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安连年卖资产抵债 82.8亿债务“局中局”

2020-05-23 19:42 | 来源:未知

中信国安连年卖资产抵债 82.8亿债务“局中局” 


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中信国安(000839.SZ)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一字跌停。截止5月22日,中信国安收盘价为2.32元,总市值为90.94亿元,相比于2017年9月的最高市值439亿元,已经跌去79.28%。

据了解,5月17日,中信国安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两日后,中信国安又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指出,其股票于5月15日、18日、1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值得注意的是,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还披露,公司前期披露的信息未发现需要更正、补充之处;未发现近期公共传媒报导了可能或已经对本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未公开重大信息;也不存在关于本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

中信国安在公告中强调,“经自查,本公司不存在违反信息公平披露的情形。截至本公告披露日,证监会对公司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商学院》杂志就被立案调查具体原因、相关债务危机或风险、资产被冻结等问题分别向中信国安及其控股股东国安集团发送采访函。截止发稿,对方并未作出回复。

连年靠卖资产扭亏为盈

被立案调查的中信国安经营状况也并不理想,不仅营收连连下滑,而且连续两年通过非经常性损益科目扭亏为盈。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中信国安的营收分别为42.62亿元、39.74亿元、35.01亿元。2018年、2019年,其营收增速分别为-8.89%、-11.92% ,连年出现负增长。

在营收不理想的情况下,中信国安的净利润却“大起大落”,2017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6亿元;2018年该数据却一跃至20.06亿元;到2019年又跌落至0.6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与“大起大落”的净利润不同,中信国安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持续两年大亏。2018年、2019年,其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38亿元、-2.79亿元。

究其原因,中信国安通过非经常性损益科目扭亏为盈,其中主要通过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也就是卖资产来“扮靓”业绩。

具体而言,2017年6月,中信国安子公司中信国安恒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天津国安盟固利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盟固利新材料”)52%股权,转让资金达3.64亿元。而中信国安2017年净利润为2.6亿元,低于资产出售带来的收益。

2018年6月,中信国安向荣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转让中信国安盟固利动力科技有限公司31.80%股权,转让金额为21.72 亿元。此举使得2018年中信国安归属净利润扭亏为盈。

2019年,中信国安出售所持江苏有线1.01亿股股票及盟固利新材料17.03%股权获得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3.23亿元。

对此,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认为,上市公司转让下属公司股份,一般是为了筹集资金,中信国安肯定因为日子不好过,还要达到证监会的要求,所以不停转让股份以获得收益。一般卖公司股份支撑公司的时候,公司都是遇到了经营性的困难,这种不是因为周期或者经济下行,而是公司本身经营出现了巨大的问题,投资人一般会远离这样的公司。

“我们并不好判断公司的主观选择,但是上市公司要符合证监会的一些硬性要求,不到关键时候,谁也不愿意卖掉一些比较好的资产,这种买家有限的公司交易,着急卖资产会遭到买家的压价,资产不得不打折卖掉。”王超补充道。

与控股股东双双面临债务风险

在连年的卖资产背后,却是中信国安难以言好的资金流状况。一方面,从2015年起,中信国安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便持续为负,2015年至2019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14亿元、-2.38亿元、-2.01亿元、-1.34亿元、-0.32亿元

另一方面,截至2019年底,受限于诉讼冻结、融资借款、抵押借款、质押借款、往来款担保、增资款等原因,中信国安受限资金高达89.04亿元。中信国安的总资产为171.09亿元,受限资金占总资产的52.04%。

除此之外,中信国安的债务状况也不容忽视。资产负债表显示,2019年,中信国安的合并货币资金为4.43亿元,而其母公司期末账面货币资金仅为95.8万元。

在不足百万元的期末账面货币资金下,中信国安的短期借款却高达14.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16.73亿元、流动负债总计67.77亿元。中信国安2019年年报显示,其负债合计82.81亿元。也就是说,中信国安2019年的期末账面货币资金,远远无法覆盖其一年内到期的负债。

对此,王超指出,“这种资金流基本上是捉襟见肘了,变卖资产用来还债,虽然不得已为之,但是壮士断腕的一步。这种资金状况,证明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经陷入了困境,债台高筑,一时间有没有脱困的办法。”

面临债务风险的不止是中信国安,还有其控股股东。企查查信息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安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中信国安有限公司(下称“国安有限”)对中信国安持股36.44%,持股数量为14.28亿股。而其所持股份被质押14.19亿股,并被全部冻结。

2019年5月21日,深交所还对中信国安下达2018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控股股东股份被质押、冻结、轮候冻结的情形,说明公司是否存在控制权稳定方面的重大风险,是否存在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及其他关联方可能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相关情形。

据上海清算所披露,截至2019年9月30日,国安集团期末货币资金为11.05亿元,而其短期借款却达到159.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02.08亿元,流动负债合计更是达到598.23亿元。

而且,2019年4月以来,据记者统计,国安集团累计已有“15中信国安MTN001”、“18中信国安MTN001”、“15中信国安MTN003”、“15中信国安MTN004”、“16中信国安MTN002”等5只中期票据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据了解,上述违约项目涉及本金合计112亿元,涉本金及应偿付利息金额合计168.51亿元。

王超认为,中信国安的困局,肯定跟控股股东分不开。两者一起陷入困境,更是难以有人施以援手。中信国安资金受限,集团公司票据违约之后融资肯定困难。两个公司实体再融资都受到严格限制,不管是股票质押、债券融资或者银行直接融资,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敢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