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速放缓与低利率环境下

2019-07-29 18:29 | 来源:未知

经济增速放缓与低利率环境下

近日,美国二季度GDP公布,环比折年率2.1%,好于市场预期。

宏观数据尚好,但美联储7月降息几乎板上钉钉,降息或与全球经济疲软、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相关,属于“预防式”降息。

不可否认的是,2019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速已出现了明显放缓,多国央行纷纷降息以应对。(图:Fulcrum对美国、欧洲和中国经济活动增速的预测,%)

经济增速放缓与低利率环境下,资产怎么配?

(来源:Fulcrum,川财证券研究所)

从全球回到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之时,金融去杠杆也轰轰烈烈。

达里奥在他的新书《理解巨债危机》中总结了全球数十次去杠杆的经验之后,提出想要完美去杠杆,必须做好四件事:

一是货币紧缩,

二是债务违约,

三是重新创造货币,

四是财富再分配。

从2008年金融危机至2017年,中国的M2年均增速为15.4%,包含表外货币的银行总负债年均增速为17.1%,远超同时期经济增速,可见危机后的十年货币显然没有紧缩。

但在2018年,中国的M2增速已经降至8%,银行总负债增速降至7%,均远低于过去10年的平均增速,甚至已经低于中国GDP名义增速,这说明中国的货币紧缩已经开始了。

参照海外经验,货币增速中枢的下降会带来利率中枢的下降,虽然从短期来看利率的下行会有反复,但是利率波动的高点和低点将逐步下降,低利率时代已经来临。

 

再结合其他国家及地区去杠杆的经历,长期的货币超发对应的是拉美滞胀模式,此时房子商品等实物类资产最具价值,而金融资产没有配置价值,这也是过去十年我们的经历。

第二种是大规模基建,对应的是日本式的长期萧条,因为政府投资挤出一切有效投资,经济没有效率,对应的是债市长牛、股市长熊。

而最后一种是美国式减税,对应的是股债双牛,尤其是创新将迎来长牛行情。

巴菲特老先生就是享受了美国资本市场股债双牛的两大红利:一是美国利率长期下行三十年,巴菲特的保险公司融资成本越来越低;另一方面是美国的创新红利,纳斯达克指数40年涨了50倍,巴菲特的投资收益也越来越高。

从去年至今,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出台并火速落地的趋势来看,我们也有望走上收货币、减税负的美国式改革之路。

经济增速放缓与低利率环境下,资产怎么配?

 

那么对于投资者来说,经济增速放缓与利率下行将成为我们未来资产配置的主旋律。投资应该怎么做?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在货币超发时代,通胀预期高涨,最佳资产配置是实物类资产,尤其是房地产。但是现在,因为决心要收紧货币,就以为着通胀预期回落,实物类资产将受损。

政策决策层同样煞费苦心。一年四次的政治局会议,月底即将召开。已经有地产分析师开始传出关于房地产调控的细微动向:本次会议或将对房地产“措辞严厉”,将对房价上涨过快的城市实施问责制,并防范房地产风险扩散到金融领域。

实物类资产受损,金融类资产将受益。在债券市场,利率下行将有益与利率债及高等级信用债。海通证券认为,货币收缩会带来债市长牛。

如果不走刺激地产和基建老路,对资金渴求将降低,融资余额增速均值有望维持低位,那么对应的贷款利率和国债利率均值还将继续下降,未来的10年期国债利率中枢将降至3%以下。此外,金融机构刚兑的打破,也有利于无风险利率下行。

不过,同样因为货币紧缩,信用分层现象开始显现且短期难以扭转,民营企业违约事件频繁发生,中低等级信用债流动性压力加剧。所以综合来看,利率债及高等级信用债是我们可以重点关注的投资标的。

对于权益类资产来说,货币收缩下,股市当中的金融地产和周期行业将受损;而大力减税降费则利好于消费服务和科技创新等领域的优质企业,值得投资者长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