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国去美元化行动或再掀高潮

2019-08-04 15:34 | 来源:未知

世界多国去美元化行动或再掀高潮

目前,美国的失业率处于半个世纪的低点,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交易价格接近历史高位。然而,美联储却在近日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降息,因制造业增长停滞,并预计经济放缓。由于美联储已经锁定降息,现在的问题是:未来几个月会发生什么?这只是一次性的,还是它确实是一个新的宽松周期的开始?

而对于接下去美元指数的走势,华尔街开始越来越多发表看空的观点,摩根士丹利的外汇策略团队表示,美元被高估10-15%左右,其他非美资产尤其是新兴市场资产相比以美元为主导的资产被低估了,这意味着,2019年资金流入以美元为主导资产的趋势将会反转,美元将因此承压,而此前贬值的货币,届时将上涨,这在美联储发出降息的最强信号后,变得更加明确。

而半个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人们喜欢将美元称作为美金,这从侧面反映了美元强盛时的价值,但我们知道,货币是有保质期的,美元也并不是金,真正的金是黄金,这其实已经说出了黄金和货币的关系,而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马克思更是一语道破了黄金的价值内涵和本质。

而美元之所以能成最主要储备货币,除了美国综合实力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元控制了包括石油、黄金等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和SWIFT清算中心。

对此,瑞士贵金属顾问近日公开发声认为,各国央行10多年前就已启动了将存在海外黄金的回归计划,这意味着世界正在去美元化,更意味着,绕开美元或寻找美元的替代货币或正在加速。

而近期绕开SWIFT的行动更是此起彼伏,我们注意到,这种声音主要出现在欧洲及新兴市场,这从近几个月以来的美欧经济热点新闻中就能发现。以上这些都在表明,曾经无比强大的美金,早已失去往日的光芒,而近年来,一些信用好的非美货币(比如人民币)也正在世界经贸,特别在原油交易中发挥着越来越多的作用,掀起去美元化高潮。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石油公司及新兴市场也正在逐渐边缘化美元,通过双边本币结算来安排交易,进而完全绕开美元(或石油美元),并有选择新的储备货币和石油货币的需求。

而这背后的核心信息是,现在,大部分的美元是锚定美债规模来参考发行的,而按目前黄金计价的美元价值仅相当于40年前的2.88%,美元价值急剧下跌,而今天所有的市场数据也似乎都在表明这一点。据IMF最新数据显示,全球央行官方外汇储备中的美元份额逐渐下滑,已经从1999年的70%下降到2017年底约63%。

自1913年来美元已经丧失了93%的价值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包括德国、波兰、意大利、罗马尼亚、土耳其、匈牙利等多国为何也要将存在美国的黄金运回国的部分原因了。同时,据RT在稍早时称,中俄印等金砖五国或将做一件打破实物黄金美元定价权垄断的事,以建立自己的世界货币黄金交易系统和和东方基准,从而绕开美英为主导的黄金交易体系,我们注意到,目前,中国已经与俄央行就发展联合黄金交易系统签署了备忘录,并且项目将于接下去的某个时间点开始实施。

实际上,BWC中文网也在不同的场合多次强调,40多年前,美元取消和黄金挂钩这本身就是在说明美元的价值正在降低,这在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看来,目前对美元的不信任及去美元化的这一进程正在加速,比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称欧洲人竟然被迫用美元购买自己的商品的情况"荒谬";法国财长布鲁诺•勒迈尔更是公开表示,希望拥有"完全独立于美国之外"的金融工具,甚至,目前这股声音已经飘荡在华尔街和欧洲的上空了。

事实上,长期以来,中央银行都已经意识到,作为国际最主要的储备货币,美元是有“保质期”的,事实上,摩根大通等大型华尔街银行对这个问题已经关注了至少5年,并认为,这种情况不应该继续下去了。

据俄媒RT网站7月25日援引摩根大通银行的策略师克雷格科恩的一份报告中写道,随着亚洲经济体的崛起将破坏美元的领先地位,美元将难以在未来几十年内保持国际顶级货币,由于结构性债务原因以及周期性障碍,我们认为美元可能失去其作为世界主要货币的中心地位“。

该战略报告指出,现在,这些中心已准备好向亚洲转移,整个亚洲区的GDP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的50%及三分之二的经济增长贡献,该地区不断增长的购买力将增加非美元交易的数量,削弱美元的储备货币份额,并为其取代其主要国际货币奠定基础,比如,人民币将转变为在亚洲拥有更大货币权力体系。

该机构甚至一针见血地指出,正是因为美国当前的一系列经济举措才使得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支付使用量受到威胁,这才是世界多国去美元化的真正幕后推手,而2018年3月,我们注意到,已经有美国议员提交提案要求恢复金本位就是最好的注脚,以此来表达对现有美元流通逻辑下的担忧,以及对黄金赋予的货币属性的肯定。

而正是在当前这些市场背景下,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的首席执行长Larry Fink认为,美元作为世界最主要货币的地位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庞大的赤字中,但我们却正在与我们全球的债权人在世界范围内斗争,这对美元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结果,因为美国40%的赤字是由外部因素资助的”。

是的,目前,全球去美元化或已水到渠成,亦如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近日所称,“谢天谢地,现在是付诸行动的时候了,我们将抛弃美元,并寻求替代。”,对此,美国金融媒体MarketOrcale认为,这似乎正在成为中俄等多国去美元化的突破口,美元(或石油美元)注定要丧失特权,但不会消失,这种冲击波可能在接下去以相同形式发挥其影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