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还有升值的可能吗?

2020-06-27 20:09 | 来源:未知

人民币还有升值的可能吗?


人民币还有升值的可能吗?

 

人民币汇率问题是许多投资者比较关心的重点问题之一,虽然影响人民币汇率定价的因素非常复杂,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厘清下面的几个问题,则更便于我们评估人民币汇率未来的走势。

一、GDP总量

原本国际与国内的机构预计中国的GDP总量需要十年左右才会赶超美国,从而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但是卫安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经济遭受重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衰退8%,而中国又是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的,所以中国GDP总量超越美国的时间点又被再次拉近。

而从实际购买力来看,中国目前已经超过了美国,另外中国当前还是全球最大贸易体与最大市场,关键是中国的工资水平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中长期来看工资依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因此中国的消费增长依然具有长期性,而美国的超前消费已经达到了极限,并导致债务的高增长,不具备可持续性。

二、债务问题

美国公共政策机构CRFB预测,到2030年时,美国公共债务在GDP总额中所占比重将会达到118%,远高于国会预算办公室在卫安危机爆发之前预测的91.7%,到2050年时更是将会达到220%。

其实这个预测不符合实际,美国当前的公共债务比重已经超过了120%,且按美国的经济危机周期律来看未来20~30年至少要爆发两次危机,这会令美国的公共债务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增长。

美国曾经花了两个多世纪才积累了第一次的一万亿美元的公共债务,但是今年前半年美债就增长了3万亿美元,目前已经超过了26万亿美元的水平,这样的债务增长过程是骇人听闻的。所以美元长期来看缺乏稳定基础。

截止到2019年末,中国政府的债务率是38.5%,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今年为了托底经济,赤字明显放大,但是预计公共债务占GDP比重也在60%以内。

另外,中国的居民储蓄占比38%左右,远超各发达国家水平,且中国握有超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最关键的是中国政府还握有大量土地等资源。因此中国的财政情况明显强于美国。

三、产业结构

中国之所以在次贷危机与卫安危机中总体表现比较稳健,这是由于中国产业链的完整性,中国是全球产业链最完整的经济体,同时中国经济又以实体经济为主,金融化程度相对合理。

但是美国实体经济空心化问题比较严重,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失衡,美国这样的经济结构会造成三大困局,一是科技成果无法有效转化,二是产业链不完整将会阻断流动性有效循环,三是过度金融化将导致美元超发与资产泡沫长期并行,这必然导致经济危机。

长期来看,中国的产业布局更合理,会促进流动性的有序循环,人民币的升值潜力就大,反观美国会因产业链的缺失而造成流动性的断裂,为了强化经济,美联储就只有长期增发美元,美元将会失去强势基础。

四、人民币加速国际化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与最大贸易体,人民币国际占比明显偏低,所以未来人民币会加速国际化。而从经济增长角度来说,又有哪个主要经济体能与中国相比呢?欧日英近十年来都是低增长,而美欧近几年内又处于经济危机周期律当中,所以人民币国际化的空间非常大。

当然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因素非常复杂,可以从不同的定价机制上来探讨,但是不论如何探讨,汇率的强弱基础都是以经济基本面为根基的,不论是当前还是未来十年,中国都将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所以人民币会更稳定,未来也更具备升值潜力。

人民币还有升值的可能吗?

 

人民币汇率问题是许多投资者比较关心的重点问题之一,虽然影响人民币汇率定价的因素非常复杂,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厘清下面的几个问题,则更便于我们评估人民币汇率未来的走势。

一、GDP总量

原本国际与国内的机构预计中国的GDP总量需要十年左右才会赶超美国,从而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但是卫安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经济遭受重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衰退8%,而中国又是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的,所以中国GDP总量超越美国的时间点又被再次拉近。

而从实际购买力来看,中国目前已经超过了美国,另外中国当前还是全球最大贸易体与最大市场,关键是中国的工资水平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中长期来看工资依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因此中国的消费增长依然具有长期性,而美国的超前消费已经达到了极限,并导致债务的高增长,不具备可持续性。

二、债务问题

美国公共政策机构CRFB预测,到2030年时,美国公共债务在GDP总额中所占比重将会达到118%,远高于国会预算办公室在卫安危机爆发之前预测的91.7%,到2050年时更是将会达到220%。

其实这个预测不符合实际,美国当前的公共债务比重已经超过了120%,且按美国的经济危机周期律来看未来20~30年至少要爆发两次危机,这会令美国的公共债务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增长。

美国曾经花了两个多世纪才积累了第一次的一万亿美元的公共债务,但是今年前半年美债就增长了3万亿美元,目前已经超过了26万亿美元的水平,这样的债务增长过程是骇人听闻的。所以美元长期来看缺乏稳定基础。

截止到2019年末,中国政府的债务率是38.5%,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今年为了托底经济,赤字明显放大,但是预计公共债务占GDP比重也在60%以内。

另外,中国的居民储蓄占比38%左右,远超各发达国家水平,且中国握有超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最关键的是中国政府还握有大量土地等资源。因此中国的财政情况明显强于美国。

三、产业结构

中国之所以在次贷危机与卫安危机中总体表现比较稳健,这是由于中国产业链的完整性,中国是全球产业链最完整的经济体,同时中国经济又以实体经济为主,金融化程度相对合理。

但是美国实体经济空心化问题比较严重,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失衡,美国这样的经济结构会造成三大困局,一是科技成果无法有效转化,二是产业链不完整将会阻断流动性有效循环,三是过度金融化将导致美元超发与资产泡沫长期并行,这必然导致经济危机。

长期来看,中国的产业布局更合理,会促进流动性的有序循环,人民币的升值潜力就大,反观美国会因产业链的缺失而造成流动性的断裂,为了强化经济,美联储就只有长期增发美元,美元将会失去强势基础。

四、人民币加速国际化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与最大贸易体,人民币国际占比明显偏低,所以未来人民币会加速国际化。而从经济增长角度来说,又有哪个主要经济体能与中国相比呢?欧日英近十年来都是低增长,而美欧近几年内又处于经济危机周期律当中,所以人民币国际化的空间非常大。

当然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因素非常复杂,可以从不同的定价机制上来探讨,但是不论如何探讨,汇率的强弱基础都是以经济基本面为根基的,不论是当前还是未来十年,中国都将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所以人民币会更稳定,未来也更具备升值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