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参与交易所债市政策

2019-08-16 11:01| 来源:未知

全面参与交易所债市政策

  近日,证监会、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银行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扩大了在交易所债券市场参与现券交易的银行范围,政策性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在华外资银行、境内上市的其他银行均在其列。
 
  “此次扩大在交易所债券市场参与现券交易的银行范围,符合扩大企业直接融资渠道的思路。银行在参与交易所市场债券交易过程中,也应结合自身实际,提高业务风险预判和控制能力,防范新增业务风险。” 交通银行(601328)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梁栋材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为交易所市场注入新活力
 
  在我国以银行体系为主的金融市场里,银行是债券市场最重要的参与主体。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我国债市规模为92万亿元左右,其中银行间市场存量债券余额为82万亿元,占比为90%,与之相对,交易所市场存量债券余额占比仅为10%。
 
  而从流动性上来看,2018年交易所市场全年现券成交1.8万亿元,银行间市场现券成交148万亿元,交易所的交易量仅为银行间交易量的1.2%。
 
  “当前银行间市场规模较大、流动性较高,此次通过丰富交易所市场参与主体,注入新的活力,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提升交易所市场的流动性,同时也有利于促进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在监管政策等方面的协调统一,促进共同发展。” 梁栋材说。
 
  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认为,在监管政策的支持下,银行资金在交易所市场上的配置和交易,将推动交易所债券市场扩容和经济中直接融资比例的扩大。“虽然目前交易所债券市场规模较小,但交易所独有的公司债等扩大了银行资金的可投资产范围,加上场内交易的便利性可能成为吸引银行资金参与的重要因素。”
 
  招商证券(600999)则认为,在银行间市场机构质押券标准普遍提升和中低评级、民企债券信用扩张承压的背景下,《通知》将范围扩大至地方性中小银行,有助于形成交易所内的机构分层并引入有效增量资金,巩固前期宽信用效果。
 
  对银行回归交易所债市的重启可以追溯到2009年,当年,《关于开展上市商业银行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允许符合条件的上市商业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但仅放开了上市银行参与,且未放开回购交易。
 
  “《通知》是从投资主体角度的继续推进,为除未上市农商行以外的商业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交易扫清了障碍,有利于从投资主体的角度弥合两个市场之间的割裂。”苏莉表示。
 
  银行业跃跃欲试
 
  对于此次债市扩容的利好,银行业积极响应。在《通知》发布后不久,平安银行(000001)表示,已为全面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做好充分准备。据了解,该行研发了全球领先的交易系统,并辅以先进的量化分析技术,不仅能够大幅提升交易执行效率,还能提供更精准的债券估值,将为做市业务的开展提供有力支持。
 
  通过全面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商业银行的投研能力、定价能力和系统能力将得以进一步完善。业内人士认为,交易所债券市场涉及更多低评级债券,会对银行的估值定价、风险偏好等方面的能力提出更高要求。此外,《通知》允许银行参与的是现券竞价交易,这对其交易系统功能也提出更高要求。
 
  据悉,平安银行自上而下高度重视ETF业务的发展,组建了ETF及指数化团队,能够完成指数研发、ETF产品设计与销售管理工作,已在债券ETF领域取得大量成果。“商业银行全面进入交易所市场之后,债券ETF市场前景可期,平安银行必将发挥重要作用。”该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而除了ETF产品外,交易所市场还将为银行提供ABS等多类型产品,进一步丰富银行产品体系,让银行能为客户提供一揽子服务。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商业银行长期参与银行间债券市场,产品线更依赖银行间体系,在进入交易所债券市场后,其产品线将拓展至更多交易所品种(如公司债等),产品体系将更加完善。
 
  此外,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参与队伍的扩容,未来商业银行债券交易业务能力将进一步提升。业内人士称,目前大多数商业银行的交易账户规模较小。商业银行在未来参与过程中将更多发挥资产负债表优势,并充分利用更多的对冲工具开展债券交易业务。
 
  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从银行的角度看,通过拓宽交易所市场参与债券投资的银行主体,有利于银行扩大债券投资范围,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梁栋材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商业银行以外,《通知》也为政策性银行亮了“绿灯”,而作为在金融市场政策传导上具有引领作用的银行,此举在促进其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的同时,也将在对重要实体经济领域的支持上显示出更好的示范作用。
 
  以绿色产业为例,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云祉婷撰文表示,三大政策性银行累计在境内外市场发行14只绿色债券,募集资金总规模约合人民币630亿元,资金投向领域不仅覆盖了国内适用《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的绿色项目,也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绿色金融发展和绿色产业建设给予了巨大的支持,其作用不容小觑。
 
  “未来,政策性银行应针对绿色债券市场发展速度较慢、绿色金融体系建设尚待完善的地区着力进行能力培育,通过自身经验,鼓励引导地方政府推进其绿色债券市场发展进程,助力我国经济绿色高质量发展实现区域均衡。”云祉婷表示。
 
  不过,苏莉表示,短期内受制度差异、风险偏好等影响,银行资金对交易所市场规模和流动性的提升可能都较为有限。“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交易、托管、清算等制度差异增加了商业银行参与交易所市场的成本。同时,信用风险频发导致银行风险偏好下降,短期内对交易所公司债等的投资意愿可能较低,也将影响银行资金对交易所市场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