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三成赴京沪求医,安徽患者外出最多

2018-06-23 10:43 | 来源:未知

逾三成赴京沪求医,安徽患者外出最多

刚见到吴生(化名)时,他即将进行一场关乎生死的大手术。

作为一名尿毒症5期患者,吴生从家乡福建跨省来到浙江求医,选择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进行肾移植手术。

“跨省就医的成本要高些,来浙大一院前做透析等治疗已经花了20万元。因为手术还没做,不清楚最后要花多少。肾移植手术的风险很大,相对来讲,浙江的医疗水平比福建好一些。”吴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事实上,作为拥有13亿人口且幅员辽阔的大国,我国各区域间的医疗服务资源配置存在差异,因此像吴生这样选择到医疗水平更高地区就医的跨省患者还有很多。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2017年国家医疗服务与质量安全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我国患者流出最多省份的前五位分别为安徽、江苏、河北、浙江和河南;而患者流入最多的省份,则分别为上海、北京、江苏、广东和四川。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告诉记者,异地就医背后的深层原因是医疗资源分布不均。核心资源是医生、专家,特别是大专家集中在北上广的大三甲医院中,这是病人异地就医的重要原因。另外,治疗手段、设备等因素也会影响患者的流动。

 

为何异地就医?

 

近年来,我国医疗服务资源配置情况不断改善。

《2017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每千人口拥有注册护士数、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分别为2.31人、2.54人和5.37张,均较2015年略有增加。

《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要求,到2020年,上述三项指标要分别达到2.5人、3.14人和6张。

异地就医患者占比也呈下降趋势。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报告》对2016年全国788家三级医院收治的2700多万例出院患者进行分析后发现,异地就医患者占比7.16%,与2015年的7.36%相比略有下降。

“不要小瞧这0.2个百分点的下降,对于几亿患者来讲就是几十万名的跨省就医者。”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疗质量处副处长马旭东强调。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2016年患者流入最多的五个省份收治的异地患者,占全国异地就医患者的58.72%,也较2015年下降了2.31个百分点。

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闻大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全国的层面来看,数字的下降代表了许多地方医疗诊治水平和服务能力的提升,大趋势是越来越少的人离开本省去异地就医。

此前,困扰我国的群众看病就医难题、大医院人满为患的现象,一大原因为患者对基层医疗机构缺乏信任,“有病就去大医院”,导致优质医疗资源的紧张和浪费。而一些疑难杂症、重症患者的看病就医,则变得更加艰难。

为解决这一问题,我国正逐步建立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制度,将疾病的轻、重、缓、急和治疗的难易程度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实现“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同时,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提升基层诊疗水平。

异地就医患者占比的下降,说明上述工作已取得成效。许多患者在省内医院即可得到满意的医治,而不再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奔波至其他省份。

当然,我国各区域间的医疗服务资源配置仍存在明显差异。以北京为例,其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每千人口拥有注册护士数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一些省份则面临着医疗资源总量不多、优质医疗资源匮乏的问题。

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直接导致了部分患者选择异地就医。异地就医,指患者离开常住地所在省份发生的住院诊疗行为。异地就医的判断方法为,根据住院患者病案首页基本信息进行甄别,对于患者工作单位及地址、工作单位电话、工作单位邮编、现住址等信息项中,任意一项与就医地点信息存在相关性,均判定为常住地患者。

例如,一位户籍在河北,但长期在北京工作生活的患者,若在北京看病就医,则不属于跨省就医。各省份间患者的流动,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各地区医疗资源及水平的差异。

以位于杭州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为例,其每年接诊病人近70%来自外地。器官移植学科是浙大一院的优势学科,累计完成肝脏移植2417例,肾移植5605例,心脏移植33例,肺移植29例,整体移植存活率全国领先。

53岁的崔光日来自吉林,刚在浙大一院完成了肾移植手术。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吉林的吉大一院也能完成这个手术,但做的人数比浙大一院少,手术量大往往水平就更高,而且由于自身病情较为复杂,心脏血管严重狭窄也需要手术搭桥治疗。

“我是浙大一院第4460个肾移植患者,我所在的小县城医院对我的病都不了解,也看不明白,而浙大一院在全国肾移植手术方面是最好和最权威的。”崔光日说。

记者注意到,患者流出最多的五大省份中,还包括浙江、江苏这样经济发达、医疗资源比较丰富的省份,且流入和流出排名靠前的省份中都有江苏省。

对此,马旭东向记者解释道,长三角地区内的患者是互相流动的,因为区域内医疗资源比较均衡,患者会比较去哪里看病更方便。长三角区域内交通发达,上海的病人可能去江苏看病,江苏的病人可能去浙江看病,而浙江的病人也可能去上海看病。

马旭东告诉记者,西部地区患者到东部来就医的情况,或者两个省份不相邻,隔着几个省跨省就医的情况价值更大,说明患者本地的医疗资源和水平真的处于劣势。

“跨省就医会导致医疗成本和非医疗成本的双增加,是我们当前解决看病就医难题、降低老百姓看病就医负担所需解决的重要问题。”马旭东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