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月2次卖身,陆正耀等来接盘侠

2020-06-01 18:20 | 来源:未知

俩月2次卖身,陆正耀等来接盘侠


被瑞幸拖累的神州系要开始甩卖了?

6月1日早,神州租车发布了一则内幕消息公告,公告称5月31日,公司股东神州优车与北汽集团订立了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亿股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于公告日期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

神州租车表示,战略合作协议在性质上不具法律约束力,神州优车与北汽集团的合作细节和条款仍在磋商当中,截至公告日尚未达成最终条款。

截至发稿,神州租车股价涨26.11%至2.27港元,总市值48.13亿港元。

神州系自救卖“神州租车”

4月2日,瑞幸自曝财务造假,根据内部调查初步阶段确定的信息表明,瑞幸咖啡从2019年二季度到2019年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

如此巨额的财务造假震惊了中美证券交易市场,5月15日晚间,曾经创造中国赴美最快上市纪录的瑞幸咖啡,发公告称收到了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

丑闻不断发酵,牵扯到了瑞幸的后台——神州系公司。瑞幸自曝财务造假次日,神州租车股价暴跌54%至1.96港元,刷新历史最低价并在当日停牌。

在新三板上市的神州优车则大跌21.75%,股价跌至9.5元,创下历史新低。

神州租车停牌当日和4月22日,神州优车两次减持神州租车股份,21.26%的股份已是陆正耀旗下神州优车目前在神州租车的全部持股。如果北汽集团的交易完成,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的神州优车将全面退出神州租车,北汽集团将空降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

此前,华平投资就收购神州优车所持3.63亿股神州租车股份达成协议。交易完成后,华平投资将持有神州租车27.22%的股份。据4月22日神州租车发布的澄清公告,上述交易的第一批股份收购已完成,但第二批股份收购受限于若干条件,尚未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AmberGem是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华平投资的子公司。随着神州优车与北汽协议的推进,神州优车和华平系的第二批股份收购交易宣布终止。

神州租车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主要股东AmberGem及神州优车已于2020年5月30日订立一份终止协议。根据终止协议,AmberGem及神州优车同意不会继续进行买卖协议下的第二批股份收购,并终止买卖协议,且解除神州优车的排他性义务以考虑其他潜在交易。

为了筹钱,神州租车似乎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

随着瑞幸造假事件带来的股价大跌,神州租车似乎成为同行业抄底的良机。但在此之前,吉利汽车方面曾经干净利落地宣称“双方从未接触,我们也没有任何兴趣收购这样一家企业”。

每月需还2亿债务

神州租车看似和瑞幸咖啡离着“十万八千里”,但其实他们都是以陆正耀为首的神州系企业。

而且它们在成立和发展的过程中,有着鲜明的陆正耀式的“烧钱”风格,都是选择风口成立公司、引入大额融资、烧钱补贴吸引用户、快速扩张获得规模效应。

2007年,神州租车正式创立,当年12月,神州租车只有300多辆车辆,几轮烧钱的融资注资过后,神州租车靠着大规模补贴抢占用户和市场,2011年底,汽车数量扩张到了26000辆,2012年,神州租车的规模扩张到45000辆。

规模就像企业的面子工程,看似风光但与实力不呈正相关。与瑞幸面临的问题一样,巨大的补贴金额和快速的扩张支撑不起微薄的利润,神州租车和瑞幸都在亏钱。

 

神州租车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神州租车总租赁收入共计55.59亿元,同比增长4.1%;净利润为0.31亿元,同比下降89.3%。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神州租车一季度总收入为13.25亿元,同比减少28.3%;净亏损1.88亿元,2019年同期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此外神州租车的债务也成泰山压顶之势,2019年,神州租车的债务总额为148.8亿元,其中,有58.4亿元的债务在一年内到期,占债务总额的近40%。

5月31日,神州租车高管在一季度财报发布会上公布,今年1-5月已经偿还的银行债务为20亿。未来每月偿还债务在2亿左右,仍然有偿付能力,一方面,公司手上还有现金,另一方面加快二手车处理。