治理的自动化和智能化,在渠道管理、客户经营、产品设计、风险管理等全流程业务上进行可视化分析与数字化重塑,帮助银行管理层作出经营决策。

“借船出海”,中小银行找到了数字化转型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