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的反思为什么是深刻的

2019-07-29 12:27| 来源:未知

招行的反思为什么是深刻的

 

一个人为什么会焦虑?可能并不一定这个人已经身处困境,而是足够的自我清醒,足够的反思精神。

招行最大的护城河是成立以来坚守笃行的零售业务,在当下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凸显出独具的价值:当其他同行意识过来开始补短板的时候,招行可以泰然自若地享受成果,先发优势已经筑起高耸的护城河,剩下的已经是一片红海。所以,招行田惠宇行长和员工的反思对于中国的银行业而言更有现实意义。

中国银行业不同于西方银行业的是,中国的银行是政府人为设置的,中国的银行业固有的金融文化尚在成长发育中,经营管理模式也还在逐渐探索中,其目的是为实体经济服务,但正是由于这个任务,再加上金融业的风险外溢性,政策呵护较多,银行业经营很容易同质化和僵化,对市场和科技的变革回应总是慢半拍。

招行深刻的看到了中国银行业成长发育过程中优越的环境给他们带来的负面效应。田惠宇说:“过去30多年,中国银行业外部环境整体上顺风顺水,上世纪90年代初的宏观调控、97年亚洲金融风暴以及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经济经历波动,但很快又回暖。严格意义上讲,我们从未经历过大经济周期的检验,在这种大环境下做银行,一路顺风顺水,何其幸运!但任何事情都是得之于此,也会失之于此。全行都要充满忧患意识,以哀兵之志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这个观点对于30年经济发展史是很少见的深刻反思,从97年和08年两次金融危机来看,尽管经济和金融经历了较大的波折,但是很快就回暖了,这对银行业的震动效果就大打折扣了。比如金融危机往往伴随着资产价格下跌,资产价格如果短暂下跌,然后来个反转,银行可以很快疗伤,反而那些嗅觉灵敏者抄个底还赚翻了,比如97年后的房地产不良资产处置。这两个周期没有起到西方金融危机对西方金融机构那种毁灭性的打击,也就谈不上经历真正的周期。

进一步的反思就是,为什么中国的金融机构在金融危机时期能够泰然处之?本质上,还是中国体制让政府有强大的调动资源的能力,这个资源就是居民的高储蓄率储蓄其实就是资本,是老百姓们省吃俭用存下来的物质资源。

1997年金融危机,中国银行业技术性破产,为了拯救商业银行,1999年,国家设立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由财政部为四家AMC分别提供100亿元资本金,由央行提供5700亿元的再贷款,同时允许四家AMC分别向对口的四大行发行了固定利率为2.25%的8200亿元金融债券,用于收购四大行1.4万亿元不良资产,这些资金的基础就是存款和财政资金。

2003年开始政府先后向国有商业银行、政策行银行和一些券商提供巨额外汇储备以改善其资产负债表,帮助其股份制改造,并最终上市,这些外汇储备也本质上是存款。

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为了应对金融危机传染,政府推出四万亿刺激政策,商业银行贷款增幅巨大,其基础依然是存款和政府财政资金。

再加上改革开放政策顺应了全球经济景气周期,中国加入WTO,中国制造业进入全球供应链,中国成为世界工场,中国经济在两次危机中都是快速复苏,并一骑绝尘,商业银行没有伤筋动骨更未有革心洗面,享受着经济增速带来的巨大红利。即使到经济下行多年,制造业中小企业经营困难重重,商业银行们的盈利仍然是非常特出的。

招行的反思可贵之处在于,这样好的时代机遇可能已然一去不返,中国经济正在缓慢转型,经济增长方式正在换挡,人口增速和人口结构以及消费观念已经出现了历史性的变化,最主要体现在储蓄率的下滑,商业银行存款增速在趋势性下降。

2018年今年9月末我国人民币存款余额176.13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月末高0.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0.8个百分点。由此可见,储蓄是增加的,但是增速在以较大的速度下滑。今年存款的增速有所恢复。

去年3月,时任工行董事长易会满指出,从2010年开始,中国居民储蓄开始出现持续下降。从增速角度看,中国储蓄从2010年的16%下降到了2017年的7.7%。

易会满认为要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的问题以及下降过快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居民储蓄率过快下滑,不利于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其次,会降低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抬高实体经济整体融资成本。再次,会加大流动性风险,影响货币政策传导。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以来,中国国民储蓄率已经开始下降,当时的储蓄率达到顶点是51.2%。据IMF预测,在2022年之前,中国国民储蓄率将持续下降至接近40%的水平。

储蓄率下滑具有必然性,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经济必须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转向消费服务主导;另一方面人口总数在下滑,老龄化来临。从中长期来看,储蓄率与人口结构密切相关,劳动人口占比较大时,收入增长会快于消费,导致储蓄率上升,反之则反是。加上劳动人口年轻人储蓄消费观念在变化,储蓄率必然下滑,这也是其他发达国家在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一个必然趋势。那么一次次的用存款资源来拯救商业银行摆脱危机的手段未来可能就难以再现了。

另外,从2008年开始全球经济唯有美国经济短暂复苏,现在又进入衰退泥潭,全球其他经济体从没有出现像样的起色,有人认为这次可能是罕见的全球经济长期衰退,这对商业银行又意味着什么?

而从金融业内部,科技创新对金融业的变革更加彻底,对现有商业银行的冲击可谓是颠覆性的。互联网巨头们有先天的技术优势和体制优势,更有固有的流量客户优势,再加上商业银行心塞的是消费场景优势,而在金融科技第一轮较量——移动支付业务中,商业银行已经彻底败下阵来,移动支付占领的是老百姓的“移动钱包”,这是个人金融业务的战略至高点。

难怪在最近高速公路etc的争夺中,有关部门鼓励第三方支付参与跟商业银行同台竞争,银行愈发感到压力。

目前蚂蚁金服、腾讯金融、京东金融等等金融科技巨头正在攻城略地,这几年兴起的P2P们尽管风雨飘摇,但是他们对于客户和市场的感悟,让我们看到科技对于金融的内在震撼力。

如果把时间的纵轴拉长到60年,前后各给30年,前瞻后顾,然后驻足凝思,商业银行们面临的环境已然改变,反思精神更是空谷足音,这就是招行此次反思的深刻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