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四成股份面临拍卖

2020-06-29 15:23 | 来源:未知

实控人四成股份面临拍卖 


  威龙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威龙”)实控人王珍海违规担保事件持续发酵。

  记者了解到,王珍海因未履行相关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上海金融法院在6月15日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与此同时,6月11日,ST威龙发布公告称,收到法院裁定,将拍卖、变卖实控人王珍海持有的公司股票1.36亿股。本次司法拍卖若成功实施,该事项将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在此之前,王珍海涉及多起违规担保并牵涉上市公司,其持有的ST威龙股权被轮番冻结多次。

  在经营层面,要做“有机葡萄酒倡导者”的ST威龙,在上市三年后却遇到了亏损,今年第一季度营收甚至接近腰斩。其核心市场浙江,也面临着全面下滑。

  “世界葡萄酒的东方传奇”,这是ST威龙对自己未来发展的期许。只是,这家发轫于山东的葡萄酒上市公司,能否渡过面前的这道难关,依然还是未知数。

  或将失控制权的“老赖”

  何平申请拍卖的王珍海的股权,占ST威龙的40.80%。若这一拍卖成功,ST威龙实控人势必会发生变更。

  “本院于2020年2月14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一案,因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本院依照规定,对你采取限制消费措施。”6月15日,上海金融法院对ST威龙实控人王珍海的限制消费令上如此提到。同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王珍海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在此之前的6月12日,ST威龙发布公告称,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因王珍海、陆金海未执行与何平的民间借贷纠纷中已经生效的民事判决中所确定的还款义务,王珍海持有ST威龙近1.36亿股被冻结。现何平申请拍卖上述股票。上述法院裁定对王珍海持有的ST威龙进行拍卖、变卖。本次拍卖的股票数量占王珍海持有公司股份的86.31%,占公司总股本的40.8%。本次司法拍卖若成功实施,该事项将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上述事件均属于王珍海担保事件的发酵。出生于1959年的王珍海,是ST威龙的创始人,也是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截至2020年3月底,其持有ST威龙47.27%的股权。不过,此前多次质押股权的王珍海,自2019年9月底出现多起危机,其股票在短时间内被全部冻结,并被司法轮候冻结。

  2019年10月7日,山东龙口农村商业银行申请对王珍海所持有的ST威龙股票进行司法冻结,包括1178.3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和306.5万股限售流通股,冻结时间是两年,而冻结原因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2019年10月14日,何平因为民间借贷纠纷,申请对王珍海所持有的ST威龙股票进行冻结,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进行了执行,包括无限售流通股1.36亿股和限售流通股1.26万股。彼时,王珍海持有的47.23%的ST威龙股票已经被全部冻结。上述拍卖行为正是何平申请拍卖。

  甚至,在2018年11月底至2019年1月,王珍海还以上市公司名义违规担保,共担保借款2.5亿元。担保对象及金额分别为:龙口市兴龙葡萄专业合作社1亿元、山东龙口酿酒有限公司酿酒公司1.3亿元、龙口市东益酒类销售有限公司0.17亿元。

  ST威龙在2019年财报中提到,上述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17.90%。若法院判决上市公司对上述违规担保承担责任,会对公司当期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龙口酿酒有限公司酿酒公司、龙口市东益酒类销售有限公司均为ST威龙的关联公司。兴龙合作社则是ST威龙的长期合作伙伴,早在2011年,两家公司就签订了《酿酒葡萄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建设1万亩酿酒葡萄种植基地。协议履行期为20年。巧合的是,上述借款三家公司均未按时偿还,且都被借款方诉诸法律。截至目前,上述借款的实际使用情况并未公开,ST威龙也未回复记者的采访。

  记者注意到,ST威龙第二大股东持有6.42%的股权。何平申请拍卖的王珍海的股权,占ST威龙的40.80%。若这一拍卖成功,ST威龙实控人势必会发生变更。

  ST威龙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违规担保,公司融资层面受到限制。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闫科阳也告诉记者,受上述事件影响,ST威龙的融资道路将受到影响。“债权融资渠道一般都要求以资产、股权提供担保或实控人保证担保,具体还需详细分析上市公司可用于担保的资产价值及前期受限情况。”

  不过,上述工作人员提到,目前公司经营层面一切正常。这一表述与ST威龙在2019年财报中的态度有一定差异。“受控股股东违规担保事件的影响,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很大的困难,品牌形象受损。”ST威龙在2019年财报中提到。

  事实上,ST威龙负债率并不算高。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ST威龙资产总计为18.98亿元,负债合计为6.31亿元。负债率为33.24%。不过,ST威龙短期贷款为3.45亿元,持有货币资金3769.44万元,同比下降超4成。

  业内人士提到,在短期内,ST威龙可能存在偿债压力,而目前实控人的处境,可能对其银行贷款等方面产生不利影响。不过,ST威龙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还贷能力)目前还可以。”

  “东方传奇”的未来?

  “努力打造成世界葡萄酒的东方传奇”这句话,仍然出现在ST威龙官网上。

  对于ST威龙而言,不确定的实控人异动,或将直接影响其未来发展走向。事实上,该公司在2016年上市之后,业绩并未爆发式增长,反而走向另外一端。在上市三年后的2019年,ST威龙首次出现亏损,今年第一季度营收甚至出现腰斩。

  该公司在2011年获得超1亿元的净利润后,便出现下滑。在2016年首份年报时,ST威龙净利润为5879万元,而在2019年,这个数字已经下滑至-2586.5万元。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其营收为1.10亿元,同比下滑近50%。净利润亏损3792万元,上一年同期净赚1550万元。

  这与整个国内葡萄酒环境有一定关系。2019年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收入145.1亿元,同比减少17.5%,实现利润总额10.6亿元,同比下滑16.7%。在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看来,ST威龙的处境与大环境固然有一定关系,但是更多的是其自身发展战略。

  主打有机的ST威龙在前几年推行“品牌国际化、基地全球化”战略。早在2015年,ST威龙有机酿酒葡萄种植面积就达2.6万亩。该公司在IPO募资建设的四个项目中,有2个均与有机有关(分别为1.8万亩有机酿酒葡萄种植项目和4万吨有机葡萄酒生产项目)。不过, 此前就曾报道,ST威龙IPO募资的四个项目,除了偿还银行贷款顺利实施外,其他三个项目均面临终止或变更的命运。

  除此之外,ST威龙在IPO不久又选择火速定增布局海外市场。根据当时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显示,ST威龙计划通过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增发股份以募资6亿元,开展“澳大利亚6万吨优质葡萄原酒加工项目”。直至今日,上述项目仍未完工,建设进度仅达到75%。

  一位葡萄酒行业人士曾告诉记者,要打造有机葡萄酒产业,需要匹配足够的资金。东方艾格农业分析师马文峰也提到,农业本身就属于投入多、产出慢的行业,而ST威龙又选择打造全产业链模式,要想打通上下游,对企业的资金要求非常之高。“另外,有机产品属于小众的品牌,面对的是小众的消费群体。”他说。

  河南省一位头部葡萄酒企业经销商告诉记者,河南市场碎片化比较严重,当地很少见到威龙的产品。每个酒企的核心市场不同,浙江是他们的主打市场。

  只是,浙江市场的ST威龙,营收也面临全面下滑。2019年ST威龙在浙中、浙西、浙东三大主要销售区域分别实现营收1.68亿元、1.46亿元、1.22亿元。在上一年这三大区域的营收分别为2.04亿元、1.71亿元、1.51亿元。

  不过,ST威龙并非没有翻盘的机会。该公司总经理孙砚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产葡萄酒名企的人才、技术以及基地建设,国际化水平越来越高。目前威龙从东到西布局了三大葡萄基地——山东龙湖黄金海岸葡萄庄园、甘肃沙漠绿洲有机葡萄庄园、新疆冰川雪山葡萄庄园。有数据显示,威龙自有葡萄基地面积稳居全国第一,公司还通过了中国、美国、欧盟、瑞士四方认证与检测,其有机葡萄酒产销量在全国处于领先位置。

  直至今日,“努力打造成世界葡萄酒的东方传奇”这句话,仍然出现在ST威龙官网上。未来该如何实现,则亟须有人站出来打破这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