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销售下个风口在哪

2019-09-05 10:14 | 来源:未知

基金销售下个风口在哪

  受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下行及资管新规等多重因素影响,近一年货币基金规模不断减少,据最新数据显示,已较去年高点缩水超万亿元。而作为公募基金规模主力,货币基金日子难熬也传导至代销市场。最新披露的上市银行半年报显示,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大型银行代销基金的销售量均出现同比下滑,第三方代销的头部机构中,天天基金、好买基金也都或多或少在货币基金销售上遇阻。在基金代销市场略显转凉的环境下,下一个产品风口在哪里,也受到高度关注。

  货基收益率长期走低

  拖累代销机构销量下降

  “2.38%”,这是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的在9月3日当天可统计的649只传统货币基金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8月第一个交易日,即8月2日,这一数据为2.39%,上半年末约为2.62%,今年初仍为3.54%。而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天弘余额宝近一个月的7日年化收益率也均在2.2%-2.3%附近,最新为2.296%。

  今年以来,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整体持续走低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加之资管新规等政策要求趋严,货币基金的规模也在持续下降。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末,货币市场基金资产净值约为7.28万亿元,较2018年底的7.62万亿元减少了约0.34万亿元,同比下降4.46%。若按照2018年8月底货币市场基金规模8.95万亿元的历史最高点计算,至今已减少了1.67万亿元,缩水比例高达18.66%。

  值得一提的是,货基收益率的长期走低和规模缩水也拖累了部分基金代销机构的上半年销量。据招商银行半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招商银行实现代理开放式基金销售额3066.97亿元,同比下降37.39%,而在2018年上半年,这一数据为4898.37亿元。对此,招商银行表示,主要是因为货币基金收益率下行导致销量下降,但基金保有余额保持稳健增长。

  同样作为国内基金销售头部机构的工商银行,在2019年半年报中显示,上半年代理销售基金318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093亿元减少了906亿元,同比下滑22.14%。另外,农业银行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累计销售基金1345.73亿元,销售规模较去年同期的3253亿元下降58.63%。

  除大型银行外,部分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虽然实现了上半年销量表现平稳,但货币基金销售规模仍有下降。据东方财富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以天天基金网为主的公司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平台共计实现基金销售额3090.0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4.49亿元。不过,旗下定位为投资货币基金的理财工具——活期宝的销售额则仅为1525.34亿元,较2018年同期销量下降了404.87亿元,降幅达20.98%。

  另外,好买财富也在其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今年上半年,来自好买App“储蓄罐”及“掌上基金”的公募基金等产品销量约50亿元,比去年同期略有下降。

  虽然有部分代销机构并未公开提及基金销量下降的具体原因,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确与货基销量缩水有关。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货币基金以其风险低、按日计息的特点,受到投资者的青睐,也成为代销机构冲销量的重要工具。结合今年上半年资本市场回暖,其他基金销量不会出现较大波动的前提,货基销量的减少确实对代销机构整体销量下滑有影响。

  长量基金资深研究员王骅也指出,按同比数据进行比较,今年上半年货基规模较去年同期缩水约4300亿元,除了招商银行、工商银行,互联网渠道端的货基销量也明显下滑。

  市场走势仍不明朗

  规模恐持续承压

  那么,上半年持续走低的收益率能否在下半年有所改观,转向上行?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乐观。

  王骅认为,从当前的货币政策来看,收益率或达到了相对低点,短期货基收益率中枢可能有所上移。目前的货币市场利率有所上行,以DR007为例,8月DR007的中枢已经上升至2.6%,达到201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在经济放缓的背景下,7月与8月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预期一再落空,考虑到9月两次MLF(中期借贷便利)到期时间均在9月美联储议息会议之前,以及8月宏观数据仍有较大不确定性,短期货币政策仍可能以稳为主,但相对较高的利率中枢也能够抑制货基收益率的继续下行。

  不过,王骅也表示,下半年的货币市场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如果MLF利率下调,仍将带动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下移,货基收益仍将承压,继而引发规模的继续缩水。

  事实上,伴随着货币基金规模的下降,部分规模较小的存量产品也面临生存压力。下半年以来,已有两只货币基金相继宣布清盘。8月初,交银施罗德天运宝货基宣布清盘后,8月20日,前海开源基金也发布公告表示,旗下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基金终止基金合同。

  陈嘉宁也认为,目前货币基金收益率走低,主要是跟当前市场上资金面充足,大量的资金堆积在货币基金等低信用风险的产品上,没有真正地流向市场,最终造成货币基金的收益率持续走低。未来这种情况是否持续,主要取决于市场和监管的情况是否发生变化。

  而这种不确定性的情绪也在部分投资者身上有所体现。深圳的一位资深基民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之前由于货基收益率普遍较高,且存取便捷,时常将部分流动资金放在多只货币基金中,哪怕部分时间收益一般,也不会改变选择。“但今年就不一样了,”他表示,“货基收益率一直走下坡路,且大多不如银行理财产品的同期收益。到了上个月,我把持有的货基全部都赎回了。”

  对于这一表述,北京商报记者登录部分银行App发现,银行推出的部分理财产品的确是在7日年化收益率上较货基有优势。例如,招商银行推出的朝招金(多元积极型)理财计划的最新7日年化收益率约为3.37%,高于同期货基收益率近1个百分点,也可以随时申赎,1万元起购。建设银行推出的“乾元-建行龙宝”(按日)净值型理财产品的7日年化收益率也达到了3.1%。在部分App首页,还有“秒杀宝宝类”、“收益超越宝宝类”等推荐标语,可以看出,银行也在引导资金从“宝宝”类产品重新回到理财产品中。

  代销市场增量风口已现

  资产配置服务成重点

  对于代销机构来说,基金代销的数量和规模是显示机构能力的因素之一。未来在货币基金可能“缺位”的同时,机构应如何提高代销规模,也备受市场关注。

  从年内的发行市场来看,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月3日,新基金募资总额超6400亿元,较去年同比增加超10%。而债券型基金的成立规模就超过3900亿元,占到总数的六成以上。

  其中,债券指数基金和定开债基更是频现爆款,多只基金首募规模超过百亿元。如在5月成立的民生加银中债1-3年农发行债券指数首募规模即达224亿元,中银中债1-3年期国开行债券指数和鹏华中债1-3年国开行债券指数的发行总规模也达到124.5亿元和116亿元。农银汇理基金旗下农银汇理丰泽三年定开债基首募也达100亿元。

  权益类基金方面,邱杰、劳杰男、傅鹏博等多位明星基金经理掌舵的偏股混合基金也炙手可热,发行总规模均超50亿元。而被动投资领域,基金公司加速跑马圈地,密集布局宽基指数、行业指数、Smart Beta 指数、增强型指数等多类型ETF产品,年内发行总规模达534.96亿元,约为2018年同期的4倍。富国中证军工龙头ETF、工银瑞信沪深300ETF和汇添富中证长三角ETF发行规模均超60亿元。

  沪上一位第三方机构人士表示,债券指数基金、定开债基、ETF产品的需求主要来源于机构投资者。未来在互联网渠道愈渐拥挤的情况下,部分代销机构也可以选择将精力集中在机构客户,集中做好机构的资产配置,甚至是投顾服务,突出自身的独特定位。

  而在陈嘉宁看来,每一种基金的风险与收益,客户适应性都不一样,代销的难度也存在差异。近期建行还因为不合规的代销行为被判赔偿投资者投资损失,该案例也成为业界的一个风向标。他表示,不主张机构仅仅追逐代销量,而是应该关注如何把合适的产品匹配给合适的客户,真正地从资产配置的角度去提升服务,为客户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