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第三方财富”理财,屡屡爽约不还

2019-10-21 11:21 | 来源:未知

找“第三方财富”理财,屡屡爽约不还

“都快两年了,债权本金30万元还是没要到。”说起自己向好利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利”)屡次“讨债”的经历,市民金先生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热线记者坦诉:苦不堪言。

“好利”自称几年前办出了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牌照,所谓“第三方财富管理”是什么样的公司?其销售的理财产品属于哪类性质?风险程度如何?吸纳的社会资金被投向何处?自身风控措施是否具体、透明?营销过程中有无夸大其词?

30万元究竟去了哪里?

据金先生讲,2017年12月, 经“好利”业务员王某再三推荐,并多次承诺公司理财产品有借款人房产做抵押绝对安全,金先生遂作为乙方(受让方/新债权人),与甲方(转让方/原债权人)刘某、丙方(服务商)上海资展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资展”)、丁方(服务商)“好利”,共同签署了一个四方《债券转让协议》,标的债权金额30万元,年收益率为10.5%,期限12个月。

 

△2017年12月, 金先生签署的四方《债券转让协议》。

2018年12月5日期满,但30万元并未返还。金先生找到“好利”,一番交涉后,王某拿出了多本空白协议要金先生分别签名。此时,正巧突发胃痛的金先生以为空白协议是用于取回本金的,就签上了名。签名后,王某说协议内容实际是将30万元续签了一年。事后,金先生发现,王某还在协议的“风险告知”一行内,擅自代金先生书写了“本人已阅读本协议所有条款,充分了解相应的权利义务,愿意承担相应的风险”。

 
  •  

  •  

  •  

  •  

  •  

  •  

△2017年12月,《债券转让协议》“风险告知”栏内金先生亲笔书写的笔迹(上) 2018年12月,王某假冒金先生私自书写的笔迹(下)。注:签名都是金先生亲笔书写。

离开后,金先生越想越不对劲,马上联系王某,可对方手机关机、微信将金先生拉黑。由于次日依然联系不上王某,无比焦虑的金先生约了两位朋友又赶到“好利”,要求立即返还30万元。持续谈了3个多小时,双方又另签了一份《债权再转让协议》,写明“好利”会在2018年12月14日后的20个工作日内,支付30万元。

△金先生出示的《债权再转让协议》明确,“好利”会在2018年12月14日后的20个工作日内,支付30万元。

“尽管白纸黑字写着,好利还是以各种理由一再推脱!”今年5月,“好利”负责人叶某又承诺6月底肯定还,而且会将延期数月的违约金打给他。结果仍是一场空欢喜。事后,叶某再次改口说,到9月先还10万元,剩余20万必须重新签一份协议。金先生坚决不同意,叶某表示那就只好再等,30万元至今杳无音讯。

原债权人是否真的存在?

显示其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获得理财产品研究、开发资质的,为高净值人群提供财富管理规划的专业财富管理机构。在金先生提供的签署日为2018年12月5日的协议中,记者看到丙方服务公司由原先的“资展”转为“上海合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丰”),这两家公司是何关系?

 

△好利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官方网站自我介绍。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资展”“合丰”的住所都位于普陀区花溪路199号内,而“好利”的法人、执行董事应某,也身兼“资展”“合丰”两公司的股东、监事。

10月14日下午,记者来到北京西路静安中华大厦24楼“好利”办公室,只见玄关背景墙上,“好利财富”与“资展金融”上下排列。据“好利”客户业务负责人虞先生介绍,“好利”拥有私募基金牌照,好几年前还办出了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牌照,“好利”和“资展”两公司都是“合丰”的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