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证券法如何压实中介机构责任

2020-07-19 19:31 | 来源:未知

新证券法如何压实中介机构责任


历时四年之久,自2020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证券法最终确立了证券发行注册制。从审批制,到核准制,再到如今的注册制,体现了证券市场更加市场化、法治化和国际化的发展趋势。在资本市场法治转型的过程中,以注册制为核心的新证券法明晰了各市场主体的权利义务,尤其是强化了中介机构的责任,彰显了其在投资者保护和信息披露中的重要性。

一、注册制的两大基石: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

知情,就是最好的保护。为何中小投资者尤其期待注册制改革呢?道理正在于此:注册制的核心要义就是信息披露,即充分彰显知情权。在注册制下,发行人进入市场无需经过证监会的实质审查,信息披露直接作用于投资者和市场。没有了政府的“背书”,中介机构对信息的审查就显得尤为重要。新证券法下信息披露的制度要点主要体现在:一是扩大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范围,除发行人外,还包括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二是明确披露要求,包括披露的信息应当真实、准确、完整,简明清晰,通俗易懂,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境内披露信息应与境外保持同步;三是压实发行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信息披露过程中的义务,同时赋予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对信息披露内容提出明确异议并公开的权利。

投资者保护独立成章是新法的另一大亮点。资本市场存在天然的、不可避免的信息不对称,由此决定了投资者踏入市场的同时就处于弱势地位。根据投资者和发行人、中介机构、控股股东的不同关系,投资者保护专章制定了不同的规定。如,普通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的区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表决权征集,尤其是支持起诉、“中国式”集体诉讼等证券赔偿诉讼制度,在现阶段极富进步意义。

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两条主线贯穿整部证券法,奠定了中介机构的责任基础。新法要求中介机构重新正视自身职责,做实信息审查,肩负起投资者保护的重要任务。

二、强化投资者保护:从完善虚假陈述民事赔偿体系做起

一是优化虚假陈述索赔机制。一方面,新证券法更注重责任到人。除保荐人、承销的证券公司与发行人承担连带责任,新证券法增加了证券公司的直接责任人员也要与发行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责任到人,加重了直接责任人员的注意义务;过错推定原则,减轻了投资者的举证责任。证券服务机构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改为与委托人承担连带责任,同样是因为新法用“信息披露义务人”取代了“上市公司、发行人”,这意味着证券服务机构在接受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等委托时,也要对上述主体的虚假陈述承担连带责任。另一方面,内幕信息的范围也得以扩大。根据新证券法第八十条,对于股票上市的公司,公司重大资产变动、提供重大担保或者进行关联交易、董事长或者经理无法履行职责等内容被新纳入“内幕信息”的范畴。对于债券上市的公司,新证券法增加第八十一条,将影响债券交易价格的重大事项纳入内幕信息的范畴。在丰富内幕信息的同时,新证券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中介机构利用内幕信息以外的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也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在内幕信息和未公开信息规定的共同作用下,信息类违法行为将无处可逃,中介机构要更加谨慎行事,防范内幕交易的风险。

二是创新索赔途径。新证券法规定了先行赔付、支持起诉、代表人诉讼、“中国式”集体诉讼等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中介机构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新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不仅带来了受害者的量变,更重要的是违法成本的质变。新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加上投资者保护机构的介入,中介机构败诉的风险增大。这种压力无疑会倒逼中介机构及其从业人员遵纪守法,勤勉、专业、审慎地工作,真正起到“看门人”的作用,净化资本市场。

三、大幅提高违法成本:督促中介机构在信息披露中勤勉尽责

注册制实施后,证监会对证券发行的管理由行政许可的实质审核变为备案式的形式管理,中介机构承担起“发行前台”的工作,对证券质量进行实质审核,中介机构看门人的责任得以凸显,一方面,大幅提高了违法成本。对于保荐人出具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保荐书,或者不履行其他法定职责的,可处业务收入1倍以上10倍以下罚款,没有业务收入或者业务收入不足100万元的,最高可处1000万元的罚款;对责任人最高可处500万元罚款。证券服务机构未勤勉尽责,所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可处业务收入10倍以下罚款;固定金额罚款最高可达500万元,对责任人罚款最高可达200万元;一方面,明确规定了中介服务机构应当勤勉尽责、恪尽职守,按照相关业务规则为证券交易及相关活动提供服务。

四、对中介机构的启示

首先是加强甄别项目的能力。中介机构应审慎选择客户,深人了解客户所处行业、组织结构、人员状况、财务状况、经营情况和主要管理人员的信誉情况等。

其次是不断提高从业人员素质,提高专业胜任能力和执业水准。降低风险最终还是落实到人才上去,中介机构应重视人才引进和后续教育,注重提高执业人员的专业素质,同时加强执业人员的职业道德建设。

最后是内控机制的完善,逐步完善相关的执业标准。包括建立健全有效的质量控制体系,完善和严格执行多级复核制度。质量控制的不断提高有助于降低执业风险,有利于加强风险管理。另外中介机构可以尝试建立专门的风险管理部门,负责对项目具体风险建立档案并进行分析整理,形成建议意见,实施监督和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