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裁员一边复航 航空业如何留得青山

2020-07-02 13:07 | 来源:未知

一边裁员一边复航 航空业如何留得青山

  在冲不上的云霄这出迟迟难以落幕的悲剧里,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巨头接力,充当潦倒的主角。空客裁员,已是板上钉钉,1.5万人的规模多少还是有些让外界瞠目结舌,但订单数和交付量的暴跌又让一切看起来是意料之中。同时,在产业链的另一头,多米诺骨牌还压倒了墨西哥航空公司。不过,在各国陆续松动的边境管控下,已经有航空公司嗅到了复苏的信号,法荷航谨慎增加的航班量就是例证。

  史上最大规模裁员

  传闻成真,作为全球两大飞机制造巨头之一,在裁员自救这方面,空客步了波音的后尘。当地时间6月30日,空客宣布,将于2021年夏季之前在全球范围内裁减1.5万个工作岗位。

  1.5万人,这无疑是空客自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计划。2019年,空客营收达700亿欧元,共有约13.5万名员工,这意味着此次裁员约占员工总数的11%。空客由德国、法国、英国和西班牙共同成立,在6月30日举行的由上述四国代表参加的特别会议中,空客宣布了此次裁员。

  根据该计划,裁员主要集中在欧洲市场,德国将裁员5100人,法国裁员5000人,英国裁员1700人,西班牙裁员900人,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共裁减1300人。不过,空客这一轮裁员计划仍需与工会以及合作伙伴进行沟通,磋商流程已启动,计划于2020年内达成协议,并在明年夏天前完成重组。

  之前关于空客裁员的传闻已经此起彼伏。在此前一天,路透社还援引知情人士称,空客可能会裁员数千人;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弗格森也曾预计,空客的裁员总数可能达到1.2万-1.6万人。

  “几个月来,空中客车民用飞机的业务活动下降近40%,其民用飞机的生产速率也进行了相应调整……由于航空交通量预计在2023年以前无法恢复到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水平,甚至可能要到2025年才能恢复,空中客车现在必须采取更多的措施以应对新冠疫情后的行业前景。”在回复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声明中,空客这样写道。

  简言之,空客需要先活下去,留得青山在,才能有力气应对日后更漫长的艰难。现金流已经吃紧了。今年一季度,空客净亏损为4.81亿欧元,去年同期则为盈利4000万欧元;今年一季度的现金流为-85亿欧元。

  今年以来,空客的日子并不好过。最新数据显示,5月,空客没有接到任何一份新订单,这已经是空客今年以来第二个月录得新飞机零订单了;而在交付方面,5月仅交付了24架飞机。空客CEO纪尧姆·福里也坦言,过去两个月内交付量下降了80%,未来两年,客机产量和交付量将比原计划下降40%。

  多米诺骨牌

  空客自救措施并不是特例,相较于航空产业链上的其他企业,从时间上来说,空客甚至算晚的了。老对头波音早就撑不住了,早在4月就表态称,到今年底,将把全球16万员工裁减10%。

  5月27日,波音正式开始大刀阔斧地裁员,在美国裁减超1.2万个就业岗位,其中6770名美国工人属于非自愿裁员,以削减成本;与此同时,波音还透露,公司已批准5520名美国雇员自愿下岗,并计划未来几个月再裁员数千人,但没有说明具体裁员地点。

  需求下滑,是把空客和波音逼上裁员之路的根源。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数据,2020年全球客运量(按收入客公里计算)同比2019年预期将下降54.7%,只有22.5亿人次,运力预计下降40.4%。

  在需求暴跌的现状之下,产业链首先崩塌的是航空公司一方。空客和波音还能依靠裁员等方式自救,更多无力自救的航空公司只能走向破产的结局。

  就在空客宣布大裁员的同一天,当地时间6月30日,墨西哥最大的航空公司墨西哥航空也宣布,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和冲击,已开始根据破产法第11章进行破产重组。

  据了解,墨西哥航空的乘客数量已经暴跌逾90%,该公司上月与工会及供应商达成协议,削减超过一半的成本,并向员工提供无薪假。这是拉丁美洲第三家申请破产保护的航空公司。在此之前,哥伦比亚航空和南美航空都已于5月递交了破产保护申请,这意味着拉美大型航空公司几乎全军覆没。

  “从财务表现来看,2020年将是航空史上最糟糕的一年,损失高达843亿美元,即平均每天损失2.3亿美元”,IATA理事长兼CEO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指出,若按照今年22亿人次的客运量计算,航空公司运载每位旅客将损失37.54美元。因此,政府的财政援助对正在“烧钱”的航空公司来说至关重要。

  但与伸出援手的欧美各国政府不同,在救助航空业方面,拉丁美洲各国几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IATA美洲地区副总裁Peter Cerda说,在拉丁美洲,93%的常规航班停飞,而一些国家的运营实际上已经停滞了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