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股东能要求公司发工资么?

2019-07-11 18:39 | 来源:未知

公司股东能要求公司发工资么?






每日分享|公司股东能要求公司发工资么?
▌裁判要旨

股东除了通过参与公司经营获得股份分红的权益外,还有通过向公司提供劳动获取劳动报酬的权利,一般情况下二者并不冲突。

但是在控股股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情形,其在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上述两个身份高度重合或混同,存在其利用法定代表人身份和股东地位单方制作的可能,因此在证明劳动关系成立时,应当赋予其更严格的举证责任。

此外,在认定劳动关系是否存在时,还要考虑是否有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可能。

▌基本案情

原告彭坚为佛山市顺德区捷勒塑料设备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捷勒公司的股东2008年7月10日签署了《股东合作协议》,其中第五条约定了股东分别为彭坚、陈睿、朱金山、何华松、邵庆超、李继宏,彭坚出资额占总股份的51%;第三十条中约定:“股东陈睿、朱金山、何华松、邵庆超加入公司日常工作后,月薪以原有薪金的八折计,暂以每月七千人民币支取生活费、累计余额在其加入半年后一次付清”。

2011年12月30日,捷勒公司的股东及股份构成发生变化,股东又共同签署了《股东会议程》,其中第一条第3项与第11项约定,彭坚与王美玲夫妇持有捷勒公司50%的股份;第10项约定:2012年1月22日之前,将各股东2008,2009年提留工资结清。各股东剩余提留工资,在公司奖金允许的情况下,于2012年底结清。截止2011年12月31日股东不再提留工资。

彭坚起诉主张其与捷勒公司之间除了股东身份关系、法定代表人身份关系之外,还存在劳动关系。彭坚提供了与捷勒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捷勒公司出具的各股东提留工资总表、工资明细等。彭坚据此向捷勒公司主张支付提留工资。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原告彭坚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彭坚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彭坚主张其与公司具备劳动关系应有的所有要件,与捷勒公司应当构成劳动关系,其要求捷勒公司支付拖欠的工资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二审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首先,对于股东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股东除了通过参与公司经营获得股份分红的权益外,确实还有通过向公司提供劳动获取劳动报酬的权利,但二者在本质属性、表现形式、履行方式等方面均有明显不同,且受不同的法律制度调整。股东通过向公司投资、参与经营从而获取股权利益是股东在从事商事活动获取商业利益的手段,而股东另行向公司提供劳动,是股东与公司之间通过建立真实有效的劳动关系和可资佐证的劳动量的付出获取劳动报酬的方式,一般情况下二者并无冲突或影响。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的规定,建立劳动关系的标志是实际用工,即提供劳动是衡量劳动关系是否真实有效的重要标准,本案中,彭坚作为股东与捷勒公司有建立劳动关系的权利,且其提供了劳动合同、工资条,通常情况下,可以作为判断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依据;

再次,本案中彭坚在捷勒公司的地位不同于普通劳动者,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彭坚是捷勒公司的控股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彭坚在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其自己既代表捷勒公司,同时又代表其个人,在这个过程中,彭坚的上述两个身份高度重合或混同,也就是说,作为捷勒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彭坚作出的意思表示既可以代表捷勒公司,又可能仅是其个人意思表示,即在本案中,彭坚作为法定代表人与其自己签订劳动合同时,彭坚对其两个身份都是清楚的;

另外,虽然彭坚提供了劳动合同和两个月的工资条以证明劳动关系,但由于彭坚的特殊地位,上述证据均存在彭坚利用其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地位单方制作的可能,因此,本案中在证明劳动关系成立时,应当赋予彭坚更严格的举证责任,即彭坚履行其劳动合同中约定义务的相关证据,如考勤、履职证明、工作记录、详细的工资台帐等,本案中,彭坚并没有完成上述举证义务。

最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规定,公司的总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应当由董事会聘请,基于相同的原则,彭坚担任捷勒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如果捷勒公司要与彭坚签订劳动合同,亦应当由捷勒公司的董事会代表公司与彭坚签订劳动合同,而不是彭坚本人既代表捷勒公司又代表其个人签订劳动合同。

综上,难以确定彭坚与捷勒公司之间劳动关系真实性。

此外,法院认为,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捷勒公司目前尚有几笔债务到期没有清偿,结合目前的经济环境等客观因素,本院认为彭坚主张的提留工资存在规避债务、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可能。

因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